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12. 第 12 章

快晌午了,郑锦明才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不仅买了两斤肉,还买了些大骨头,年月丽接过他手里的肉,摸摸儿女的小脑袋,笑着道:“弟弟妹妹来了,去跟弟弟妹妹玩儿,妈妈去做饭。”

凯风、凯霞跑过来,小脸热的红扑扑的,喊道:“四姑,四姑父。”

郑锦华、沈慎行笑着唉了声,郑锦华打开她拿来的包,翻出里面的大红枣,一人给他们拿了一把,这红枣又大又甜,肉还多,这几天她和孩子们每天都要吃几颗,胜捷、胜音也围了过来:“妈妈,我也要。”

郑锦华:“你们早上吃了的,少吃点,每人两颗。”

两个孩子也没抗议,凯霞跑过来,小声道:“胜音,我这里还有很多,你吃完了我给你。”

胜音摇摇头:“我早上吃了枣子,妈妈说枣子吃多了要上火,姐姐你吃吧。”

凯霞说道:“那我也吃两颗,剩下的留着明天吃。”

郑锦华没管他们,拿着东西去了灶房,灶房里莫文秀在烧火,年月丽在和面。

莫文秀看到她进来,说道:“灶房里热的很,你去堂屋坐着吧。”

郑锦华把包放在椅子上:“我从家里拿了点面条、还有面粉过来。”

莫文秀站过来一看,不赞同的道:“咋还拿这么多东西过来,这还有块布呢?”说着她把拿布出来摸了摸,“这花棉布不孬,不仅细还滑溜,也不厚,做夏天/衣裳正合适,你怎么不留着自己做衣裳,拿过来干啥?”

郑锦华看了眼年月丽,说道:“这布有两米,嫂子拿去做衣裳吧,你和锦桔都很瘦,夏天/衣裳不费料子,应该能做两件短袖,你跟锦桔一人一件。”

年月丽哈哈笑起来,“你留着自己做衣裳呗,给我们干啥?你马上就要去部队了,得穿好点。”

农村人家很难有张布票,她还是跟锦明结婚那年做了身衣裳,这几年都没做过衣裳了,没成想小姑子给她拿了块布,不得不说心里还是很意动的。

郑锦华摆手:“这是我从一个朋友那买的,不要票,买了好几块呢,不会没衣裳穿的。”

莫文秀白她一眼:“你这孩子乱花钱,那布不要票,还不要钱呢?孩子还小,用钱的时候多着呢,该省就得省着。”

郑锦华嘿嘿笑了几声。

莫文秀心里也挺熨帖,闺女这回回来明显跟她更亲近了,不仅改了姓,还改了口,喊他们爹娘,往常都是喊姑姑姑父的。

想到这,她看向儿媳妇:“既然锦华那还有布,这布你就拿去裁衣服穿吧,你来家里这么多年也没做件衣裳,锦桔大了该有件像样的衣裳,你帮着给她也做了。”

年月丽笑着道:“行,搭着锦华咱也弄件衣裳穿,等锦桔从地里回来,知道有新衣服穿该高兴坏了。”

晌午饭做得还算丰盛,几个孩子吃的很满足,郑锦华吃的也很饱。饭后,郑锦明要带几个孩子出去摘桃吃,沈慎行也跟着去了。

郑锦华有午休的习惯,到了点就想睡觉,莫文秀看她瞌睡连天的让她去屋里睡觉,等她一觉睡醒,郑锦明、沈慎行已经带着孩子们回来了,他们不仅摘了桃子,还抓了半水桶鱼,桶里有草鱼、鲶鱼还有两条黑鱼,她笑着道:“你们去西边沟里抓的鱼?慎行也去了?”

沈慎行坐在凳子上笑着看她:“都是我抓的。”

郑锦华点头:“嗯,厉害。”

凯风在旁边说道:“四姑父最厉害了,一抓一条鱼,我爸爸都不下水。”

郑锦明摸摸鼻子,瞪了眼自家儿子,臭小子。

莫文秀拿着盆子过来,“把鱼杀了再走,你爸不下水,等会我们把鱼都拿走,不给你们留,行不行啊?”

