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妃升 》糖糖爱冰激凌

四十六章平衡

放眼望去,排在第一排的丫头倒是长的五大三粗的,看着一身蛮劲。

模样约摸十七八岁,上身穿着绿褂子,下身穿着红裙子,但是看上起傻愣傻愣的。

燕颖立刻想起一句话:“绿衣服、红裤子,丑皮肤来丑姑娘。”

也不知道谁让她这么搭配的,活脱脱就像是戏班子里出来准备唱大鼓一样。

只见她上前一步,用袖子一抹鼻子,大大咧咧的说道:“小姐,我叫大傻,我力气大,啥活都不挑。

就是饭量也大,要吃饱,小姐要是能管饱就好了。”

说道这里大傻咬咬自己的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燕颖边上的山楂糕。

燕颖没有立刻说话,这丫头可别让人一块冰糖就给拐跑了。

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云逸淑对她可真是步步为营啊。

不过叫大傻这也太随意了吧,这取名的一定是亲生的。

燕颖稍微思考下说道:“给你取个新名字,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以后你就叫花开吧,但愿你也能涅槃重生。”

“花开?好的。还从诗里面来的,”

虽然大傻听不明白眼前这个瘦的风一吹就倒的二小姐文绉绉的话。

但是一听这名字怎么也比大傻强,一想到这大傻跪在地上,扎扎实实的磕了个头。

嘴里还不断的重复着“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

背熟了以后可以和浣衣房的丫头炫耀,如今自己的名字也像模像样了。

第二个上前的是上了年纪的嬷嬷,面目狰狞,右眼到嘴巴那里有条宽面大小的伤疤。

许是伤的时候,去了些皮肉,后来也没长好,一说话的时候。

那丑陋的伤疤就有像一条粗大的蚯蚓满脸爬动着,说不出的恐怖。

那嬷嬷一抬头的时候,把活了两世的燕颖都活生生吓一跳。

那嬷嬷也觉得自己这样子太吓人了,慌忙自觉的低下头。

声音却不卑不亢的说道:“奴婢原是负责府里倒夜香的,奴婢姓章,没有名字,旁人就随姓氏唤我。”

章嬷嬷?燕颖回头看了一眼紫月。

紫月知道小姐的意思立刻点点头。

燕颖镇定过来后,坐正了身体,声音也温柔起来:“章嬷嬷,你不用惊慌,既然到了这院子就是自己家的人,你先下去吧。”

章嬷嬷倒是行了个周正的礼才慢慢起身退下。

这一点让燕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这章嬷嬷怕是来头不小,她居然能让紫月精准的找到自己,是敌是友?不过来日方长,燕颖并不着急这一时三刻。

有些东西,需要时机,不适合一股脑的乱炖。

又不是五花肉一煎,东北乱炖上桌。

第三个上来陈述的丫头,模样倒是端正:细细的腰身,高耸的胸脯、明眸皓齿,装扮也是春水欲滴。

总是一句话,貌美肤白大长腿,36D!可以让男人瞬间荷尔蒙飙升。

但眼神闪烁,还一脸的不屑,更没有前面两个人的落落大方和谨小慎微。

仰起头反而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原是大夫人房里的,伺候大夫人饮食起居的,是个体面的一等丫鬟。”

“放肆,主子面前怎么能自称我。”紫月早就看不惯她的鼻孔朝天了,大声呵斥道。

这个如意之前紫月可是没少吃她的苦头,想不到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她慌忙跪地磕头道。

“奴婢叫如意,求小姐大发慈悲,高抬贵手,刚奴婢只是一时失言,并不是想冲撞小姐的。”

她只是在争取一等丫鬟,要不怎么进水楼台啊。

燕颖坐在位置盯着如意的一举一动,这丫头一脸的不甘心是那么的明显。

那么她肯来这院里目的是什么?云逸淑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一等丫头可是心腹一样的存在。

而且这丫头上来就表明出处,有恃无恐,目的是什么,这不像是那女人的作风。

这么毫无遮掩,直言了当的告诉燕颖这如意是她的人。

是她们有狂妄自大的本领,还是欺她胆小懦弱?

燕颖一时琢磨不透。

她微微的闭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紫月打了个冷颤,自家小姐这个笑容可是不怀好意的。

以前小姐有这个笑容的时候,都是狠狠抓她山包包的时候。

紫月回头看了眼如意,这下小姐有新目标了,她可以脱离魔爪了吧?

如意那衣服都快撑开了………好像去把她抓花了。

半晌燕颖悠悠的从椅子上起来说道:“什么大发慈悲,什么高抬贵手?

你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能力倒是不错啊,我这还一声未出呢,

你就给我扣罪名了,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

燕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轻不重,却让地上跪着的如意冷汗直冒。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云逸淑来之前就交代她了,让她一定要把小姐拿捏住的,她可也是夸下海口的。

凭自己一等丫头的本事,还不能把这么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哄的晕头转向?

所以她刚自作主张的给燕颖一个下马威,谁不知道这个二小姐对云夫人那是忌惮那骨子里,唯命是从的。

可是如意对上二小姐的眼神,忽然不自信了。

这个二小姐似乎和以往大相径庭了。

“敢或不敢你这都做了,到这我院子,笨手笨脚我倒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忠心耿耿就好,记得自己的主子是谁就行。

千万不要人在曹营心在汉,如果是碍手碍脚的,还吃里扒外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燕颖停顿了一下,把底下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

满意不满意都记在心里。

这才继续说道:“以后紫月负责我的衣食住行,章嬷嬷负责浇花种草。

花开负责打扫房间卫生,如意负责打扫院落和下人的房间、厨房的卫生。”

燕颖吩咐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手边上的山楂糕对花开说道:“喜欢吃,你就拿去吃。”

花开用手仔细的搓着自己的罗裙,咽着口水说道:“这是小姐的吃食。”

“拿去吧,一会把院子打扫干净一些,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以后只能吃我院里的东西,不然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燕颖淡淡地说着,她要想办法让云逸淑把这三人的**契拿来。

要不如同走钢丝一样,命悬一线,这样空落落的感觉,燕颖无法忍受。

“小姐……”如意上前说道。

燕颖不悦的问道:“对我的安排不满意?”

如意本来是想让燕颖给她换份差事的,毕竟在原先的院里,她可是正儿八经的一等丫头。

体面着…~但是~

“满意的,奴婢只是想问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如意脑袋拐了个弯说道。

“哦?你不提,我都忘记了,以后我的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去。”

燕颖一个吐沫一个钉的说着。

如果有不长眼的,别怪她日后杀鸡儆猴。

花开见燕颖进了房门,上前端起那些山楂糕,咽着口水,又觉得不妥,还是原路放回了。

“真没出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糕点、、、”如意话终究没有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