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第30章Chapter 30

Chapter 05 光阴流离

(一)

当年高三。

十月的某次周一升旗仪式上。

十月末, 已是深秋,快入冬了,但是今天的B市天气却跟吃错药切换错了模式似的, 一反常态,气温飙升,温度直接飞窜到了二十好几。

学校要求统一着装, 因此一众一中学子们早就换上了厚实的秋季校服,温度这一彪,大家伙毫无防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个个眯着眼,垮着肩, 顶着大太阳跟国旗底下站着听讲话,又是哈欠连天, 又是蔫头耷脑。

人数众多,蔚为壮观,从高处俯瞰, 校园操场上就跟种满了被晒干的狗尾巴草似的。

一贯严重缺觉且有“特困生”之称的白珊珊同学自然也是狗尾巴草大军的一员。

她头天夜里刚参加完网游世界里的武林大会, 征战群雄,笑傲江湖,为门派赢得了“天下第一帮”的殊荣, 忙活完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今儿天还没亮又被周婶从被窝里提溜起来扔进了学校。

只有天晓得, 是多么顽强的意志力和多么不屈的求学精神, 才能让困成狗的白珊珊在没打瞌睡的状态下撑完整个儿英语早自习。

此时, 听着讲台上校长抑扬顿挫宛如摇篮曲的讲话, 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的白珊珊只觉自个儿的眼皮子越来越沉,娇小的身子摇摇晃晃,脑袋也开始小鸡啄米式一点一点。

好困……

突的,

“白珊珊。”耳边冷不丁响起个清冷低沉的嗓音,语气也淡淡的。

白珊珊这会儿困得不行,闻言皱皱眉,迷迷糊糊地撩起眼皮揉揉眼睛,往左侧看了眼。只见她同桌就站在她边儿上的男生队伍的末端,面无表情,神色冷漠,浑身都散发着那股万年不变的“方圆三里寸草不生”般的强大气场。

从白珊珊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是他的侧面。鼻梁高挺,下颔线倨傲冷硬,睫毛浓而密。阳光从头顶洒落,他的黑色短发呈现出一种极淡极淡的光泽感。

耀眼到教人不敢逼视。

最引人瞩目的是,那一米八七的绝对身高优势,比站在他前面的、倒数第二排的平头男生高出了整整半个头。

平头男个子其实也不矮,但清瘦纤弱,细胳膊细腿,在连校服都遮不住那副宽肩窄腰大长腿的商迟跟前就跟个小鸡仔似的。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平头男整个人显然非常拘谨不安,背脊挺得僵直僵直,两只手也紧贴着校裤裤缝,目不斜视,安静如鸡。

站姿端正得像在站军姿。

白珊珊:“……”

白珊珊见状,沉默了整整三秒钟,才出于好奇与对同班同学的友好关心,小小声地问:“宋文强同学,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啊?”

“……”叫宋文强的平头男生闻言,卡了下,紧接着扭头,冲她故作轻松地说:“没有啊,我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感觉好极了。我看起来很奇怪吗?”然后努力调整表情挤出个笑容,不安地试探:“那现在呢?是不是自然多了?”

白珊珊在平头男这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上认真审度了一番,点头点头:“嗯嗯,你看起来可自然啦。”

“嗯。”宋文强受到了鼓励,顶着那副苦瓜似的笑脸又把脑袋转回去了。继续站军姿。

白珊珊随后又瞟了眼自个儿那位豪门大佬同桌哥。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队伍尽头,不看她,黑眸冷淡又漫不经心地瞧着升旗台上的校长。

白珊珊:?

白珊珊狐疑,举起只小白手圈住嘴,压低嗓子说:“商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商迟还是没看她,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