《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第29章Chapter 29

Chapter 04 夏花沼泽

(五)

不知是之前和变态大佬的那番交锋耗费了太多脑细胞, 还是这片土地的资本主义气场太浓厚,无形中便与白珊珊的“根正苗红社会主义气场”产生了排斥反应, 又或者是单纯因为睡了那张金丝雀鸟笼造型的床,总之吧, 这搬进商府的头天夜里,白珊珊就做了个噩梦。

这回她在梦中的形象倒不是那只粉红色的火烈鸟了。她成了一只白乎乎软绵绵的小肥羊, 正在青青草原上优哉游哉地吃草……莓,眯着大眼睛, 一脸满足相。

忽然,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天际噼里啪啦响起一阵惊雷之后, 那只长得跟商迟一模一样的大野狼再次闪亮登场。

正在吃草莓的小肥羊白珊珊被吓得一个趔趄, 胖胖的圆滚滚的身子跌倒在地,又在零点三秒之后嗖的一下原地蹦起来,躲到了一颗小树苗背后。探出脑袋。

大野狼还是那副冷冷的酷酷的样子, 居高临下俯视着怂怂的她。

小肥羊白珊珊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切切地支吾着说:“……这次我没有吃你的草莓慕斯, 你不可以吃我。”

大野狼商迟侧目, 视线冷冷扫过满地的草莓,淡淡地说:“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草莓。”

“……”小肥羊白珊珊毛茸茸的圆脸上露出一丝迷茫, 茫然道:“我喜欢吃草莓都不行吗?”

大野狼冷哼, “你身为一只羊, 居然不吃草吃草莓!我要吃了你!”

白珊珊:“……”

然后……

然后她就又撒开蹄子被咆哮着的大野狼追着跑了一个晚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次日清晨, 被睡梦中饱受惊吓与摧残的白珊珊身心俱疲, 迷迷糊糊地就被手机闹铃给震醒了。

叮铃铃,叮铃铃。

被子里某团不明物体不安地蠕动了下,拱了拱,又拱了拱。半秒后,一只雪白纤细的小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钻进枕头底下,摸啊摸捞啊捞,然后锁定目标,抓住手机就“嗖”一下又缩回了被子里。

看一眼时间,早上七点三十。

做了一整宿的噩梦,白珊珊这会儿头昏眼花困得不行,皱着眉哀嚎一声,正准备与瞌睡虫大军背水一战一鼓作气地起床,又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是商迟私人心理师、不需要再去公司上班的事,霎时又放松下来。

没记错的话,之前的那份聘请协议上并没有规定她每天早上几点起床几点上班。

So,还是睡到自然醒吧。

毕竟资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反之亦然。对敌人残忍就是对自己仁慈。占资本家的便宜就是为广大的劳动人民谋取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