凯风抿嘴笑几声:“行,奶奶,你们都拿走吧,反正我们中午吃了肉的,不馋嘴。”语气虽然不舍,倒也没非要留着。

郑锦华拍拍他的小脑袋:“这孩子大方,等会我们拿一些走,给你们留一些。”

凯风看看四姑,又看看奶奶:“那好吧。我好久没吃鱼了。”

眼瞅着太阳要落山了,莫文秀鱼也杀好了,他们收拾东西,就打算回去了。

郑锦明找了生产队的牛车过来送他们,莫文秀笑道:“有了牛车好,懒得走路了。”

郑锦华也觉得轻松了。

郑锦明本打算把他们送到沈家就回去了,郑锦华让他等了会儿,把园子里的菜都摘了,让他带回去,明天就走了,这些菜不摘了吃可惜了。

莫文秀帮着摘豆角:“你这菜园子的菜真好。”

郑锦华笑道:“每天啥也没干,就光顾着菜园子了,能不好吗?昨天还给我师父送了不少呢。”

摘完菜,郑锦明放在牛车上就走了,留他吃了饭再走,他说还得赶紧回去还了生产队的牛车。

莫文秀说道:“趁着天还没黑早点回去也好。”

送走郑锦明,郑锦华道:“娘,咱们今晚烧鱼吃吧?天气热,那鱼不吃该坏了。再说咱明天就走了,再煮点面条?”

莫文秀拦住她:“你坐下吧,我去做。”

郑锦华道:“我去把面条拿出来。”

说完她进屋把剩下的面条都拎了出来递给莫文秀。

莫文秀打开一看,“这面条真白,晌午我就想说了,你给家里拿的面条也是这吧?你该留着自己吃的,你这一个人吃四个人的饭呢。”

郑锦华摆摆手:“没事,吃完了再买,我有门路。”

莫文秀皱眉:“你这孩子过日子没个计较,你拿些三合面我们吃,这白面条留着你吃。”

郑锦华笑道:“娘,尽管吃,家里还有呢。”

莫文秀白她一眼:“就是有也得节省着吃,你还要坐月子呢,咱们还是吃三合面吧。”

郑锦华无奈,只能跟她说:“娘,家里没三合面,只有这白面条,你就将就着吃吧。”

富强粉做的面条还将就着吃,莫文秀想不出来什么才是不将就,既然没有三合面,她也不再纠结,拿着盆去院子里洗菜了。也不能光吃面条,还得配些菜吃着才好。

饭端上桌,莫文秀先给闺女盛了碗鱼汤,“怀孩子了,喝鱼汤特别好,锦华多吃点鱼肉。”

沈慎行在旁边看了眼媳妇,说道:“部队旁边有小河,我闲了就去捉鱼,让娘炖了鱼汤给你喝。”

郑锦华满脸笑意:“自你昨天回来,我就光吃了,什么也没干,再这样吃下去肯定得长胖。”

沈慎行摸摸她瘦弱的胳膊,满脸担忧:“你太瘦了,胖点好,你现在就得多吃点,每天把自己喂饱就好,有我和娘在呢,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莫文秀看了眼女婿,这个女婿虽然常年不在家,但对她闺女是真的好,她还是很满意的,笑着道:“慎行说得对,有我们在呢,啥事让我们操心,你把自己顾好就行了。”

郑锦华笑两声:“那好吧,也让我享几天福,等着三个小家伙生下来,可就偷不了懒了。”

又是一顿饱餐后,他们开始收拾东西,明儿一早就得走,沈慎行看着地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想了想道:“现在天热,棉被暂时用不到,明儿把它们拉到镇上邮局邮寄吧,我去生产队说一声,明天借牛车用半天。”

郑锦华点头:“家里还有红枣和糖带点过去。”

“行。”

目送沈慎行出去,郑锦华看着鸡窝里的老母鸡,看向她娘:“那只鸡怎么办?原先应该让三哥捉了带回去养着,正是下蛋的鸡呢。”

莫文秀想了想道:“家里养不了那么多鸡,不然今晚就杀了炖了,你这身子该吃点好的。”

