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Chapter 50

chapter蜜糖似瘾

(二)

近于疯狂的一个吻。

商迟把她扣怀里, 高大身躯将她牢牢禁锢,像铜墙铁壁,限制得她没有丝毫抗拒挣扎的空间。

薄润冰凉的唇咬住她的唇瓣,用力吸吮, *屏蔽的关键字*一般席卷而来。白珊珊脑子是懵的,舌根生疼,有种连魂魄都要被他吸出天灵盖的错觉。

“唔……”她濒临窒息,仿佛*屏蔽的关键字*里的一叶孤舟不知浮沉,只能被动地仰起脖子,迎合这个吻。眉头用力拧紧,双手竭力却徒劳地在他胸前推搡。

男人在力量上本就有先天优势。

怀里的姑娘小小一只, 细胳膊细腿儿,反抗的力气也形同于无。商迟微一用力便将她压制得动弹不得。

整个过程中, 他沉黑的视线都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她略微凌乱的黑发, 看她绯红的颊,和那双水雾迷蒙中依稀可见怒火的眸。

白珊珊觉得自己要着火了。

有时实在费解。

为什么一个如此残忍冷血的人,会有那样眷顾温柔的眼睛?

呼吸是混乱的,头也是晕眩的,但万幸还尚存一丝理智。在商迟手指下滑触到她礼服拉练的那一秒,白珊珊眸光惊闪,喉咙里呜咽闷哼, 下一瞬把心一横,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嘴唇上。

舌尖尝到了丝丝腥甜味。

商迟眼底滑过了一丝异样的光, 挑挑眉,终于松开她的唇。舌尖舔了舔唇上的血珠,又意犹未尽地轻轻舔了舔她的嘴角。

白珊珊像一只重新被放进水里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察觉到这人过分亲昵的举动,她皱眉,挣扎着侧过头想要躲闪开,哑声道:“我、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我随时都会报

警的我告诉你。”

闻言,商迟轻笑,指尖若有似无描摹过她羞红白皙的脸蛋儿,眸色深不见底,“你看起来很害怕。”

“……”

你被个发

情的变态跟啃肉骨头似的强吻你不害怕啊?

白珊珊有点想翻白眼,但还是忍住了,动动唇刚想说什么,低头一扫,注意到两人之间奇葩的树袋熊抱抱式门咚造型,默。

她足足沉默了一秒钟,才说:“你先把我放下来。”

黑暗中,商迟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拒绝得干干脆脆:“不放。”

“……什么?”

他很冷静:“我要抱着你。”

白珊珊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哭笑不得地直接噗嗤出一声:“……不是,大佬你什么毛病啊?”

商迟非常冷静,“我还没亲够。”

“……”能不能不要总是一本正经满脸冷漠地说骚话?就不能清心寡欲一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