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6. 第 6 章

郑锦华闭眼睡了会儿,又睁开,忍不住在脑海里打开购物系统,想着既然那面粉、大米还有红枣那么便宜,不如多买些,留着以后慢慢吃,孩子们胃口弱,大米煮粥再丢几颗红枣,孩子们肯定喜欢吃。

她摸索着起身,点起煤油灯,拿了十块钱全都充了进去,充完钱,她失望的发现,还有限购,每样东西只能买十斤。继而她又笑了,有了这购物系统,已经给了她极大的方便,没必要太贪心,知足常乐。

翌日,她精神有些太不好,昨晚得了那么个神奇的购物系统,忍不住研究了又研究,一不注意就熬夜了,虽是如此,她早晨还是早早起来做饭。

昨晚上捡漏的大米面粉还有红枣拿了出来,煮了大米红枣粥,和了面,地里薅几根葱,擀了葱油饼子,想了想,又煮了几个鸡蛋,她现在可是有购物系统的人,吃得起鸡蛋。

她昨晚就发现了,购物系统里只要有钱啥东西都可以买,鸡蛋正常价也比供销社便宜,要是遇到一分钱购物,或是其他活动,还能更便宜。

两个孩子起来,郑锦华等他们洗脸刷牙后,给他们拿了葱油饼子,沈胜捷拿着葱油饼子,闻了下,面里裹着葱香味,闻着就好吃的样子,急忙咬了一口,烫的直吸溜嘴,郑锦华笑看他一眼:“慢点吃,还有呢。去隔壁喊你小叔叔,让他过来吃饭。”

沈慎言虽然是小叔子,不过才十二岁,她也是当儿子养的。

沈胜捷把吃了一口的葱油饼子放到他碗里,他才不拿着吃的去爷爷奶奶家呢,二叔家的大强、二强老是抢他的好吃的,妈妈做的葱油饼子那么好吃,万一他们又要抢他的呢?他现在还小,又打不过他们,他才不傻呢。

沈胜捷跑过去的时候,一家子正围着餐桌吃饭呢,张淑萍虽然不喜欢儿媳妇,还是喜欢孙子的,看到他就问:“胜捷吃饭没?没吃在奶奶这里吃吧。”

沈胜捷看了眼他们桌子,咸菜疙瘩,稀拉拉的稀饭,没他妈妈做的好吃,想到这里,他连忙摇头:“妈妈做好饭了,让我过来喊小叔叔过去吃饭。”

张淑萍听了就拉长着脸,心里很不得劲,老三家的昨儿炖大骨头,肯定还没吃完,今儿又喊慎言过去吃呢,偏偏不喊她,啥意思?真不打算管他们两个老家伙了?

沈慎言却眼睛一亮,听到小侄子的话,把碗放到他爹面前,笑着道:“爹给你吧,我去三嫂家吃饭。”不待他说完,拉着小侄子就跑出了院子。

张淑萍没滋没味的嚼着嘴里的杂粮馒头,大的小的都是不孝的,有好吃的一点想不起她,她命怎么这么孬,儿子儿子不孝顺,儿媳妇儿媳妇也不孝顺,她往后可咋整?想着想着眼眶竟然红了起来。

沈壮实喝完稀饭,抬头看向自家媳妇,发现她竟然哭了,他一愣问道:“这是咋了?”

张淑萍吸吸鼻子,说道:“老三家昨晚炖大骨头,肯定还没吃完,这又喊慎言过去吃呢,咱们两个老的还啃的杂粮馒头呢,她倒享起福来了,谁家儿媳妇像她那样?”

