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梦浮生烬 》羡顽仙

第32章 弱水同意千念留下

两人吃完丰盛的晚饭,弱水难得的邀请慕千念到她的屋子里对弈。

然而结果是,慕千念一人先花了一炷香的时间,将洒得到处都是黑白棋子一一拾起来,然后分好归类到棋瓮子中。

对弈的时候,弱水似乎有点心不在焉,但慕千念既想让弱水高兴,又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棋艺太烂,下次不再找自己对弈。硬是几盘棋下来,保持着一人轮流胜一盘。

“慕千念,你为何还要回来?”弱水指腹来回搓着手中的黑子,目光落在棋盘上,却迟迟未落子,突然淡淡地问道。

“弱水,你是不喜欢我住在这里吗?如果打扰到你了,你想让我走,我明日便离开。”

慕千念闻言一怔,他看到弱水的目光虽然落在棋盘上,可是眼神飘忽,心绪不宁,注意力根本不在下棋上。弱水,似乎是不欢迎他住在这里,既然她让他走,那他便走。

弱水当初带慕千念来,是想着以此引慕行雨现身。可如今,她突然发现这个理由失去了支撑,她既想慕千念离开,不要卷入其中的是非,又有种说不出的期待他自己愿意留下。

“你不是还要去行走江湖吗?”弱水沉思片刻,再次开口问道。

她的话语没有任何平仄,脸上也没有半分情绪,可慕千念却突然面露激动,声音都带着微不觉察的轻颤:“弱水,你不是要赶我走是不是?”

“嗯。”弱水双目微阖,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后,再不作声。

“那太好了,我很喜欢这个地方,我还要去山后的河里抓鱼,还有不远处的山林里逮野兔,还有……”

听到弱水同意他留下,慕千念喜上眉梢,方才脸上的沉重之色一扫而空,忍不住又开始滔滔不绝。

弱水没有注意到慕千念在说什么,那一瞬间,她只看到坐在她面前的男子,喜笑颜开,嘴巴一开一合,似乎是在讲着全天下最开心快乐的事一般。

他脸上的笑意渐浓,就像糖水慢慢熬制成了糖浆,浓得再也化不开。他的眼里也晕染着幸福,仿佛里面装满的全是喜乐,从无悲苦。

那双爱笑的眼睛时不时轻轻眨着,深邃的眼眸如同浩瀚的星空,带着引力一样,似乎可以一点一点的将人吸进去。

“时辰不早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明早我带你去个地方。”似乎是受到了慕千念的情绪影响,弱水向来毫无感情的语调也不觉柔和了几分。

慕千念离开后,弱水依旧坐在棋盘前,默默看了许久。慕千念本可以是一颗为她所用的棋子,但她自己放弃了,她放弃了那条最便捷的复仇之路。

翌日清晨,红日初升,暖黄的光晕洒满了整个小院。

慕千念推门而出,看到了在枫树下舞剑的弱水。她身上穿着的是那件米黄色长袍,上面金线秀制而成的片片枫叶,在阳光下随着弱水舞动的身姿而散发着金芒。

弱水身姿轻盈,出剑极快,闪着寒芒的剑在弱水横扫而出的时候,将片片飘落的红叶截做两段,随着剑气飞出几丈之远。

飒飒的秋风中,弱水衣袂翻飞,衣摆在哗哗作响,行云流水的剑法让慕千念目不暇接。直到弱水将长剑收回鞘中,他才一边鼓掌一边朝着弱水的方向走去。

两人简单用过早膳,弱水才领着慕千念离开小院,一直往山间深处走去。

山路崎岖,但是弱水延山而上,脚步平稳且迅速。她腿伤的伤已经全完好了,加上她内力浑厚,一路上可以说是健步如飞。

慕千念一开始还跟得上,但是很快就越走越慢,落在了弱水身后一大段。弱水这才想起来要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一直要跟上自己的步伐实在是为难他了,只好中途休息了好一阵子。

由于慕千念拖后腿,原本一炷香时间的路程,两个人硬是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这是两座高山之间,地势较为平缓的一个山坡,长着一颗比庭院里还要高大的枫树,抬头望去,就像一把巨大的火焰直耸天际。

慕千念露出兴奋的目光,全然没有方才走山路时的疲惫,激动得张开双臂朝着枫树奔去。在快靠近枫树时,他却突然陷了下去。

原来是枫树所处之地比他们刚才在远处站的地方地上要低,但厚厚的枫叶堆积在地上,让人误以为高度是一样的。

慕千念一跑过去,厚厚的枫叶就往下陷,没上了他的膝盖。突然的下陷先是让慕千念一愣,但明白过来后的他似乎更显兴奋。

双手抓起火红的落叶,用力的往头顶上方一抛,片片红叶从上方洒落,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

慕千念看着弱水缓缓走来,金线绣着枫叶的米黄色长袍穿在她的身上,美得将身旁的枫叶都比了下去。他的目光完全被弱水吸引,就仿佛世间所有的美景,都不及弱水万一。

弱水靠在树干上,静静看着慕千念玩闹。从坠入落骨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再没有笑过,虽然此时的她依旧笑不出来,但本以为已经彻底离她而去的喜悦之感,还是在内心的最深处悄悄露了头。

一个心已经*屏蔽的关键字*三年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她还会有喜悦这种情绪。但弱水真的感受到了,那是厚厚严冰慢慢裂开一条缝隙,然后有一丝温暖偷偷渗入的感觉。

太久不笑的人,脸上的肌肉已经忘了该如何勾勒出一个笑容。但脸上的表情能骗人,心底的感觉却不能。尤其是要自己骗自己,那更加不能。

慕千念玩累了,也像弱水一样靠在树干上,他侧过脸看她。他希望她能忘掉以前的悲伤痛苦,他希望她能开心快乐。

虽然在弱水的脸上依旧看不到笑颜,但是他能感觉得到,弱水眼眸中的冰冷如霜正在一点一点的融化。

只要她今后每一天的悲伤痛苦都能比昨天的少,哪怕只是少那么一点点。那么慕千念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悲伤痛苦从弱水的身上一点点抽离,然后总有那么一天,她的悲伤痛苦会永远离她而去,再也寻不着任何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