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P/火影]当忍者的魔法师 》狗尾巴葱

Chapter.076

哈利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思考着。

人类幼儿具有极强的模仿能力,会做什么事、会说什么话,都来自于身边其他人的言传身教。也就是说,琳的惊人言论肯定不是自己悟出来的,是曾有人在她面前说过,或者特意教过她。

而同为男性,基本不可能说得出这种互相伤害的话,于是排查范围缩小一半。

再联系现实想想,会在他忙得脱不开身时帮忙照顾琳的女性只有四个人,除开加奈子婆婆,答案呼之欲出。

——橙水,纲手,玖辛奈。

哈利震惊地发现,不管把锅算在这三人中哪一个头上,都毫无违和感。

紧接着他又发现,就算锁定了嫌疑人,追责也不那么容易。

三人当中,一个他惹不起,一个他不敢惹,想来想去,也就只能试试从年纪最小的那个下手。

哪料得到玖辛奈听了他的询问,不仅毫无悔过之意,还理直气壮,振振有词:“老师你不知道,小琳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的说!之前她第一次见到水门,居然直接就伸手要水门抱!得亏是水门的说,万一遇上坏人她也这样怎么办?”

“所以啊,我就教她,有人惹她不开心的时候她可以这么说。虽然只是口头威慑,但吓吓有贼心没贼胆的变|态还是没问题的嘛!”

哈利居然觉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有道理个鬼!淑女怎么可以说这种粗鄙之语!

哈利语重心长地劝:“那你也不能教她说这种话,你也别随便说,玖辛奈,你们都是女孩子……”

他玩玩没想到,会听见玖辛奈这么答:“我可不止教了她说噢!”

红头发的少女原地扎了个马步,现场比划着演示起来:“我还教了她跺脚趾、头槌、肘击、膝顶、抱臂掰小指、还有断子绝孙腿——!”

哈利头疼地扶住了额头。

兴师问罪无功而返,没人可怪,便只能怪自己。自带小天使属性的乖宝宝都能养成食人花,哈利觉得自己简直是全世界最失败的爸爸。

一贺出完任务回来,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死鱼一样瘫在沙发上、仿佛失去了人生希望的场面。

有些可怜,更多好笑。

一贺在先进房间换衣服和先安慰消沉的人形生物之间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走到沙发边上坐下,自然地接住拱过来的脑袋,在半长的头发上揉了两把,问:“怎么了?”

哈利枕在他腿上,重重叹着气,跟他说了发生的事。

一贺听着,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眼神和脸色都明显冷峻下去。

他站起身,提溜着琳进了房间。

一大一小在房里待了足足两个小时,也不知道一贺说了什么,小姑娘出来时明显哭过,但情绪很平稳,跑到哈利跟前一板一眼地认了错,态度那叫一个端正诚恳,之后再也没说过类似的危险发言。

哈利算是明白为什么日差那种难搞的小孩到了一贺跟前都怂得跟小鸡仔差不多了。

无独有偶,隔壁的朔茂也自觉是个超失败的爸爸。

他亲自带儿子时,上门找哈利求助的频率基本是一天三次。

儿子哭了,他觉得太闹;儿子不哭,他又觉得太静;儿子喝奶,他担心吃不饱;儿子睡觉,他又担心睡不香……总而言之,在照料婴儿这方面,他把自己婆婆妈妈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整个人活成一本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

小卡卡西也确实是个不太让人省心的孩子,出生时早产,满月前黄疸,百日后腹疝,感冒发烧一类的小毛病更是没少有。

好在随着时间推移,他年岁渐长,也越来越健康,终于不再那么多病多灾了。

福无双至,长辈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小卡卡西又莫名其妙开始打喷嚏。

这可不是一般的喷嚏,从早到晚,睡觉时都不停歇。

朔茂给他喂了感冒药,迟迟不见好,没办法,再一次上门来找哈利寻求场外援助。

哈利又不是专业的儿科医生,所能提供的援助也不过是领着父子俩去医院。

小卡卡西三天两头进医院,院长加奈子已经很眼熟这位银发的小病患了,从朔茂手中接过穿着连体婴儿服的孩子,捏捏软乎乎的小手,心疼道:“是你呀,你怎么又来了?”

