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贾赦重生 》天日月

赖二之死

且不说孙氏知道贾代化没揍死贾代善后,是怎么罚贾代化跪算盘,跪了大半夜,之后又是怎么在贾代化提到贾敬之后,狠狠的哭了一场。

这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为了贾敬的将来,孙氏勉强同意压住性子,暂且与贾代善夫妇虚与委蛇。

横竖这日子还长着,总有机会找回来。

好在贾母也识趣,压根不敢到宁国府走动,倒是省了她们作戏。

因着赖嬷嬷之事,再则也是怕露出尾巴,贾母将荣国府上下清理过一顿之后,便把赖二以偷盗荣国府财物的名义往衙门里一送,赖嬷嬷要是乖乖出来便吧,要是不出来……就只能见着她那儿子被活活打**。

贾母直接把赖二送到了应天府衙,得了荣国府的暗示,应天府知府连审也不审,就直接把赖二拉到门外打了,赖二那惨叫之声据说叫足了整整一日,几乎没半块好肉,全都被人打烂了,即使救了回来,这腿脚也是废了。

要不是荣国府明明白白的表示要留下赖二的命,只怕赖二压根熬不过头一天,不过即使应天府衙手下留情了,在这样没日没夜的狠打之下,赖二还是撑不住,只挨到了第三天便就去了,赖二没了,赖嬷嬷还是不见人影,气的贾母好几日都没吃好、睡好。

赖二一被送到应天府里,贾代化便让人将这消息透给赖大,而赖大得知这事之后,越发不敢离了宁国府一步,当真带着妻儿乖乖的待在宁国府的小院之中,一步也不敢出,深怕自己步了赖二的后尘。

贾代化也不知道是何用意,不但好吃好喝的养着赖大一家人,也没拿着赖大的小命去吊赖嬷嬷出来,倒是让贾母有些不安了。

贾赦得知此事之时,忍不住暗暗好笑,且不说赖嬷嬷在他手上,能不能出去可是他说了算。再则,贾母当真是唯我独尊惯了,竟把衙门当成自家的一般,也不想想今时不同与往日。

试问即使赖嬷嬷舍不得儿子,乖乖出现了,那又如何?这赖嬷嬷会落到她的手上,还是落到贾代化的手上,还是个未知数呢。

就他所知,这几日里贾代化也没少派人手到处寻找赖嬷嬷的下落,也没少让宁国府的管家跟上应天府尹的门。

贾赦在那边默默地吃瓜看戏,搬着手指数日子,等着张氏的七七之日。

俗话说七七回魂,他和张氏夫妻一场,总得送一送她,再问一下她的遗言才是。

另外一方面,赖二**,贾母又把主意打回赖大身上来了。贾母干脆让人去宁国府把赖大一家子要回来,横竖这赖大一家子本就是荣国府里的下人,身契都在她手上,她做为荣国府的主母,要处置几个吃里扒外的下人也算不得什么。

况且她有很好的理由,便是赖大偷盗荣国府里的御赐之物!

这理由可不是她胡乱寻的,赖大一家子仗着赖嬷嬷在她面前的脸面,当真是什么钱都敢拿,什么地方都敢伸手了。

她让人把赖家的财产一清点,没想到竟出乎意料之外的发现了好些原本应该在贾府公库里的东西,不只如此,就连她嫁妆里的好东西都有不少落到了赖家人的手里,这可着实让贾母气的很了,再一仔细清点,赖家竟然连御赐之物也都敢动手了。

事关御赐之物,那怕是贾代善都不敢小觑了,亲自上了宁国府的门去见贾代化,说什么都要把赖大一家子给带回荣国府不可。

贾代化暗暗好笑,他这个堂弟一碰到他娘子便心瞎眼瞎,但他当旁人跟他一眼瞎了吗?

贾代化压根就不相信贾母的说词,什么偷盗御赐之物,说穿了不过是想从他手上把赖大一家子弄回去罢了。

要是平常也就罢了,不过事关自己儿子生死的真相,贾代化可没这么好说话了。

他冷笑道:“我说堂弟啊,你这性子什么时候可以改改,别让你家婆娘说什么都信了。”

简直蠢到没眼看了。

贾代善微感尴尬,叹道:“史氏这些年来也不容易。”

且不说赦儿之事,当年老太太待史氏也太过苛刻,就冲着她这些年来受的苦,他略略偏向史氏也是应该的。

贾代化摇了摇头,“是她自个意志不坚,怪得了谁。”

按他看,史氏是运气好,有了一个好爹不说,而且他兄弟肯负责,不然一个婚前失贞之女,要是放在寻常人家,早就没了命了。

贾代善尴尬一笑。

贾代化也无意在这事上纠缠,只是在贾代善再次索要赖大一家之时,他冷声问道:“史氏说什么你都信,你也不想想,这御赐之物岂是那么容易让个下人拿到手的。”

按他看,这不过是史氏的计策罢了。

贾代善摇摇头,低声道:“史氏所说的绝非假话,除了当年圣上亲赐的那对白玉如意之外,另外,赖大连当年海靖公主给弟弟的玉牌都拿走了!”