她刚说完,旁边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对视了一眼,纷纷撇嘴,活该,都分家了,人家想吃啥吃啥,又没吃你家的粮食,你也管不着。当初她们就说这个三弟妹不能要,进门就分家没这个道理,没人听她们劝,还说什么老三执意要娶的,他们没办法,现在好了,哭鼻子也晚了。

老二媳妇眼珠子一转,推了推旁边大儿子沈大强的胳膊:“你小叔都去你三婶家吃饭了,你们也赶紧吃了饭,过去玩吧。”

她就不信,孩子到了跟前,老三家的能不给他们拿些吃的。

张淑萍瞅了她一眼,二儿媳妇啥意思她清楚得很,看老三家的做了好吃的,想让孩子去混口吃的,这吃相太难看。要说二儿媳妇不疼孩子,那也不是,就是这教养上差了一截子。

再看人老大家的,从来不让孩子要人家的吃食,哪怕是自己婶婶家,也轻易不在人吃饭时上门。

孩子小不懂事,大人还能不懂事吗?打小就养成喜欢占便宜的小毛病,将来大了谁还愿意跟你来往?一个没人愿意跟你玩的人,能成什么事?

她是后婆婆,又不是亲娘,对着他们只能说好话,心里再看不上,嘴上她也不会说啥的,免得惹人烦,说不是亲娘就是偏心。

要是郑锦华听到她的心里话,肯定会说不涉及到她这个儿媳妇,很多时候婆婆还是很知道事的。

张淑萍也有话说,打从老三媳妇进门,她就不痛快,在她看来,老大老二不是她生的,两个儿媳妇自然跟她不亲。老三是她生的,娶得媳妇才是她儿媳妇,不孝顺她,不跟她亲,简直天理难容,偏偏三儿媳妇进门就分家了,跟她的关系还不如前面两个儿媳妇,越想她就越觉得三儿媳妇不讨喜。

沈壮实眼睛一瞪,说道:“去啥去,你们三婶忙着呢,哪有时间看顾你们。不许去。”

沈大强嘟囔着嘴,要不是三婶家有好吃的,他才不想去呢,凭啥小叔叔可以去三婶家吃饭,他不可以?听奶奶的意思三婶家昨晚就炖了大骨头躺,他也想吃炖大骨头。

沈老大的儿子沈大飞、沈二飞也眼馋三婶家的吃食,可三婶只喊了小叔叔,没喊他们,平白的跑过去,他们可不好意思。

沈壮实看他一眼,望向二儿子说道:“这孩子得好好管管了。”

沈老二媳妇心里是怨气冲天,说道:“爹,那不是孩子嘴馋了,要是咱们也天天向三弟妹那么吃,孩子们哪里还会那么馋。”

沈壮实当老公公的懒得跟儿媳妇掰扯,对着儿子说:“想让孩子吃好的,就辛苦点去挣,老三家能吃那么好,那是因为慎行在外面拼命挣的钱,他挣的钱给他媳妇孩子吃用,那是人家该的。”

沈老二媳妇张小娟心说同样都是你沈家的儿子,差别咋那么大呢?

郑锦华不知道她让儿子去喊小叔子过来吃饭,还惹了隔壁一屋子官司,知道了也不在意,一大家子住一起,磨嘴皮子太正常了。

沈慎言喝着黏稠的大米红枣粥,吃着柔软喷香的葱油饼子,这还有一个鸡蛋,觉得这两天日子过得真是有滋有味,这样的生活,神仙都不换。吃完手里鸡蛋,他又有些发愁,嫂子这么吃下去,三哥寄回来的钱够用吗?

两个小家伙吃的也很满足,往常妈妈只偶尔煮个鸡蛋,还是他们两兄妹分的,根本吃不过瘾,今儿妈妈竟然让他们吃了一个整鸡蛋,吃完鸡蛋,沈胜捷抹抹嘴说道:“妈妈鸡蛋真好吃,明天我还要吃。”

“妈妈昨天才去镇上买了鸡蛋,明天再给你们煮。”

郑锦华让他吃完饭去洗手,她还没吃饱呢,她一人吃管四个人的营养,往常经常饿肚子,想着没什么钱了,就忍着,现在她不想忍了,想吃就吃,早上光鸡蛋,她就吃了三个,两个葱油饼子,喝了一碗大米粥,还在菜园子里摘了一根黄瓜吃了。

沈慎言等着嫂子吃完饭,他就去洗碗,郑锦华很欣慰,这孩子将来肯定是疼媳妇的。想到他梦里残废了,连媳妇都没娶到,这辈子说啥也得给他找个漂亮贤惠的媳妇。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