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 》青花燃

你才是美人

幽无命悠悠返回军中。

“拿下外长城。”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遍三军。

“是!”吼声震天。

大军逆流而上,向着刚刚夺回的城门进发。

韩少陵正挥军北上,见到幽无命率人*屏蔽的关键字*外长城,登时火烧火燎地赶了过来。

“幽州王,你这是何意!”韩少陵道,“桑州背后捣鬼,留在这里死路一条!还不随我冲杀出去?!”

幽无命瞥他一眼:“欺负桑王女的是你,又不是我,你自去送一送死,桑州便会给我开门咯。”

韩少陵:“……”

桑远远吃惊地发现,坐在韩少陵身前的梦无忧满眼是泪,嘴巴被一条白色的布带紧紧勒住,看起来委屈到不行。

那双大眼睛是真的会说话。桑远远随意瞥了两眼,心中便明白了。

身处这冥魔巨浪之中,难免溅到血污,或是直面那些恐怖的血肉。

梦无忧时不时受个惊,忍不住尖声惊叫,韩少陵早已烦透了。此刻状况危急,他嘴角都起了燎泡,对她再无半点耐心,干脆就用物理手段令她闭了嘴。

“到底走不走。”韩少陵咬牙切齿,“幽无命,看看清楚眼前是什么形势,你当真要拖着你的幽州军一起死么!”

幽无命笑容真诚:“谁死谁活,尚未可知。韩少陵,我若记得,会随手替你上几炷香的,安心去吧。”

韩少陵气结。

若是两支军队同行,还可相互照应支援,压力要减少一半不止。

但是和一个疯子又怎么说得通道理?

他重重地盯了幽无命几眼,临走时,忍不住又盯住了桑远远。

“幽州王,”韩少陵觉得这应该是他此生脸皮最厚的一刻,“桑远远说不定此刻就在桑州军中,你确定,要带着别的女人见她?”

幽无命被他惊得抖了下:“你自己不是抱着个野女人么,还管到我头上了?你想干什么?”

他警惕地盯着韩少陵。

桑远远更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韩少陵豁了出去:“把她给我,待我平安归去,便赴天都,与桑远远和离。你,得你要的桑王女,我,今日必须带她走。”

他指向桑远远。

他对她,一见钟情。

他知道留在这里必死无疑,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她*屏蔽的关键字*。

韩少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若是平时,哪怕是九天神女降到面前,也不会令他这般失态。

幽无命笑得残忍:“哪用得着这么麻烦,你*屏蔽的关键字*,婚契与同心契不就自行解除么。有在这里说废话的功夫,还不如赶紧*屏蔽的关键字*一死。”

韩少陵见说不通这疯子,便盯住了桑远远:“跟我走,好不好?”

语气中满是祈求。

桑远远微笑,轻轻吐字:“不好。”

幽无命不再与他啰嗦,扯着缰绳,掉头回到军中。

韩少陵失望而归,压根没注意到,自己怀中的女子,已是满眼心碎。

幽军开始登城。

‘尾啸’,到了。

整座外长城在冥魔狂潮的冲击之下开始如地震般地晃动。

‘嗡嗡’声不绝于耳。

面对这样的攻势,就连幽无命这样的狂徒也不敢托大。他停在了城门下,身旁拱卫着亲兵,由自己的幽州军先行登墙,与冥魔拼杀。

伤亡必定是惨烈的。

但却也不算毫无意义,因为即便撤回内长城,也必定要直面这一波‘尾啸’。

只不过,内长城有充足的补给,有强弓劲*屏蔽的关键字*,有火油,有投石车。这里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段被冥魔占领的城墙,以及自己的血肉之躯。

桑远远的*屏蔽的关键字*在微微地颤抖。她竭力忍耐,但眼眶还是慢慢湿润了。

幽无命很安静。他伸出双臂环着她,毫无顾忌地当着众军的面,把她的脑袋摁在怀里,用下巴蹭她的额头。

他的心跳依旧平稳。身上染了血,抹到了她的脸上、鼻梁上。在这一刻,无人会关注这些身外之事,众人的命运紧紧编织在一起,每一个人,都是亲密依偎的战友。

终于有人来报:“主君,百丈城墙已成功拿下!”

