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Chapter 36

chapter微光倾城

(一)

风夹着雨倾盆而来。

和变态艺术家大佬贴身跳了一支热情似火的伦巴, 白珊珊觉得自己就跟刚和人干完一场群架似的,身也累,心也累,心理阴影面积达到正无穷还饿得不行, 哪儿还有精力陪这位大佬发神经。

天晓得她此时此刻只想快点吃饭。

因此听完商迟的话,白珊珊只是低下头默默翻了好几个白眼。

她低垂着头正在心里腹诽老商家的祖宗十八道,但从商迟的角度瞧过去,小家伙小小一只,低眉垂目地待在他怀里,安静又柔顺,戴着纯黑金属项链的一段儿脖颈纤细雪白, 她两颊红云弥漫,看着娇滴滴的, 跟只羞怯乖巧的小宠物一般。

商迟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姑娘肤色白皙,但这种白皙不是苍白, 不显病态,而是一种泛着浅浅淡粉色的健康的白。一袭黑纱裙穿在她身上,黑发雪肤呈现出一种禁欲与魅惑同时存在、清纯与明艳相互交织的美态,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商迟追求至纯的黑,也中意无暇的白,他对黑白对比色的喜爱程度几乎已经达到一种偏执的病态。而他的白珊珊, 就是他最心爱的黑白色。

他迷恋她愤怒时的骄矜,迷恋她冷漠时的木然, 也迷恋她安静时的乖巧可爱。

他偏执并疯狂地迷恋白珊珊的一切。

商迟年幼时从拉斯维加斯的黑市拳台死人堆里爬出来,回到商家,认祖归宗,加入了那场腥风血雨的百年家族继承权之争。布兰特为揽大权,把他当成了制衡他三个亲兄长的工具,试图把他打造成商氏帝国最完美的一介傀儡继承人。

布兰特告诉商迟,“情”与“欲”是万恶之源,是人类最大的软肋死穴,前者毁人理智,后者害人性命。所以在之后商迟的教育中,布兰特用尽了一切或温和或残忍的手段,让这个仅十来岁的小少年变得无欲、绝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果然如布兰特方势力所愿,长成了一个理智,果决,冷静,冷漠寡欲,阴狠绝情至极的人。

直到十八岁那年。

商迟回国,在b市一中高三年级班主任办公室的门口,瞧见了一个据说在升旗仪式上站着都能睡着的小姑娘。

当时吉鲁和格罗丽已打点好转学所需的一切手续。他去一中,只是出于基本礼仪,提前跟班主任打个照面。

没想到会听见屋子里传出那么一番令人啼笑皆非的对话。

——“白珊珊,你火烈鸟成的精啊你?”据说是他未来班主任的中年人吼得很大声。

——“老师,火烈鸟长什么样子啊?”貌似他未来同班同学的小姑娘问得很认真。

彼时,商迟高大修长的身躯背靠墙,视线冷淡又漫不经心地看着远处,心底极淡地嗤了声。

再后来,那小姑娘又挨了一通骂之后就出来了。脚步声轻轻盈盈,踢嗒踢嗒。

商迟面容冷漠,只用余光淡淡瞥了那只“小火烈鸟精”一眼。和这所中国高中所有的中学生一样,姑娘身上穿着件规规矩矩的校服,宽大外套,肥肥的裤子,个子不高骨架子又太过娇小的缘故,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小孩儿穿着大人的衣服。

毛茸茸的小脑袋耷拉着,弱不禁风的小肩膀也垮垮的,似乎“写800字检察”这种惩罚措施令她受到了极大打击。

她个子太小,头又几乎埋进胸口里,商迟第一眼就只注意到了少女那身校服和仪态,并未多看其它。

无法为他带来利益的人事物,商迟向来不会浪费哪怕只多半秒的时间。

他视线移开,面无表情地提步往办公室大门走。

路被堵住。

那小小的一只不知看见了什么,一呆,站在办公室门口就跟机器人断了电似的不走了。就那么垂着脑袋杵在路中间。

商迟冷漠地瞧着面前挡路的少女,不说话,眼底也没有一丝波澜。过了大约三秒钟,少女脑袋一卡一卡地抬了起来,目光依次扫过他的白色板鞋、他的腿、他的腰……最后定定地落在他脸上。

商迟视线中,姑娘扎着马尾,素面朝天,小巧尖俏的脸蛋儿上是一副精致软甜的五官,很灵动,也很乖。不知是惊讶还是其它原因,她一双乌黑澄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浅粉色的嘴巴也张成了一个不甚明显的“0”。

黑发雪肤。只一眼,强烈的色彩对比便直接击中商迟的视觉神经。

皮下血液的流速有一瞬可体感的加快。他感觉到骨子里有一种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似要挣脱桎梏。

这种感觉很强烈,并且陌生,商迟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是在夺权的杀戮游戏中从容优雅、不染纤尘便全身而退的人,冷静蛰伏和不动声色都是骨子里便带出来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