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17. 第 17 章

一个团的人不少,沈慎行下面的营长、连长、排长、班长几十人,都来的话院子肯定坐不下,不如只让团里的小班长们过来吃饭,至于连长、营长、排长他另外找时间请,想到此,他又转回去把小陈喊来,跟他说了情况,让他跟他们解释清楚。

两口子回到家里跟莫文秀说了明天请客的事情,莫文秀看了看米面,“还要再买些面粉,晚上多和些面,明早多蒸些馒头,他们来了只管做菜。”

沈慎行点点头:“至于菜,我让后勤帮着买。”

晚饭,莫文秀擀的面条,一家子刚放下碗筷,胡嫂子过来了,莫文秀给她拿了凳子,她坐下后,问道:“锦华啊,听说你们明天请客?”

郑锦华点头,胡嫂子皱起眉头,看向她的肚子,不赞同看了眼沈慎行:“你这大着肚子请啥客?是不是慎行看别的军嫂来了都请客吃饭,也非得请客?他是不知道怀孩子辛苦还是怎么的,让你大着肚子给那么多人做饭?”

沈慎行在旁边一脸的无辜。

郑锦华笑了下,嫂子过来噼里啪啦一通,也不给她说话的时间,她赶紧说道:“嫂子,你太高看我了。”

胡嫂子疑惑的看她:“怎么了?”

郑锦华抿抿嘴,也没啥不好意思的,谁还没个不擅长的啊,笑着说道:“我做饭不怎么样,你就是让我亲自下厨请那么多人吃饭,我也做不了。我都跟他们说了,要来家里吃饭就得自己动手,菜买回来,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去。”

胡嫂子一愣,继而大笑起来,笑完哎哟一声:“我活这么大年龄了,一辈子呆在军营里,从没见过哪个军嫂请客,还让人自己动手做饭的,你这孩子,还真有点小聪明。”

关键她敢说出来,也不怕那些士兵心里怨怪她这个嫂子慢待他们。

郑锦华不觉得有啥,她说道:“他们喊我一声嫂子,就都是弟弟,虽然没相处过,但都是慎行下面的兵,也算一家人了,没那么多客套,想来吃饭自己做呗,当自己家就好。”

胡嫂子听了这话,就觉得慎行这媳妇了不得,性子豁达,她这话一说出来,那些小伙子只会觉得嫂子不把他们当外人,哪里还会怨怪,她笑着道:“我还说明天过来给你帮忙呢。看来用不上了。”

郑锦华就笑了:“也可以过来,过来吃个现成的。”

胡嫂子摇摇头:“听说你们只请了团里的小班长,我来不合适吧?”

郑锦华就说:“那有啥?慎行说了今后另外请其他人,再说咱们的关系,过来吃饭难道还要看日子不成?想来就来了。”

胡嫂子一想也是,笑了起来:“那行,我明天就过来吃个现成的,偷个懒,反正明天你们师长不在家。”

郑锦华也没问师长为啥不在家,人家一个师长事情多着呢,总不能顿顿按时回家吃饭。

一家子洗漱后,就早早的睡了,屋子宽敞明亮,不仅有电灯,还有吊扇,孩子们稀奇的不行,一点也不认床。

翌日,沈慎行早早就起来训练,他不仅自己起来训练,还把三个孩子喊醒了出去跑步。

莫文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黑着呢,把孩子喊醒训练,真是没罪找罪受,想到今天还要请人吃饭,她也起来赶紧做早饭。

三个孩子迷瞪瞪的爬起来,齐齐看着沈慎行,沈慎行严肃的看着三个孩子,最后目光落在沈慎言身上:“你身子弱,要想有个好身子,不仅要吃得好,还要锻炼,你们想不想有个健壮的身体?”

三个孩子说道:“想。”

沈慎行说道:“想的话就跟我出去跑步。”

三个孩子哼哧哼哧的跟在沈慎行身后跑着,刚开始新鲜劲,坚持了十多分钟,就跑不动了,沈慎行也没管他们,自顾锻炼自己的。三人见他锻炼的那么用力,他们虽然迈不动脚,但还是慢慢的跑着,倒也没停下来。

沈慎行很欣慰,慎言十二岁,不用说,能坚持跑下来,他不意外。两个小家伙不过四五岁的年龄,也坚持跑下来了,不得不说让他很意外,不愧是他的种,就是能干。太阳出来了,沈慎行终于喊停了,几个孩子松了口气。

莫文秀刚做好早饭,郑锦华也起来了,正在院子里洗脸刷牙。

莫文秀把饭菜端到餐桌上,忍不住跟闺女低估:“天还没亮呢,慎行就把几个孩子闹醒了,说什么要去跑步,锻炼身子。”要她说都是闲的。

郑锦华笑道:“娘,咱们就不操那心了,他当爸爸的愿意怎么带孩子就怎么带吧,出不了错。你呀,只管把饭菜做好就行了。”

