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Chapter 08

Chapter 01 经年当年

(八)

男人呼出的气息凉凉的,夹杂一丝清冽的烟草味,喷在白珊珊的嘴唇上。她心跳漏掉几拍,看着商迟咫尺的脸和他冷黑眸子里映出的自己,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年高三。

彼时她尚年少。

人生中最美好的十七岁。那个传说中喜欢一个人,连作业本和他放在一起都会傻乎乎开心好久的年纪。

*

一中是B市响当当的重点中学,按照校长老吴同志在历年家长大会上吹牛不打草稿的说法,全B市,论师资论生源论升学率论校园绿化论食堂大师傅的手艺(?),他们一中认第二,就没哪个学校敢认第一。

当然了,老吴同志作为一中校长兼职业一中吹,在家长们面前夸大其词那么一点点是很正常的。不过平心而论,白珊珊觉得吧,她的母校虽不至于像老吴吹的那么夸张,但也的的确确是所全国知名的好学校,在B市重点中学排行榜里进个前三,问题不大。

在这样的牛逼背景下,自然每年都会有慕名校大名转入一中的学生。

白珊珊高三那年,她们班就转来了两个转学生。

转学生一号叫王志强,是九月一号跟着全班大部队一起入学的。这位一号哥相貌平平,朴实无华,因此他的入学并没有引起班上同学的太多注意,开学那天,章平安只是让一号哥跟大家做了个自我介绍就把他安排在白珊珊的斜后桌位置。

王志强体型圆润个子不高,加上拥有一头略微卷曲的自然卷短毛,看起来跟颗刚出锅的花卷儿似的。因此,白珊珊以及她方圆三米的狐朋狗友们都亲切地称呼这位新来的为“王花卷”。

有了一号哥王花卷的铺垫,白珊珊等人对即将到来的转学生二号也就不抱任何期待了。白珊珊甚至提前给那位二号哥在王花卷的基础上起好了绰号,叫某笼包。

那天是九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一。很寻常的一个工作日,全国人民很寻常地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连天气都是B市秋季中最寻常的艳阳天。

头天是周末,白珊珊和顾千与一起在某大型网游里砍怪杀敌吃经验、带领师门同胞与前来挑战的其它门派PK、还抽空参加了一下游戏里小师妹的婚礼。等白珊珊在婚礼上助兴表演完原地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全旋把两位新人送入洞房,下线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

因此,周一这天早上,她也非常寻常地、不负众望地早自习迟到了。

一中在校风校纪方面管理得非常严格,每周一和周五,万恶的学生会纪律部都会在比他们还万恶几万倍的教导主任的带领下到校门口值勤,专逮迟到生。

“站住!”龅牙教导主任一把揪起一个男生的领子把人拖回来,冷哼,“哪个年纪哪个班的?就你这体型还想趁我不注意偷偷溜进去?你当我瞎啊!”

据目测起码一百八十斤的男生羞愧地低下了胖胖的脑袋,支吾:“高三四班。”

教导主任怒喝:“回去写三千字检查交给我!”

“站住!你呢!”

“还有你!”

……

啧,一看就是些菜鸟新手。

数米远外,白珊珊咬着刚买的草莓慕斯蛋糕同情地叹了口气,向校门口数位光荣阵亡的先驱们投去了充满敬畏之情的注目礼。

然后把背上的书包往上掂了掂,向右转,迈开腿打算掉转方向往旁边的一条小巷子走。

突的,一阵汽车引擎声从白珊珊身后传来,由远及近。

她怔了下,扭过脑袋一瞧,只见一辆纯黑色轿车平平稳稳地停在了路边。那车相当的干净,整个黑色的车身从车头到车尾看不到丁点灰尘,崭新崭新,就连轮胎都透出一股子上流社会的贵族气。

一中有钱的学生很多,平时开家长会,整个露天停车场就跟车展似的,因此这辆不染纤尘的豪车并没有吸引白珊珊太多注意力。她又咬了一口草莓慕斯,琢磨着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绝地逃生大作战之校园小后门翻墙探险之旅”。

可刚要走,黑色轿车的后座车门开了,下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那人有一张明显区别于亚洲人的欧式面孔,深色衣裤,气质沉稳。他先下车,紧接着弯下腰,抬手略遮车门顶部,用一口非常纯正的美式英语道:“少爷,到了。”

