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品天成 》秋苑鹿

第43章 疑似掉马

闻家书房内。

顾君宁今日给李小姐开的方子,被人抄了一份送到闻西舟手中。

大夫垂首立在一旁,将这张方子的精妙之处一一说给他听。

闻西舟听罢,放下方子,笑道:“也就是说,顾家妹妹医术高明,连你也挑不出错处?”

“不仅如此,”大夫谨慎地答道,“此方委实难得,我读过的医书中并无记载。”

今天,李家下人拿着方子来闻记药材行抓药。

大夫一眼看出此方难得。

他几句话套出方子的来路,心中一惊,偷偷让伙计誊了一份收起来。

李家的人一走,他就赶紧来见闻家少主。

闻西舟果然很感兴趣。

大夫说的口干舌燥,他却目不转睛地盯着方子,俊秀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微笑。

这个小主子,看着是个温文尔雅的主。

但他整顿家业手段了得,下人见了他的笑脸多半是要胆寒的。

大夫如履薄冰,不敢揣测他的心意。

闻西舟取出另外几张药方,放在案头上,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

“咚、咚”几声,声音虽弱,却猛烈地叩在他心弦上。

大夫长吸了一口气,壮起胆子,探头去看。

“那这几张呢,”闻西舟笑吟吟地问道,“老大夫想起来了么?”

案上放的,是前几日闻西舟默下来的方子。

他帮顾叔陵誊写药方时,背下了方子的内容,回家全都写下来叫一众大夫来看。

但几位大夫,谁都看不懂这些方子。

闻西舟也不恼,微笑着命他们仔细看,看清楚了再答话。

这一看,足足看了大半夜。

年纪大的大夫险些晕厥过去,闻西舟才放他们离去。

有个大夫涉世不深,执意说是通篇用药材名凑数,胡乱编造,不知所云。

闻西舟当时含笑鼓励他讲下去。

但第二天,那个大夫便失了坐诊资格,被打发到乡下去了。

今天,他又提起那几张方子的事。

大夫腿脚发软,差点跌坐下去。

闻西舟摇头笑道:“罢了,到底是百年杏林世家,家学底蕴深厚。平常人穷尽一生,也未必参研得透那么多秘方。”

说着,他叹了口气,语气温柔。

“多日不见,我也该去看看顾妹妹了。”

天气转凉。

傍晚,顾君宁去厨房烧热水,恰好撞见冯氏愁眉苦脸地端着瓢凉水。

她手中握着只打开的纸包,正要把里面的粉末往嘴里送。

顾君宁扯了扯她的衣袖。

“这是什么?”

“啊?”

只听“哐啷”一声,她手中的葫芦瓢掉到地上,水花溅了两人一身。

冯氏胆子小,最怕撞鬼,此时正好心虚,差点吓得把手中的纸包扔进水缸里。

“婶娘,是我。”

“吓死我了,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冯氏惊魂甫定,一面小声念叨着,一面伸手抚着胸口。

顾君宁抢过她手中的纸包,捻起一撮白色的粉末放在鼻下闻了闻。

“三娘别闹,”冯氏急了,“这是真人给的灵药!”

顾君宁避开冯氏,捡起水瓢舀了些水倒在碗里,又将那包粉末悉数洒在水里。

“这可是花大价钱请回来的仙方啊!”

冯氏急红了眼,抢过碗,仰起脖子就要往嘴里倒。

“婶娘!”

“面粉水有那么好喝的吗!”

“什么?”冯氏一愣,舌尖已触到汤水,尝出味道,顿时“呸呸”吐了几口,望着顾君宁,难以置信道,“你说这是……面粉?”

顾君宁没好气地说:“不然呢?”

她夺过碗,晃了晃碗里的液体,把冯氏拉到蜡烛下一看。

冯氏双眼圆瞪,眼珠子都快凑到碗里了。

“难怪……难怪真人说,要在夜里避开人才能服下。”

又是真人。

顾君宁心中好笑。

她这个婶娘整天神叨叨的,不是在家求神拜佛,就是跟着邻居神神秘秘地去请大仙。

一提起真人她就来气。

“上次那个眯眯眼?”

冯氏看她拉下脸,忙解释道:“三娘,人家鹤溪真人说了,上次乌云蔽月,他吸不了天地灵气,才会……”

顾君宁打断她的话,问道:“他收了你多少钱?”

这一问,冯氏顿时脸色发白。

“你、你可千万别跟你二叔说,还有老太太那边。”

“婶娘花的都是以前的嫁妆,一厘一毫也没从家里的账上拿。再说,好多贵人老爷都请他去作法,说不定人家真的灵……”

顾君宁气不打一处来。

上次,她把鹤溪真人的脸打得噼啪响。

冯氏怎么就记不住这个响呢?

“那个神棍要真是散仙,那我早修成个医仙药仙了。婶娘,你信他不如信我。”

“你到底想求什么呢?”

冯氏红了眼眶,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嗫嚅道:“……我还不是想给顾家添个香火。”

顾君宁愣了一下。

没想到,冯氏的眼泪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她把脸埋在两只粗糙的手掌间,拼命压抑着嗓子里的哽咽,双肩剧烈地颤抖着,久久无法平息。

“婶娘,好了好了,不哭了。”

顾君宁心一软,像哄小孩子一样拍拍她的背。

“洗把脸回去睡吧,这事急不来,改日我给你搭脉,开几服药先调养着。”

她哄了半天,也不知道冯氏听进去没有。

冯氏用袖子揩了把脸,抽抽搭搭地回房去了。

这个天杀的神棍!

谁家治妇人不孕靠面粉?

他治不了便说治不了,非要骗财又坑人,害人破财又伤心。

顾君宁下定决心,明天一早就去道观找他理论。

夜间,丫鬟进来为韩彻添了几回灯油。

韩彻替祖父拟好明日要进的折子,放下手中的狼毫,揉了揉眼睛,目光落在一本合起来的书上。

他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书里夹着一叠纸,纸上全是顾君宁替他抄的文章。

“十三郎君,夜深了。”

外面,伺候他的小厮提醒他休息。

韩彻让他铺好床便下去,自己顺手拿起那叠纸又翻了一遍。

这丫头,前面几页写得慢吞吞的,一笔一划都似拿捏了许久才落笔。

写到最后,她写得乱糟糟的,可爱极了。

但后面几页,撇捺皆不似原先的字体那般浑厚,反而像是出自两个人的笔锋。

韩彻敛了笑容,慢慢往后翻着,视线突然被一个字吸引了。

文章中有“闻名遐迩”一词。

顾君宁抄的“遐”字却少写了两笔。

其他地方均无笔误,唯有这个字被她写错了。

……避尊者讳?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忙翻了几遍,找到个“安”字。

顾君宁的父亲顾绍安,祖父顾珣,他都听说过。

但这个“安”字一笔未减。

韩彻攥着纸张的手微微发力,心中疑惑,神情渐渐转冷。

这个顾三姑娘,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