莫文秀也就念叨念叨,她笑了说:“行,他们也该回来了。”

话音刚落,几人大汗淋漓的回来了。

沈胜音跑到妈妈身边,噘嘴小嘴:“妈妈,腿疼,捏捏。”

郑锦华皱皱眉:“先把脸洗了,衣服换了。”说着,她让沈慎行倒点热水。

沈慎行说道:“天气热冷水就行了。”

郑锦华看他一眼:“刚刚出了大汗,不能用冷水,用热水洗下脸,然后再去换衣服。”

沈慎行点头:“行。”他皮糙肉厚没什么,孩子们还小,确实需要注意。

饭桌上,郑锦华把鸡蛋和冲好的牛奶放到三个孩子面前,说道:“你们早上锻炼了,要吃好些。”

沈慎言看了眼面前的鸡汤和牛奶,看了眼嫂子:“嫂子,有鸡蛋就可以了。”吃了鸡蛋还喝牛奶太浪费了。

郑锦华看他:“牛奶不好喝?”

沈慎言摇头。

“好喝就喝,这奶粉我买的多,够你们喝的。”郑锦华说道。

沈慎言不再多说,端起牛奶喝了起来。

沈慎行看了看弟弟,又看了看抱着牛奶喝的儿子闺女,然后目光移到旁边媳妇身上,说道:“我早上也训练了,比他们还累呢。”他也要吃好些。

郑锦华这才把心神放在他身上,说道:“你也多吃些,娘煮的鸡蛋还有呢。”说着拿了两个鸡蛋放他面前。

沈慎行看了看鸡蛋,又看了看媳妇。

郑锦华看他:“要我给你剥鸡蛋吗?”

沈慎行拿起鸡蛋,敲碎,剥壳,然后放到媳妇碗里:“我给你剥。”

郑锦华白他一眼,沈慎行嘴角勾起。

郑锦华没理他,拿个鸡蛋放在莫文秀面前,“娘,你也要吃鸡蛋。”

莫文秀没推让,她知道推让了也没用,闺女是一定得让她吃鸡蛋的。

饭后,沈慎言洗碗。莫文秀洗衣服裳去了,两个孩子趴在床上让妈妈给他们捏腿。

沈慎行进屋一看,酸溜溜的道:“我自己的媳妇我都没享受过这待遇,被俩毛孩子提前享受到了。”

郑锦华撇他一眼,笑道:“那你跟他俩可比不了。”

沈慎行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在床边坐下来。

过了会儿捏完了腿,两个孩子从床上爬起来,却赖在妈妈床上不想走,沈慎行看他们一眼,说道:“你们小叔叔等会要出去玩,你们不去吗?”。

沈胜捷从床上下来:“我要出去玩儿。”昨天来了后,他就想出去玩的,没人带他出去。

沈胜音看到哥哥都出去了,也跟着道:“我也要出去玩。”

一会儿工夫两个孩子都跑走了,郑锦华看了眼沈慎行,沈慎行摊摊手。

郑锦华站起来也要出去,沈慎行拉住她:“我也腿疼,我也要捏捏。”

郑锦华非常嫌弃:“你皮糙肉厚的我可捏不动。”

“我不管,今天必须要跟俩孩子一个待遇。”沈慎行说着趴在了床上,见媳妇迟迟不动,又道:“你得明白一个道理,先有我才有他们的。”

郑锦华心说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吃两个孩子的醋,到底坐了下来,拍拍他的腿:“放松。”

郑锦华跟师父练过功,中医推拿还是需要力道的,她看着瘦,力气不小。沈慎行体质虽好,腿上有些地方还是很僵硬的,她摸准穴位一点一点给他僵硬的地方揉按开。

沈慎行没想媳妇还有点真功夫,腿上被捏的虽然疼,疼后却很轻松,更舒服,他说道:“媳妇,你还好吗?”虽然享受媳妇的按摩,可也担心媳妇身子。

郑锦华摇摇头,“这点力道还好,抽空弄点药材泡泡脚,就是家里没有泡脚桶。”

沈慎行说道:“我去找人做个木桶。”

“嗯。”

按好了腿,沈慎行做起来,抓起媳妇的手,给她揉着,笑着道:“我媳妇这手今天可受累了,得好好揉揉。”

郑锦华白他一眼:“起来吧,等会你们团那些班长该来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说话声,两人慢腾腾的走出来,原来是后勤部给他们送菜来了。

沈慎行把菜提到厨房,郑锦华进去看了眼,一大块猪肉,还有三只鸡,一大口袋土豆,一捆子豆角,还有很多茄子,黄瓜番茄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她问道:“没有鱼吗?”

沈慎行说道:“有几个小子早上训练完,饭都没吃,就跑出去抓鱼去了。”

郑锦华睁大眼睛:“允许出去吗?”