白珊珊视线还没来得及往回收,随后便瞅见了只白色的鞋。

男士板鞋,纯白色,干干净净。

其实单就一双鞋而言,它太干净了,干净得几乎不太正常。有点儿病态,也有点儿另类,因为它连鞋底一圈儿都不沾丝毫灰尘。

就在白珊珊深沉思考在她们学校到底是哪一号“少爷哥”这么金尊玉贵的时候,那双板鞋的主人下了车。她又咬了口草莓慕斯,视线不由自主地跟着那双笔直大长腿往上,往上,终于看见了那位“少爷哥”的脸。

白珊珊眸光突的一跳。

少爷哥身上穿着她们一中的校服,长腿笔直,宽肩窄腰,黑色短发修剪得干净又利落。清晨的阳光分明柔和,但那人气质冷漠,侧颜笼在光里,俊美的轮廓线条丝毫不被柔化,浑身散发出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场。

中年人姿态恭敬,低眉垂目地用英语说着什么。

少爷哥眉宇间透着一丝并不明显的疲态,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没有说话。整个人冷漠阴郁。

“预祝您在这所学校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有任何需求,请随时跟我或格罗丽联系。再见。”中年人最后道,随后便上车离去。

白珊珊也不知道在这种“时间就是生命”的紧急关头是不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让她居然能咬着草莓慕斯津津有味地围观起这出“豪门大佬上学记”。

反正,她就是从头到尾都没把目光从这位豪门大佬身上挪开过。

其实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位少爷哥的气场颜值,吸引春心萌动的无知少女多看几眼很正常。但白珊珊并不无知,她作为一枚见过大风大浪的少女,围观少爷哥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他那张盛世美颜和浑身冷清又禁欲的气质。

而是因为,她想起他了。

那天在章平安办公室门口偷听她和班主任展开关于火烈鸟的人性探讨的,那个腿玩年。

白珊珊挑了挑眉毛,这么思索着,不由睁大了眼睛更加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几米远外的少爷哥。

嗯,这大高个儿,这大长腿,这翘臀,这脸这身材,就是他。一眼万年,过目不忘,她这记忆力也是没谁了,天才本才。白珊珊非常认真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突的,

“看够了么。”耳畔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嗓子,冷淡低沉,听不出什么情绪。

“……”

白珊珊蓦的一愣。

整个街道仿佛都在瞬间静了。

商迟微微侧目,视线冷漠又漫不经心地扫过去。小姑娘穿着校服,背上背着一只浅色的碎花书包,手里拿着一块儿咬了好几个缺的小草莓蛋糕。嘴里刚咬的那口还没来得及咽,腮帮鼓鼓的,嘴角沾着蛋糕屑,一双晶亮清澈的大眼睛有点诧异又有点慌乱地望着他,有种偷偷摸摸做坏事却被人逮个现行的窘迫感。

和豪门大佬这种大人物对视,一不留神就会落于下风,嘴里咬着一坨蛋糕也太输气势了。白珊珊想着,于是“咕咚”一声把蛋糕吞了,紧接着又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少女粉色的舌扫过唇瓣儿,卷起蛋糕屑又缩进嘴里,粉软粉软的唇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商迟盯着她的唇和转瞬即逝的小舌头,想起来了,冷漠的眸子里漫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兴味儿,食指无意识地一跳。但他面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下一秒收回视线,往校门方向走。

“喂。”背后突然响起一声,语气随意,但那声线却软软糯糯的。

商迟步子微顿,没回头。

“俗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少女换上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慢悠悠地说:“同是一中迟到狗,相聚就是缘。兄弟,看你这样子是第一次迟到吧?教导主任堵在门口,你过去就是一个死,这样吧,你跟我来,我带你走条活路。”

“……”听她煞有其事地鬼扯完,商迟静几秒,面无表情地回头。

少女竖起一只细细白白的指头往自己身后一戳,淡淡道出四个字:“我们翻墙。”

……

白珊珊最终并没能把豪门大佬少爷哥拐去翻墙。听她一本正经地说完“翻墙”两个字之后,少爷哥冷漠的脸依旧没有其它任何表情。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她。

那双眼漆黑,狭长微挑,本该风流多情的眼型在那张脸上显得格外清冷沉郁,。

就在白珊珊被看得浑身发毛差点儿站不住的时候,对方才收回视线转身往校门方向走,没再看她。

“……”?

