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乍泄 》弱水千流

Chapter 10

Chapter 01 经年当年

(十)

捏在雪白下巴上的手指微微加重了力道,瞬间将白珊珊的回忆中断。

三魂七魄归位,她瞳孔聚焦回过神来,这才惊觉自己还保持着伏在商迟脚边两手趴在他膝盖上的姿势。他钳着她的下颔,微低眸,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姿态万年不变的霸道强硬丝毫不容悖逆,迫使她仰着脖子与他对视。

四目相对,白珊珊能清晰地看见男人眸中映出的自己。

这个距离太近了。

近得两人的呼吸似乎都有刹那交融。近得危险,近得让她不安。

屋子里漆黑而安静,白珊珊几乎能听见自己严重失序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噗通。昏暗的环境使视觉迟钝,也令身体的其它感官变得尤其敏锐。

头顶上方,商迟一言不发地俯视着脚下的她。她明显感觉到他修长冰冷并且十分有力的食指在若有似无地摩挲着她下巴上的小片皮肤。

像收藏家把玩一件心爱的珍藏,像艺术家抚摸精心杰作的名画,又像主人爱抚自己最宝贝的小宠物。

说不出的亲昵……和令人毛骨悚然。

“……”白珊珊睫毛颤了颤,脑子里的警钟滴滴滴长鸣,下意识地屏住呼吸默念佛经。但尽管内心翻江倒海各种“woc一言不合就动手是什么神展开”“我是个智障吗居然会真的答应来给世界第一变态看病”“他该不是要掐死我吧”“我今天能活着走出商家大门吗怎么办怎么办我这个月的花呗还没还”之类的弹幕乱飞,她脸上还是表现得很淡定的。

硬着头皮平平静静冷冷淡淡地直视那双黑眸。

然而,就在白珊珊以十六倍速飞快默背完“观自在菩萨”巴拉巴拉的时候,商迟忽然有了动作。

他低头,与此同时指尖微挑将她的下巴抬得更高,贴近过来。薄唇与她嘴唇的距离缩短到只有两指。

“……”?!

这个变故太过突然,白珊珊慌了神,面上漠然的表情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崩溃瓦解,整个儿身子“嗖”一下往后仰,躲开。

商迟把白珊珊惊慌失措的小反应收入眼底,微眯眼,饶有兴味地直勾勾盯着她两颊泛起的娇艳红晕。

片刻,他目光不离,轻声淡淡地说:“白小姐好像很怕我。”

她看着那张英俊冷戾的面容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说:“商先生,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为您治疗您的失眠症。”换句话说,就是她并没有义务也没有闲情逸致跟你聊其他的。

白珊珊这人最大的优点是不念旧。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人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向前看”这个道理。因此,此时的她并不关心商迟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作为一名专业心理师,她唯一关心的只有这位病人的病情和今晚上门出诊的费用。

商迟闻声微一挑眉,盯着掌心里那张柔美娇艳的小脸,不语。

白珊珊背上的衣衫已经全被冷汗打湿,但表情却非常平静,垂着眸,也不再说话。

偌大的卧室再次陷入了安静。

仿佛只过了短暂的几秒钟,又仿佛是过了漫长的数年,白珊珊感觉捏住自己下巴的手指力道微松。

商迟放开了她。

重新找回身体的控制权,她紧着的心骤然一松,如蒙大赦,暗暗吐出一口气就随手撑住一旁的黑色办公桌打算借力站起身。

这时一只手进入白珊珊的视野,示意扶她。

白珊珊抬眸,首先看到的是五根修长漂亮的手指,骨节分明,根根有力,每个指甲都修剪得光整而干净,手掌很宽大。冷白色的手腕从袖口延伸出来,雕刻暗纹的袖扣点缀在纯黑色的西装袖口上,在暗光下泛着一层很淡的金属光泽。

真正的贵族,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是长在骨子里的。

她脑子里鬼使神差冒出一句不知在哪本玛丽苏言情小说里看到过的台词。然后……就搓搓胳膊被自己给恶寒到了。

“谢谢,我自己可以起来。”白珊珊非常礼貌地说,无视商迟伸出的左手,紧接着便自顾自拽着桌角站起了身。

刚弯腰想扑扑裙子上的灰又顿住了。这位大佬有严重洁癖,他的卧室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定纤尘不染。

琢磨着,白珊珊瞄了眼那块儿被大佬优雅交叠着双腿踩在脚下的地毯,觉得这玩意儿没准儿比她家里的床还干净。

商迟其人,怪癖比天上的星星还多,干出什么不正常的事都很正常。根据这个思路类推,这位爷刚才那个莫名其妙把她拽过去捏她下巴的怪异举动和说的那句怪异台词,好像也挺正常。

一代风云传奇的豪门大佬,大人物嘛,思想行为怎么可能泯然众人和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一样?

你能指望一个不正常的变态做出什么正常事?