沈慎行笑道:“巧了,今儿他们休息,出去放放风还是可以的。”

正说着一群小伙子就过来了,他们看到郑锦华还有些拘谨,齐齐喊嫂子好。

“你们也好。”郑锦华笑道:“菜都在这里了,你们看着怎么做吧。不用蒸馒头,你们婶子今早蒸了不少馒头,够吃的。”

顾班长说道:“嫂子,我们这里有好几位都在后勤厨房待过,都会做饭。”

郑锦华满脸笑意:“你们喊我声嫂子,就不要客套,都是自家人,你们喜欢吃啥就做啥。”

沈慎行在旁边跟着交代:“你们嫂子现在吃不了辣,不要弄太辣了。”

郑锦华说完,就出去了,沈慎行也没在里面呆着,也跟着出来了。

莫文秀走到闺女身边,小声道:“交给这群小伙子真行吗?”

郑锦华笑道:“有啥不行的?娘放心吧,家里还有茶叶,我去泡壶茶。”

等到厨房传来肉香味时,几个捉鱼的班长提着两个水桶回来了。

郑锦华走过去一瞧,惊讶道:“这么多鱼?”问他们:“这鱼很好捉吗?”

一个班长笑着道:“我们借的渔网,不然也捉不到这么多鱼。”

郑锦华笑道:“这么多鱼今天吃不完。”

那班长就道:“咱们特意多拉了一次网,就是留着给嫂子今后熬鱼汤的。”

郑锦华笑着看向他们:“你们可真有心了,还知道我喜欢喝鱼汤啊。”

其他人就纷纷说:“团长说的。”早上练操时,遇到团长,团长让他们多网点鱼,说他们嫂子爱喝鱼汤。

郑锦华含笑看了眼沈慎行,沈慎行装没看到媳妇的打量,说道:“你们快点把鱼杀了吧。马上中午了。”

人有些多,家里的餐桌不够用,沈慎行交代完,打算去隔壁余团长家借桌子椅子。

郑锦华看了眼水桶里的鱼,说道:“要不拿两条鱼去吧?”老是问人家借东西,也该表示表示。

沈慎行弯腰在水桶里捞了两条一斤多的鱼,装在盆里,问媳妇:“咱俩一起?”

郑锦华点头。

到了余团子家,余团长媳妇李喻正在洗衣服,她闺女在院子里玩耍,郑锦华笑道:“嫂子,借你家桌子椅子用一用,他们去捉了鱼,给你拿了两条。”

李喻拍拍手上的泡沫,笑着道:“客气啥啊,咱们这请客吃饭,都是到处借桌子借椅子的,以前你们那院子住得是师长,咱们级别不够,也不好上门,今后咱们可得多走动走动。桌子就在走廊下面,让你们家沈团长去搬吧。”

沈慎行走到走廊边,扛起桌子,看向媳妇。

李喻看向他:“我跟弟妹说两句话,不是还有椅子吗?你再跑一趟呗。”

沈慎行就道:“行,那我先回去。”

李喻给郑锦华搬了凳子让她坐,她也跟着坐下,笑着道:“这请人吃饭是个辛苦活,我先前也没随军,我们家老余想让孩子来部队读书,我才从老家过来时,也请了人吃饭可把我累坏了。”

郑锦华腼腆的笑了笑:“我比较懒,他们要来吃饭,就让他们自己做去,我也做不好饭,做好了他们也不爱吃。”

她也懒得隐瞒这些事情,跟人交往合得来就一起处处,合不来就算了。

李喻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郑锦华,接着又有些欲言又止,郑锦华笑道:“咋了嫂子?”

李喻咳了咳,问道:“听说你跟卫营长他媳妇是表姐妹?”

卫营长媳妇?

莫锦悦对象姓卫,叫卫建国,李嫂子说的该是她。

郑锦华问道:“你是说莫锦悦?”

“对!”李喻说道:“就是她。你跟她可真不像,当初我刚过来啥都不会,还是莫锦悦帮我招待的,她做的菜也好吃,那些军人都喜欢吃,不像我做饭不好吃,我家老余都嫌,咱们团里那些营长、连长的军属可服她了,就连我们家老余都对她赞不绝口的,人家孩子学习也好,我们家就不行了...”

郑锦华微微笑着,心道这李嫂子话里话外都在夸莫锦悦,她听着却觉得李嫂子对莫锦悦一肚子怨气。想想也是,李嫂子是团长媳妇,那些营长、连长的家属应该以她为中心,偏偏那些家属都围着莫锦悦这个营长媳妇转,就连她男人都夸赞莫锦悦,她心里可不是不痛快。

李喻心里确实对莫锦华不痛快,但自家男人又对莫锦悦很欣赏,她只能忍着。前几天听说沈团长媳妇跟莫锦悦是表姐妹,她心里还在想莫锦悦本就够威风了,表姐还是团长媳妇,岂不是更要威风了,所以就想试探试探沈团长媳妇。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