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鬼灭之刃]我靠厨艺制霸鬼杀队 》彼岸有马

岩柱家的饭

现下的时节,天很快就黑了。走在阴森树林间,五月瑟瑟发抖,不时传入耳中的风声都快把她吓到神经脆弱了。她把芝麻糖拿在手里,哆哆嗦嗦地四下张望,期待着自己能够就这么摸到岩柱家里。

走了好一段路,迎面出现在眼前的,依然还是那颗高大的杉树。

五月要疯了。

“原来我是在一路兜圈子吗!”她抱头痛嚎,“我好蠢啊!”

五月又气又恼,要不是念在身上这件浅米色的羽织是新买的,她早就急得满地打滚了。

唉……她怎么总是在迷路……

对于自己的方向感究竟有多么捉急,其实五月心里非常有数。在最终选拔结束下山时,她也差点迷失在了藤袭山里,不过那时候倒是幸运的很快就找到了路。

可是……可是……

哪儿会有人前往别人家的路上迷路的啊!说出去未免太丢人了吧!

不行,她不能丢这个人!

五月把乱糟糟的长发捋到脑后,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整理了一下杂乱的心情,决定继续往前闯,不摸到岩柱家的大门决不罢休。

四下黑漆漆的,稍微有那么一点吓人,看不见脚下的路况,让五月走起路来颇为困难。她伸着右手,不停地在四下摸索。虽然不得不走得缓慢而谨慎,但置身于这样的黑暗中也有一个好处——任何一丝光都会格外显眼。

只要有光透过林间,那准就是岩柱家了,到时候只需要笔直前行即可,完全不用再考虑别的事情。

哈,轻松轻松!

那么问题就来了——她走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光?

倒是那颗大杉树又出现在了眼前呢。

五月恨不得怒摔芝麻糖,无话可说,愤愤然地找了块空地坐下。她是一步也不想走了。

眼下的残酷现实挫伤了她的所有动力,她甚至都动起了干脆在这里睡上一整晚,白天再继续前进的念头。

可是五月无法入眠——她肚子好饿。

在不死川家吃的萩饼消化得实在太快,现在已经一丁点豆沙都没有剩下了。五月能听到她的胃正在奏响名为饥饿的交响曲。

本来她计划着从拜访完岩柱先生后就回家烧饭,时间刚刚好。

可谁能想到,居然会撞上迷路这种惨剧呢?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今天的晚餐本来应该是土豆炖牛肉的,现在看来她大概只能吃西北风了。

真的好惨。

现在五月心里已经没有了什么“如何才能走出去”“被困在了这里该怎么办”之类的念头,满脑子就剩下土豆和牛肉,还有强烈到根本无法忽视的饥饿感。

不行,她必须回去!

她必须吃到土豆炖牛肉!

在饥饿感的驱使下,五月重拾动力,只不过这一次的行动方针略有改变,从“去岩柱家”变成了“回义勇家”。

但是像刚才那样闷头莽进肯定是不行的,至少要先确定一些信息才能做出进一步判断。

五月抬起头,盯着眼前这颗和自己渊源颇深的杉树,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很不错的想法——她可以爬到树上,确定自己所在具体方位,然后应该就可以找到正确的离开路线了。

那就上吧!

虽然饿得脱力,但凭借着矫健的身手,五月很轻松地爬到了第一根枝杈上。正准备继续向上,她却忽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的警戒心瞬间飙升到了顶峰值。

心惊胆战地抱紧树干,五月哆哆嗦嗦地往下瞄了几眼,发现有个人站在树下,正抬头看着她。

出乎意料,居然是义勇——救世主来了!

五月难掩激动,毫不犹豫地从树上下来。跳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到义勇身上,幸好义勇及时闪身躲开,也幸好五月及时站稳身子,这才成功避免了一桩惨烈事故的发生。

“你为什么站在树上?”

听义勇这么一问,五月的委屈一下子就涌上来了。

“呜呜呜……我迷路了……”

五月唠唠叨叨地和义勇说着自己是如何来到岩柱家,如何疯狂打转找不到路,又是如何饿到决定半路回家。说着说着,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要被饿哭了。

“对了。”她用力揉了把脸,“您怎么会找过来啊?”

“你一直都没有回来,而且也没带着刀,我担心你遇上了事,问了问才知道你在这里。”

他跑遍了每个柱的家里。炎蛇恋霞都不在家,蝴蝶忍和宇髄天元都说今日无人拜访,实弥摆出了张臭脸告诉他五月中午就走了。本来是准备继续来找岩柱问的,不过刚一踏入岩柱家的地界就找到了五月。

四舍五入,现在义勇也算是拜访过其他的八位柱了。

“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好的好的!”五月蹦跶着跟在他身后,“义勇先生吃了吗?”