白珊珊就这样秉承着“人活一世,给谁添堵都不能给自己添堵”的伟大信念给自个儿做着心理调节,只过了短短几秒,她刚才崩掉的心态便重新恢复成最初那种“爱咋咋吧赶紧完事儿赶紧走人的淡定佛系稳如狗”状态。

随之,她嘴角弯起一抹吹面不寒杨柳风般的职业微笑,“商先生,我们KC心理咨询中心是国内最权威的心理咨询机构之一,拥有无数国内外知名的一流心理师,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笔记本和一块怀表,公事公办又柔婉的语气,道:“在开始今天的治疗之前,我能先向您提出两个请求么?”

商迟盯着她弯成月牙状的晶亮大眼,“洗耳恭听。”

“第一,寻求心理方面的帮助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相信你的心理师,这样才能达到最佳治疗效果。”白珊珊完全站在一名专业心理师的角度,说,“我希望能和您建立起彼此信任的朋友关系。”

商迟安静几秒,垂眸,微点头,“继续。”

白珊珊自动理解成第一条算达成一致,通过。

“第二。”她翻动着手里的笔记本,顿了下,侧目看向坐在椅子上西装笔挺的高大男人,“类似今天晚上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话音落地,整个屋子又静了静,空气里只有落地钟滴答滴答节拍规律的声音。

商迟没有答话。

半晌的静默之后,白珊珊抿了抿唇,“商先生,请问我刚才的话您听清楚了吗?”

“嗯。”听不出丝毫情绪起伏的一个字。

白珊珊:“?”嗯?所以?

商迟面上表情一贯的冷漠而平静。他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只黑色金属钢笔,修长五指慢条斯理地把玩,淡淡地说:“类似今天晚上的事,白小姐指什么。”

“……”白珊珊完全没料到这位大佬会明知故问来这么句,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整个儿都愣住了。

“握你的手,摸你下巴上的皮肤,看你乖乖伏在我怀里,”一片暗色的光线中,她看见商迟寡淡又漫不经心地弯了弯唇,转动钢笔的动作倏的顿住,微抬眼,黑眸笔直盯着几步远外的她,“还是你几秒钟前以为的那样,亲吻你。”

*

在尝试约法两章失败后,白珊珊选择了放弃与商迟进行正常人类之间的语言沟通,而是拿起本子和笔,直接例行公事般询问起了他在睡眠方面的相关情况。

心理咨询重在心理师与来访者之间的沟通,但商迟冷性少言,因此整个过程几乎都是白珊珊在说话,他只是靠在椅背上平静地看着她,偶尔应几个“嗯”之类的单音节词。

白珊珊获得的有用信息寥寥无几,又考虑到天色已晚,只好把情况记录在案便打道回府。

值得庆幸的是在那位豪门大佬那晚没再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面诊结束,白珊珊走出卧室时看见门口站着商府的管家格罗丽。

这位气质沉稳的中年妇人仍是那副淡漠模样,语气恭敬却丝毫不显低微,淡淡道:“辛苦了,白小姐。”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白珊珊朝妇人微微一笑。

“先生之后还有几个视频会议,抽不开身,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江昂江助理会负责把你送回家。”格罗丽边说边转身往楼梯方向走。

白珊珊追上去,“不用麻烦江助理了,我自己可以……”

话没说完便被格罗丽打断,她头也不回地道,“在商家,对于先生交代的事,任何人都只能绝对信任绝对服从。先生的决定,我们无权质疑和改变。如果白小姐有什么异议,可以向先生当面提出。”

“……”再见吧这片充满铜臭味的资本主义土地。

*

夜浓如墨,黑色轿车在马路上飞驰。

面对了一晚上的心理阴暗豪门大佬,消耗脑细胞数量千千万万,白珊珊身心俱疲,一上车就靠在汽车后座的椅背上玩儿起了手机游戏。砍怪,杀敌,砍砍砍,杀杀杀,发泄似的抽出她五十米的大刀血洗峡谷。

赢下一局,耳畔随之响起一道温和的男声,道:“白宅在东郊,从商府过去需要穿城,确实不太方便。今天晚上辛苦白小姐跑这一趟,不过以后你就不用跑了。”

“正常工作而已,我有什么辛苦的。倒是麻烦了江助理你专门送我,你才辛苦。”白珊珊摆摆手随口应道,刚准备新开一局又忽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劲,手指一顿,扭头,抬眼,看向副驾驶位置的精英小哥。

Wait。

“以后就不用跑了”是什么意思?

变态BOSS终于良心发现要换心理师了?

如是一想,白珊珊眼里“蹭蹭”冒出两簇希望的小火苗,分分钟打满鸡血原地复活,很开心地压低嗓子神秘兮兮:“莫非商先生决定……”

“先生决定请白小姐在为他治疗失眠症期间直接住进商府。”精英助理小哥转过头来,也很开心地压低嗓子,神秘兮兮说,“这样一来你每次出诊就方便多了。出行专车接送,大厨全天24小时服务,还有法国一流糕点师做的草莓慕斯。想想是不是还有点小激动?”

想不到吧?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我们商氏人性化吧,我家大老板够体贴吧!

“…………”

白珊珊:@#¥%。

请问大哥你这副欣欣然的表情是什么鬼,谁要住到你们变态BOSS家去吃草莓慕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