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第25章Chapter 25

Chapter 04 夏花沼泽

(二)

上午十一时许, 司机将车驶入了白宅大门,停稳。

白继洲侧头看了白珊珊一眼,微皱眉, “公司那边儿还等着我回去开会。你自己进去吧。”

“嗯。”白珊珊没什么表情地嗯了声,接着便推开车门下了车。小白鞋的鞋尖刚触及地面, 又听见白继洲的声音从车里传来, 带着几分不确定似的调调,“欸,你也别害怕,最多也就是和他们吵一架。要是不知道怎么应付的话,我……”

“砰”, 白珊珊已经反手把车门关上了。

后半截话被硬生生堵在喉咙里的白继洲:“……”

宿醉未清,又坐了将近一个钟头的车,白珊珊全身上下都有点僵,便站在原地扭扭脖子转转手腕儿。活动完筋骨, 她又从包里摸出颗草莓味的棒棒糖, 拆开糖纸放嘴里, 抬起眸, 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不远处雕梁画栋的大宅。

白继洲落下半段车窗,探出个脑袋瞧她,皱着眉, 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白珊珊回过头。

再看向白继洲时, 她眼底深处那股子淡漠又厌世的霜色已不知何时褪得干干净净。金灿灿的阳光照在那张雪白的小脸蛋儿上, 连细软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她眉眼弯弯,嘴角上扬,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瞳也亮晶晶的,又成了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纯良无害样。

白继洲:“……”

白珊珊满脸笑容,吃着棒棒糖很开心地冲他挥了挥小白手,“哥哥去忙吧,再见!”说完便挎着她的小包包转身蹦跶着走向了别墅。

跟只刚采完胡萝卜的可爱小兔子似的。

“……”坐在车里的白继洲表情僵硬,足足语塞了三秒钟才回过神,抬起右手往脑门儿上一撸,忽然嗤的失笑。

他爹白岩山从他爷爷手里接过白氏时,整个儿公司早已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长达十个月的财务危机重压几乎让老爷子向银行申请破产。他爸能在半年时间内让千疮百孔的白氏起死回生,并且在B市豪门家族中站稳脚跟,自然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至于他那个继母,心机手段就更不必说了。

白继洲原本还有些担心,白珊珊会扛不住他爹和她妈火力全开的联手*屏蔽的关键字*。但这会儿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很多余的——

白珊珊是什么人物,那心理素质,那戏精操作,那脾气,那手段,天底下谁有那本事让她服个软吃个亏啊?

那头的白继洲用一系列心理活动向自家一米六大佬表达着最高敬意。这头儿,咬着棒棒糖哼着葫芦娃主题曲的一米六大佬已经没事儿人似的进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