“还没。”

“义勇先生饿吗?”

“还好。”

五月蹦跶得更开心了:“那我们回去吃饭吧!我今天想……等等。”

她忽然停住脚步,用力地嗅了嗅。

“我闻到了一股白米饭的味道。好香啊……”她扭头问义勇,“您感觉到了吗?”

义勇摇头。他没有闻到什么很特别的气味。

而且,米饭不是没有味道的吗?这也能闻到?

“唉……闻着这个味道我更饿了……”五月无奈地叹着气,深感今夜的艰难。

正准备继续走,他们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一手绕着佛珠串的悲鸣屿行冥从林深处走来。

“是富冈吗?”他问。

起初听到动静的时候,悲鸣屿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不速之客来了,没想到居然是义勇,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客人。

义勇躬了躬身,向他问好,又粗略地介绍了一下五月。

“见到您很高兴。对了,您是在做饭吗?”五月顺便见缝插针地问,“我闻到了米饭的香味呢。”

“是的。”悲鸣屿颔首,“饭刚煮好。如果不介意的话,要来我这里吃顿便饭吗?”

“要!”五月果断接受,还攒簇起了义勇,“要的对吧,义勇先生?”

皱着眉头想了想,义勇接受了来自悲鸣屿的邀请。

他的同意让五月高兴得直想转圈。想到马上就能吃上饭了,她走起路来都忍不住蹦跶起来,足音轻快。

但快走到岩柱家时,她却蹦跶不起来了。

岩柱家屋子前有条大河,却没有正经的桥,两岸间只架了一根圆木。想要进入岩柱家,就必须从圆木上走过。

这……这好像有一点危险吧?

看着湍急的水流,五月久违地慌了,甚至产生了退缩的念头。

但再一次,饥饿感战胜了一切。

“义勇先生。”五月戳戳他的肩膀,“和您商量一下,过河的时候我能抓着你的衣服吗?我……我害怕会掉下去。”

“嗯。”应了一声,义勇踏上原木,但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了停脚步,扭头对她说,“我会走得慢一点。”

“谢谢您。”

轻轻揪住义勇的羽织,五月跟在义勇的身后也走上了原木。为了不让自己心慌,她强迫自己不要低头,只盯着义勇毛躁的马尾。

嗯……义勇先生好像需要用一下护发素呢。

五月胡思乱想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和义勇的这副姿势很有种老母鸭带小鸭子过河的既视感,她的耳边甚至还响起了过去寄养家庭的妈妈常哼的“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的儿歌。

没忍住,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义勇觉得很奇怪。

五月抿了抿唇,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想起了高兴的事。”

“哦。”

幸好义勇没有再问,否则五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也不再胡思乱想,专心走着,一路来到了岩柱家里。

悲鸣屿行冥过去是个僧人,直到现在也还保持着清淡饮食的习惯。一碗味增汤,一盘炒野菜,再配上白米饭,这就是岩柱家今日份的晚餐了。

义勇默默地喝汤。炒野菜他不太喜欢,基本上都没怎么碰。但五月倒是吃得很开心,一边吃还一边开始吹起了彩虹屁。

“呀——岩柱先生做的炒野菜好好吃,居然一点土腥味都没有,而且很鲜嫩呢!我还从没吃到过这样好吃的炒野菜。”

端起味增汤喝一口。

“呀——岩柱先生做的味增汤也好棒,昆布厚厚的口感真是太赞啦,豆腐也切得很漂亮。不过我觉得岩柱先生家的米才是最好吃的!”

先前隔得好远她就已经闻到米饭的香气了。她猜悲鸣屿的煮饭方式应该是大火快煮,每一粒米都被闷得通透,口感偏硬,但却更能衬托出稻米本身的清香。要是煮成白粥,可能反倒会抹杀了这份独特的香味。

这碗饭吃得五月满足不已,甚至还郑重其事地发出了“果然白米饭才是极致的美味”这样的感叹。

她不时的夸赞让悲鸣屿很开心。在两人拜别前,他特地送了五月一小袋米,还告诉了她是在哪里买的。五月简直受宠若惊,反复道谢了好几次,一路上都把这袋米捧在怀里,完全把它当成了至宝一般对待。

“哼哼哼~这么好吃的米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她轻快地蹦跶着。

“有了!我们明天煮芋头饭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