闺女怀了三胞胎,该好好补补才是,她没劝着闺女把鸡给她婆婆,她没那么好心,要是闺女婆婆对她好,她不介意当回好人,可闺女那婆婆连她生孩子都不管不问,给她鸡,美得她。

“那就杀了炖汤吧。”好久没吃老母鸡炖汤了,她真馋了,“等慎行回来让他杀,咱们先把水烧了。”

莫文秀起身去烧水:“我看篮子里还有不少鸡蛋呢,明早我起早点,把鸡蛋煮了,再做点葱油饼路上吃。”

郑锦华跟着道:“黄瓜和西红柿也带点,我每天都要生吃一两个。”

莫文秀笑道:“知道你爱吃这些,给你捡好的留了些。”

沈慎行去了半个钟头就回来了,郑锦华问他:“借到没有?”

沈慎行点头:“明早让爹送我们。”

郑锦华嗯了声,笑着道:“慎行,我娘说把那只老母鸡杀了炖汤喝。”

沈慎行就说:“好的。”媳妇养的鸡,想吃就吃,想到此,他去鸡圈把鸡捉了就杀了。

收拾好鸡,他说道:“你洗漱后,先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我去隔壁看看。”

郑锦华点头,两个孩子被他们姥姥带到隔壁房间去睡了,她趁着沈慎行不在去看了看购物系统,把一分钱购物里的产品买了,放在购物系统储物柜里,这是她昨天发现的一个功能,买了东西可以不拿出来,购物系统免费帮着保管。她当时就听惊喜,觉得这购物系统很人性化。

这边都知道老三一家明天要走了,沈慎行到的时候,张淑萍正在抹鼻子,他问道:“又怎么了?”

张淑萍抽抽鼻子:“还又怎么了,你走了还把慎言带走了,你们兄弟想干啥?都不要爹娘了?”两个儿子,一个都不在身边,越想越凄凉。

沈慎行揉揉眉心,不耐的道:“把慎言留在家里帮你们割猪草?还是给你们捡柴火?他这个年龄就该去上学。”

张淑萍说道:“家里也能上学。”

沈慎言站起来,说道:“我要跟三哥去部队。”

张淑萍瞪他:“你以为部队是那么好待的,你以为你三嫂真对你好?”

“够了!”沈慎行沉声道,“锦华对慎言怎么样,他自己心里清楚。娘即便心里有气,也不该挑拨他们叔嫂的关系。”

张淑萍红着眼,愣愣的看着三儿子。

沈壮实叹口气道:“慎言跟你哥去部队。”

沈慎言点头,沈壮实又道:“凡事听你哥嫂子的话。”

沈慎言又点了下头。

沈壮实交代完儿子这才看向媳妇:“慎言就是去了部队,他也是咱们儿子,早晚会回来的。”

张淑萍满心委屈无处述说,只赌气道:“随便你们吧。儿子大了翅膀硬了,不听娘的话了。”

旁边沈老大、沈老二想说些什么,看着黑着脸的三弟,到底也没说啥,他们小时候跟老三关系就不好,长大了更不亲近,兄弟间竟然找不到一句话说。

要说后不后悔小时候欺负老三,从他手里抢吃抢喝,啥都抢。他们是不后悔的,那时候能活下来都不容易,如果不抢老三的,他们就会饿肚子,人都是自私的,为了活下去啥都能干。

现在老三出息了,除了给爹娘养老钱,从来不把他们两个哥哥放眼里,他们即便心里有气也不敢说啥。

至于沈老大媳妇、沈老二媳妇她们心里很复杂,老三家的打进门就不怎么跟她们来往,当然她们也看不上老三媳妇,觉得她好吃懒做,即便老三是军人,家底早晚被她败完,现在人家随军去了,不管军队日子好坏,她们想总比在乡下种地累死累活的强,她们打心里是羡慕的。

沈壮实欲言又止的问沈慎行:“回来两天了,去你叔家看你爷爷奶奶没?”

沈慎行垂眸:“还没去呢,现在已经晚了,明早去看看吧!”

沈壮实又道:“你,你也别怪你爷爷奶奶了,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你当小辈的多忍忍……”

沈慎行倏地站起来:“我没怪他们,明天临走前会去看他们的,我先回去了!”

沈壮实看着儿子的背影,这孩子还是怪上他爷爷奶奶了,不然回来两天了,也不见他去看他爷爷奶奶。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