朔茂叙述病症的途中,小卡卡西仍在一个接一个打喷嚏,嗓子嘶哑,泪眼婆娑,鼻尖红彤彤的,看上去尤为可怜。

加奈子翻着病历,还没听完,就有了结论。

“大概是过敏。”她说,“他的母亲出自犬冢,犬冢一族鼻子附近的查克拉经脉发达,嗅觉灵敏,年幼的小族人经脉刚发育时多少都有这样的毛病。”

但一直打喷嚏也不是个事,朔茂想了想,又带着儿子跑到了犬冢家。

跟已过世的瞳一样,犬冢族人都是直来直去的死脑筋,因第一印象不怎么样,犬冢族长依然不喜欢朔茂,连带着她名叫犬冢爪的小女儿、瞳同母异父的亲妹妹都敌意满满地直皱鼻子。

看在已成了家人的份上,女族长总归是没再放狗追倒霉的女婿了,杵在院子门口,凶巴巴地问:“什么事?”

朔茂在哈利的暗示下上前,殷勤地把小卡卡西递过去。

见到亲外孙,女族长的态度又好转了几分,一手揽住那小小的身体,熟稔地逗弄着。

“这孩子长得就是你的翻版,一点都不像他母亲。”听了朔茂的求助,她嫌弃地撇撇嘴,眉眼间却流露出些许怜惜和慈爱,“也就鼻子灵这点有些我们家的影子了。”

加奈子说得没错,这算是犬冢家代代遗传的小毛病,养大了两个女儿的女族长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她让小女儿进屋拿了几块手掌大小的布,取过其中一块,比划一下,蒙到了卡卡西的下半边脸上。

“口罩、面巾,随便什么都行,遮住他的鼻子,过滤一下空气,平时也尽量别给他闻太刺激的气味。”她把剩下的布料塞给朔茂,顺便解说应对方法,“等他长到两三岁左右,能够有意识地调控查克拉了,不把查克拉聚集在鼻尖,自然就会好起来了。”

这办法的确立竿见影,戴上特制的婴幼儿专用口罩后,小卡卡西很快就不打喷嚏了,困倦地眯起眼睛,没两分钟就睡了过去。

朔茂的心落回了肚子里,感激涕零,连声道谢。

因在战争中做出的贡献,木叶白牙俨然成了全村的门面和顶梁柱,安宁的日子没过几天,朔茂便又接到了调令,匆匆把儿子送到寄宿家庭,恋恋不舍地离村做任务去了。

哈利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正好该忙的事也告一段落,他得以安心留在家,给两个孩子做早教。

卡卡西小朋友已快满一岁了,伴随着成长发生的改变细微而又明显。

他不再需要把绝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吃和睡上,每天的清醒空隙逐渐增加,思想和性格慢慢体现了出来。

跟琳这么大的时候相比,卡卡西明显独立不少。也许是天性使然,又或许是养育者和环境时常变动的缘故,他很少哭闹,不太黏人,总是安安静静地玩着自己的玩具,很少响应哈利和琳“来一起玩吧”的召唤,因而也迟迟没有开口学说话。

又一次,哈利逗了卡卡西半天都没得到回应,深感挫败。

善解人意的琳小姑娘敏锐地察觉到他不开心,迈着小短腿噔噔噔跑过来,爬到他的膝盖上,把识字卡塞进他手里,撒着娇要他陪玩。

谁能狠下心肠拒绝小甜心的请求呢?至少哈利不能。

他在宝宝区边上坐下,拿起识字卡,教琳认字。

不爱理人的小卡卡西不知为何来了兴趣,丢下玩具,伸着小脑袋看哈利手上画着图画和单词的花花绿绿的卡片。

反正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哈利调整了一下姿势,腾出位置,让他也能跟着一起学。

琳正值语言敏感期,倾诉欲极强,小嘴停不下来,看到什么都想跟哈利说,左一个“爸爸”右一个“爸爸”,小奶音那叫一个嗲,萌得人心肝乱颤。

老父亲的心脏又有些受不了,不得不抬手叫停:“琳宝贝,学习的时候要认真,保持安静。你瞧,向弟弟看齐好吗?”

父女两个同时看向卡卡西,卡卡西也望着他们。

他半张脸都被防过敏的口罩遮住了,只能通过露出的眼睛判断表情。而他并没有一双情绪丰富的眼睛,眼皮多数时间都有气无力地耷拉着,仿佛在鄙视目所能及的所有人。

他看看哈利,又看看琳,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阵,突然冲着哈利喊了一声:“……papa?”

哈利愣了足足三分钟,跳起来就召唤出守护神,让银白色的狮鹫给朔茂传话。

“朔茂,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好消息是,你儿子学会说话了。”

“坏消息是……你先站稳扶好,千万不要激动——坏消息,他开口叫我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