这群蛀虫倒也真会挑,这几个可都是好东西,那白玉如意是他当年迎娶史氏之时,平康帝特赐给他的下聘之物,而那玉牌……贾代善嘴角微抽,拒绝再想下去。

一听到这御赐之物里还有海靖公主所赏的玉牌,再想到海靖公主素来霸道的性子,贾代化眉心微跳,喝斥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海靖公主所赏赐的东西,贾代善就算不随身携带着,也该时时查看才是。一想到海靖公主若是知道了这事……贾代化便忍不住头痛了。

贾代善叹道:“谁会想到这赖家如此大胆呢。”他顿了顿又再次说道:“大哥,这赖家不可信啊!”

连御赐之物都敢下手的下人,他说的话能信吗?

贾代化对此不置可否,比起什么赖大的话,他更相信的是贾敷托梦一事。

事关御赐之物,也不由得贾代化略略重视了一些,他微微沉吟,留下赖大其实对找出敷儿之死的真相没多大用处,当年贾敷出事之时,赖大自个也不过是个孩子,很多事情也不甚了解,也不过就是听他母亲说了一嘴。

只不过赖大在他手里,无论贾史氏还是赖嬷嬷都会有几分顾忌,况且……

贾代化眸中精光一闪,赖大在他手上,他就不信贾史氏不急,贾史氏一急,自然就会出昏招,到那时候……

无论贾代善怎么说,贾代化就是不肯把赖大送回荣国府去,到最后甚至直接端茶送客了。

贾代善无法,只能让人把赖家的东西再查了一遍,自然是一无所获了。

贾母原以为要回赖大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万没想到贾代化竟然不给,着实让贾母气了个仰倒。

“老太太,这可如何是好啊?”叶嬷嬷低声道:“老奴让人细细打听了,宁国府老太爷让人好吃好喝的养着赖大一家子,一没让人打他,也没让人关住他们,不过就把赖大一家子软禁在院子里,也不知道是做着什么打算。”

叶嬷嬷也是贾母当年从史府里带进贾家的陪嫁,虽然不似赖嬷嬷那般受重用,不过也是贾母的心腹之一,也多少知道一些贾母让赖嬷嬷做的遭心事,一想到赖大在贾代化手里,不免有些慌张了。

“慌什么!”贾母冷声道:“难不成宁国府能一直扣着,不给人吗?”

“是!是!”叶嬷嬷顺着贾母的话应了几声,陪笑道:“可不是吗,赖大一家子可都是咱们荣国府的人,宁国府那好一直扣着不放,按老奴看,想来用不了几天就会乖乖把人送回来了。”

贾母眼眉微舒,要论贴心,这叶嬷嬷绝对不如赖嬷嬷,不过要论说话,这叶嬷嬷可比赖嬷嬷会说话多了。

不过叶嬷嬷说的虽好听,但贾母也知道贾代化不可能放人,贾母微微沉吟着,看来还是得想办法解决了赖大才是。

贾母低声吩咐道:“让咱们在宁国府里的人动起来。”

她本想利用赖大把赖嬷嬷给引出来,但赖大在人家手里越久,她越发不安,再想想她都让人把赖二活活打**,也不见赖嬷嬷出来,可见得赖嬷嬷当真是铁了心,不管她那两个儿子的死活了,即然如此,还是早些把赖大解决了,省得再惹出什么麻烦。

叶嬷嬷迟疑道:“宁国府大老爷让人盯的紧,这事只怕不好办啊!”

别看贾代化好似把赖大一家子丢到偏院里不管了,事实上贾代化对赖大一家子可上心了,这外头还让焦大亲自带人守着,就连吃食都是每天让人送了新鲜的吃食进去,让赖大家的自己煮着,在这情况下要对赖大一家子下毒,只怕没那么容易。

“呵。”贾母教训道:“吃食上不成,你们不会从旁的地方下手吗?”

她让翡翠从她嫁妆里取出一盒苏合香,低声吩咐了几句,叶嬷嬷这才恍然大悟,“是!老奴明白了,老奴这就让人安排去。”

叶嬷嬷暗暗佩服着,老太太不愧是老太太,寻常人等只知道从吃食上提防着,那会想到老太太还能从平日点的薰香里要人命呢。

贾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事办的好,自然有你的好处。”

她顿了顿道:“我记得你的小儿子也到了当差的年纪了吧。”

“是的。”说到自己的小儿子,叶嬷嬷的老脸都笑开了,

她膝下三个儿子之中,她最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只可惜她们是下人,考不得科举,那怕小儿子学了满肚子的学问,也没有什么用处,不过这孩子聪慧,又读书识字,叶嬷嬷也不舍得让他胡乱寻个差事,这才一直蹉跎直今。

叶嬷嬷谦虚道:“我那小儿子毛毛燥燥的,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呢。”

“只要那孩子有几分像你,也就够了。”贾母沉吟道:“政儿那边还缺个小厮,过两日就让你儿子过去吧。”

想要马儿跑,总得给人一点甜头,这打一个棒子再给个甜枣的事情贾母向来是做惯了。

叶嬷嬷大喜,“是!多谢老太太。”

这二老爷正是读书人,儿子也好读书,想必儿子到了他那边,必定能有一番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