“好。”幽无命立起腰身。

桑远远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人的声音时的场景。当时她像木头一样躺着,听到那染血玉简之中,飘出清润慵懒的声音,尾音仿佛还带一点笑意。

他说,好。

登上城墙,桑远远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眼前震撼的一幕,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冥魔本是像浪一样卷来,在城墙下越堆越高,踏着同类的身体向上攀爬,而此刻,它们已然变成了海啸。

几乎与黑铁长城同样高的血肉巨浪翻腾着,撞在城墙上,无数冥魔被这股巨力挟裹着,径直飞跃了外长城,落向缓冲带。

整个天空,都变成了暗沉的血色。

在这海啸中,幽军就像是河中的蚁球一般,紧紧团聚在一起,依托着彼此来求得一线生机。每时每刻,都有最强大的战士和冥魔一起倒下。

它们撞在临时搭起的黑铁防御层上,坚不可摧的黑铁,亦是发出了摇摇欲坠的‘咯咯’声。

有一处防御,即将被冲垮。

幽无命一跃而起,轻飘飘地落向那一处。

黑刀出鞘,带着灭绝的青光,破开血腥黑暗,荡出十余丈,将那迎头撞来的血肉巨浪绞成碎屑。

他单手抓着黑铁架子,轻轻一掠,又掠向更远处。

守军压力骤减,发出振奋的低吼。

短命不住地打着响鼻,脑袋昂得老高。桑远远拍了拍它,道:“你的主人,真的很厉害啊!”

它回转过脑袋,用湿润的鼻头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掌心。

身旁有个负了伤退下来的老兵呲牙笑道:“最难的时候还没到。主君毕竟不是神,这么耗,至多撑得半日,‘回潮’的时候,才是真正凶险。”

桑远远轻轻点着头。

冥魔是会退回冥渊的。等到它们回退之时,前方攻击内长城的大潮便会经过外长城,到时候内外夹击,这里便是两股巨浪的交汇处。

只希望桑州王快一点,‘回潮’慢一点,不要发生书中那样的人间惨剧。

桑远远已然确定,书中幽无命并没有和韩少陵一道北撤,而是依托外长城来死守,生生撑了过去。

这一战没有过程,只有结局。

结局便是幽无命重伤,这一支幽军几乎全军覆没。

她环视四周,看着这些活生生的人。他们年轻、强壮、修为过人,他们眼中都燃烧着火焰,拼尽了全力在与冥魔厮杀。

她想起幽无命出发之前的样子,他懒懒散散对着他们说,能活,就不要死。

能活,就不要死。

她深吸一口气,跳落在地,从地上捡起一把失去了主人的刀。

入手又寒又沉,刀柄粘腻,不知染的是人血还是魔血。

她双手握住刀柄,将它从地上拖了起来。

能出一分力,便出一分力。

黑铁防御架呈网状,密密麻麻的冥魔攀爬上来,像是坠了满架的葡萄。

桑远远取起刀,卯足了劲儿,从网中刺出去。

‘噗哧——’

刀尖刺入魔躯的感觉一言难尽。

热血溅来,她眯了眯眼,用力顶向外面。

一只冥魔惨嚎着坠了下去。

桑远远收回长刀,大口喘着气,忍不住发出低低的笑声。一边笑,一边有热泪落下来。

有手重重拍下了她的肩膀。

她以为是幽无命,转头一看,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士兵。

他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

她点点头,继续回身对付那些爬到黑铁防御架上冥魔。

“当心它们的舌头!”斜地里横过一面刀身,替她拦下一击。

桑远远偏头一看,又是另一张陌生的面孔。

“多谢!”

这一刻,她已然忘记了幽无命是个疯子,也忘了幽州军的坏名声,她只知道,左右的人都是可以交托后背的战友,而她,也会竭尽全力替旁人拦下来自背后的袭击。

若是平坦的战场上,像桑远远这样的弱鸡肯定活不过半分钟,幸好这里有黑铁防御架,只要躲过袭进来的长舌,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这样的环境,最大限度地缩小了高修为者和低修为者之间的差距,让桑远远这样的人也能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幽无命仍然飘在黑铁防御架的顶端,时不时还会像只大蝴蝶一样掠出去,绞灭一群狂魔,又翩然掠回。

灵耀境……

桑远远抽空揉了揉酸软的胳膊,苦笑。

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轰隆的震颤声传来。

桑远远心中微惊,四下望去。

竟不是冥魔来袭,却是韩少陵带着人,返回来了!

数万人登上城墙,依托着幽军清理出的安全地带,他们很快拓展了安全区,稳住了脚步。

战局稍定,韩少陵便御兽走了过来。

这种时候,倒是无人会顾得什么恩怨情仇。有韩州军共同防守,显然是百利无害。

桑远远心中颇为惊喜,满是血污的小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韩少陵再次感觉到*屏蔽的关键字*被重重一击。

那样柔弱的女子,吃力地拎着那么大的刀,汗水流过脸颊,一双眼睛异常明亮。

唇角的小梨涡仿佛盛了蜜,溺得*屏蔽的关键字*。

他像失了魂的木偶一样,怔怔向她走去。

只见一道黑影如蝶一般掠来,青芒闪逝,逼得韩少陵*屏蔽的关键字*七八步。

是幽无命回来了。

他随手一捞,将那个小小的身影搂进了怀里。

语气满是嫌弃:“不是说美人清凉无汗么,你臭*屏蔽的关键字*。”

桑远远抬眼看他,见他鬓发果真是干干净净,一滴汗也无。

她弯起眼睛笑了:“所以你才是美人。”

幽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