这位少爷哥是要干嘛?带领她一起给教导主任送双杀并被摁在地上摩擦吗?

白珊珊扶额两秒钟,刚伸出尔康手准备再说点什么抢救一下这位无知少年,一抬头,商迟已经站在校门口和教导主任面对面了。

她:“……”

隔着一段距离,不知前方战况。就在白珊珊准备怀抱着“死道友不死贫僧”的精神拔腿跑向小后门的时候,好死不死,一个纪律部的学生忽然看见了数米开外鬼鬼祟祟的辣个她。

“那位同学!你在那儿干什么?”

白珊珊被吓得手一抖,还剩一半的草莓慕斯“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白珊珊:“……”

:)

数秒钟后,心如死灰的白珊珊怀抱着一颗因为痛失草莓慕斯而饱受摧残的心灵站到了校门口,眼观鼻鼻观心,准备聆听教导主任来自灵魂的拷问和洗礼。

令白珊珊万万没想到的是,教导主任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发出雷霆咆哮。教导主任似乎认识那位少爷哥,她打量了他一圈之后,皱了下眉,但还是清了清嗓子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身旁的人冷淡应了句:“商迟。”

商迟。

白珊珊无意识地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教导主任听见商迟的名字后表情明显微微一变,略思索,一转头,又看见了站在旁边的白珊珊,语气不太好地又问:“你呢?”

她这会儿脑子里一时没反应过来,没答话,紧接着便听见耳旁低沉清冷的男音漠然响起,又说了三个字:“白珊珊。”

话音落地,白珊珊一下就怔住了,转头睁大了眼睛瞪着身边那人。

……是了,他之前在办公室外面听完了章平安对她灵魂拷问的全过程,可能是在那时候无意听见了白珊珊这三个大字。

除这之外,白珊珊实在想不到其它理由能解释这位豪门大佬知道她名字这桩离奇事件了。

商迟神色无丝毫异样。须臾,他开口,冷清清不带情绪的调子,“老师,还有七分钟上课。”

白珊珊:?

教导主任:“哦,那你们快进去吧。”

白珊珊:……???

这个早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一向铁(非)面(常)无(变)私(态)的龅牙教导主任破天荒地并没有为难商迟和白珊珊。就这样,白珊珊迷迷糊糊云里雾里,在纪律部众人莫名其妙而充满某种神秘敬畏感的眼神中跟在商迟身后进了学校。

从校门到高三教学楼,商迟目不斜视,冷漠无言,白珊珊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安静如鸡。

原来少爷哥也是高三的。哪个班的?顶着这么张脸在学校没道理不火啊,没道理她会不知道啊……莫非是哪个班新来的转学生?

估计没错了。

这么思索着,白珊珊清了清嗓子,望着前面那高高的冷漠少年试探地开口:“这位同学,冒昧问一下,你是高三哪个班的啊?”

非常巧的是,话音刚落,她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白珊珊掏出手机一瞧,顾千与打的。接起来。

“放。”白珊珊脚下生风越走越快。

“章平安马上要发飙了,你到哪儿了啊?”电话里顾千与的声音压得低低的,问完之后也不等白珊珊答话,忽然话锋一转兴致勃勃道:“听说今天那个某笼包就要来上课了,不过这会儿人还没到,你会不会跟那只笼包一起进教室啊……”

白珊珊压根儿没听明白,皱眉,“什么笼包?”

“转学生一号王花卷,转学生二号某笼包啊,这名儿不是珊姐你给起的吗?章平安说新同学今天就正式入学,让我们……卧槽先不跟你说了章平安走过来了拜拜!”嘟嘟嘟,电话挂断。

“……”白珊珊一脸茫然又有点恐慌地挂断手机。

挂完一抬头,发现自己和那位浑身都散发着“老子你惹不起”气场的豪门大佬少爷哥竟然同时在同一间教室门前的走廊停步,站定。

“……”

这么巧?

兄弟你跟我开玩笑呢吧?

白珊珊嘴角抽了抽,有点儿不可置信地仰着脖子瞧着对方英俊淡漠的侧颜。

边儿上的少爷哥拿眼角的余光看了眼她,又冷淡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那个写着“高三一班”四个大字的班牌,没出声,随之便迈开长腿径直走进教室。

“……”白珊珊看着少爷哥漂亮的后脑勺原地石化。

转学生二号——商……商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