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4. 第 4 章

沈慎行听到是他的声音,心里空落落的,他还想和媳妇多说两句呢,无奈的道:“你帮着她把事情办完,等我回来请你喝酒。”

张建柏笑着道:“保证完成任务,然后把嫂子安全送到家里。”说完,他又嘿嘿笑了起来,把表弟的事情说了。

沈慎行道:“你当过兵,应该知道新兵入伍在部队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张建柏苦笑一声,他就知道老大会这么说,不过姑妈交代的事情,他办了,其他的他懒得管。当兵哪有不吃苦的,不愿意吃苦当什么兵?

挂了电话,张建柏拿着户口本出了办公室。

莫锦华捧着新的户籍本,看着上面的名字——郑锦华,心里有些激动,提着的心算是稍稍放下了。

对张建柏说了几句客套话,郑锦华就打算告辞,户籍上改了姓,还不算完,结婚证以及毕业证全都要跟着变更姓名,她还要跑镇**,她高中只读了一年半,没有高中毕业证,只要把初中毕业证改了就可以,好在她就在镇上读的初中,今天跑勤快点儿,没有其他状况的话,应该能一次性把事情办完。

张建柏也知道这些事,笑道:“嫂子你先别慌,我媳妇是局里后勤部的,让她陪着你去办理。”

郑锦华哪里好意思让人媳妇陪着,帮着户口改姓已经是大人情,她笑道:“不用不用,哪里好麻烦弟妹。”

张建柏摆手:“老大已经打了招呼,我要是不帮着你把事情办完,老大回来该找我算账了。”

郑锦华笑起来:“你放心,肯定不会。”

话是这样说,最后张建柏的媳妇还是陪着她跑了几趟,把所有证件的姓名都变更了,顺便还去邮局把沈慎行寄回来的钱取了出来。

张建柏媳妇**咧咧的,对郑锦华特别热情,郑锦华问了之后才知道她也郑,叫郑国香。郑锦华顿感亲切,郑国香也觉得亲切,也不喊嫂子了,张嘴就喊姐。

眼看着晌午了,郑锦华请了张建柏两口子去国营饭店吃了顿饭。张建柏抢着付账,她没让,人两口子忙前忙后的帮着把事情给她办了,没道理还让人掏钱请客。

国营饭店旁边就是供销社,饭后,郑锦华去供销社买了些鸡蛋、糖果,本来还想割点猪肉的,去肉摊子一看肉早卖完了,还有几根大骨头,不要票,她也没嫌弃,全买了,回去给孩子炖汤喝。

买完东西,郑国香还说要送她回村里,反正她有自行车,郑锦华没让,村里牛车还没走呢,她坐牛车回去。

郑国香见她有村里牛车坐,倒也没坚持送她,说道:“华姐,下回来镇上过来找我啊。”

郑锦华笑着点头,把在供销社买的糖果给她塞了两包,郑国香不要,郑锦华说道:“又不是给你的,拿回家给孩子吃。”

郑国香这才接下。

这边沈慎行挂了电话,大步走了出去,去了师长办公室。

到了师长办公室,刘师长笑眯眯的看着他:“看你这行色匆匆的有啥事啊?”

沈慎行默默敬了个礼,紧抿着嘴,神情严肃,看向刘师长说道:“师长,八月份我想请半个月假。”

媳妇嫁给他五六年了,生双胞胎时,他没陪在身边,现在她又怀了三胞胎,身边没有个得力的人帮着,她心里也是害怕的吧,身为她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想到这些,他心里就非常愧疚,心疼媳妇,心疼孩子。

让她自己挺着大肚子带着两个孩子来随军,他放不下心,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回去接她。

刘师长看他,为难得道:“八月份有个重要任务,你完成这个任务还能往上升一升...原先不是说了过年给你假期?”

沈慎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低着头闷闷的说道:“我媳妇怀孕了,预产期在八月份.......”

还没待沈慎行说完,刘师长打断他:“你媳妇怀孕需要你陪,咱们都理解,这不是实在没办法嘛,让你家里人多照看着,再不然你多寄些钱和票回去,你那里没有的话,从我这里拿,我家两个孩子都长大了,奶粉票什么的都有。你就别请假了,机会难得。”

沈慎行说道:“我媳妇没那么娇气,也不是离不开我,只是这回她怀的是三胞胎,家里还有孩子要照顾,我爹娘给不了帮助,这回再不回去,媳妇还会不会要我都说不定了。师长你看着吧。”

刚刚媳妇跟他打电话时,他就听出来了,媳妇不耐烦他了。

刘师长惊异的瞅着他,瞪眼道:“哟哟哟,你小子少给我来这套啊,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你可绕不了我,我可不管,反正要假期没有。”

沈慎行看他一眼:“不给就不给,要是我媳妇不要我了,你到时候陪我一个媳妇吧。”

刘师长气笑了:“行啊,文工团那些女兵喜欢你的不少呢,你媳妇不要你了,我给你介绍一个。”

沈慎行本就黑的脸更黑了,语气很不好:“我只要我媳妇,你能给我陪一个一摸一名的媳妇吗?”

刘师长也知道刚刚的话很不地道,认真的问道:“你真要请假?”

不请假,他来这里干嘛?沈慎行看他一眼。

刘师长想了想,慎行媳妇怀了三胞胎确实需要小心对待,他想了想说道:“你小子不错嘛,两胎抱五个,要不把你媳妇接过来?部队医疗充足,还能让你嫂子帮忙照看着,就是伺候你媳妇月子,你嫂子也可以。”

沈慎行心说我可替嫂子谢谢你吧,他说:“等孩子大些再说吧,何况现在部队也没房子。”

刘师长想了想的道:“李军不是调走了嘛,他的房子给你们住。这样吧,给你一周假期,你赶紧回去吧媳妇接过来,然后继续训练。”说完就摆摆手,一副要忙的的样子。

闻言,沈慎行终于笑了,却还是说道:“师长,那是师长的住房规格,我搬进去是不是不太合适?何况我听说张副师长早就看上了那院子,我搬进去了,他会不会有意见?”

刘师长挥挥手:“他那房子住得好好的,瞎惦记什么?让你住你就住。”

他没说的是,慎行也就比张副师长低了半级,八月份努力努力未必不能再升一升,到时候平级了,谁还敢说什么?

沈慎行敬个礼,大声道:“好咧,师长,我这就回去接媳妇孩子。”

部队房源紧俏,就像刘师长说的,张副师长有房子住,虽然比李师长原先的院子小了点儿,但也不差。原先部队给他分房子,都被他让了出去,那是因为那些人正需要房子住。既然媳妇要来,他总不能还把房子让出去。

刘师长猛地抬头看他,气笑了:“你小子又绕我,是不是早打算把媳妇接过来了?”这小子是想让他承接张副师长的怨气呢。

沈慎行忽然一笑:“师长,没必要在意那些细节。你不是说你这里有奶粉票啥的吗?反正你也用不到都给我呗?”

刘师长瞪他一眼,小子得寸进尺,不过还是拉开抽屉拿了一摞子票给他。

沈慎行接过票,顺手揣口袋里,临走前,笑着说道:“票没了再找你要啊。”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刘师长摇摇头,笑骂道:“这小子,当我是卖票的?”

沈慎行出了师长办公室,先去接管了那院子,屋子里的家具都是部队的,全都可以用,只要把屋子打扫干净,再买些锅碗瓢盆,煤炉煤炭置办上,搬进来就可以住了。

房子的事情交给了他的勤务兵,他则去买票,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就回去,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媳妇孩子,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