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14. 第 14 章

郑锦华看了眼沈慎行,心底发笑,沈慎行这男人很有些傲气,他爷爷奶奶打小不喜欢他,他小时候受的一半委屈来自他亲娘,一半来自他爷爷奶奶。

他们这里人常说一辈人不管两辈人的事,他身为儿子,即便烦他娘,顶多不搭理她的无理要求,却不会不管她。

至于爷爷奶奶属于他父母的责任,他愿意孝顺爷奶,别人兴许夸他一句孝顺,不愿管爷奶,别人最多觉得这孩子独,别的也不能说什么。

在他的思维里,既然爷奶看不上他,他也没必要在意爷奶。

公爹可能以为沈慎行不愿去看爷爷奶奶,忙只是他的借口。她其实觉得沈慎行是真的没来得及去看他爷爷奶奶,毕竟在他心里爷奶不重要,去不去看他们也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当然无意识中被其他要忙活的事情取代了。

郑锦华笑笑,也没替沈慎行解释,她觉得有些老人很该让他们知道不是身为孙辈,就必须要事事把他们放在前面,也不是事事都得听他们的。

沈壮实打了招呼,赶着牛车走了。

沈慎行见媳妇盯着他笑,摸摸脸上:“脸上有什么吗?”

郑锦华摇头:“没有。咱们现在去坐客车吗?”

沈慎行看了眼手里推着的自行车:“不急,我先把自行车给张建柏送去。”

郑锦华想了想道:“去供销社买点水果什么的提过去。”

沈慎行点头,供销社里只有苹果、葡萄,他多买了,装成两袋子,一袋子递给郑锦华:“留着火车上吃。”说完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半个小时后,他就回来了,看向几个孩子,说道:“我们走吧,车该到了。慎言拉好胜捷胜音。”说完,他提起两个大包裹背在背上。

莫文秀背上也背了个包裹,两个手里各拎着一个水桶。

沈慎行走了两步回过头,看向郑锦华:“媳妇,你注意点儿,街上人多。”

莫文秀也不放心的叮嘱她:“镇上人来人往的别磕着碰着了。”

郑锦华什么也没拎,照顾好自己还是可以的,“好的,你们放心吧。”

郑锦华很少带孩子来镇上,沈慎言也从没来过镇上,到了镇上,几个孩子就没怎么吱声,睁着眼睛四处打量。直到坐上开往市里的客车,沈胜捷坐在爸爸怀里忽然说道:“妈妈,我们真走了?”

郑锦华摸摸他的小脸蛋:“舍不得了?”

沈胜捷歪歪脑袋:“有点儿。”

沈慎言也有点恹恹的,家里虽然对他各种不公平,可他坐在车上时,还是有些不舍。

郑锦华笑道:“没事,等到弟弟妹妹出生了,稍微大些了,带你们回来。”

沈胜捷不知道弟弟妹妹好久出生,对于妈妈说的带他们回来感觉还要好久好久,他懒懒的道:“好吧。”

沈慎行拍拍他小屁股:“部队里孩子多,到时候你就不会舍不得了。再说你们都快五岁了,开学了你们三个都上学去,没时间让你们想家。”

沈胜音坐在姥姥腿上,听到爸爸的话,说道:“我要上学,学校里有好多小朋友。”

沈胜捷噘着嘴,他不喜欢上学。

沈慎言眼睛一亮,又黯下来,回过头不安的道:“哥,我都这么大了,人家学校会不会不收啊?”

沈慎行一手抓着媳妇的手,一手抱着儿子:“没事,离下学期开学还有好几个月,到了部队,你在家把原先学的复习一遍。开学读三年级,好好学,还可以跳级。”

他恍惚听说卫营长家的孩子就跳级了。

沈慎言抿抿嘴:“嗯,我肯定好好学。”然后争取跳级。

沈胜捷的关注点不在学习上,他好奇地问:“爸爸,部队很大吗?可以玩**吗?”

沈慎行笑着问:“想玩**啊?”

沈胜捷嘿嘿一声:“村里人都说爸爸很厉害,会拿**打坏人,我也要像爸爸一样厉害。” 沈慎行满脸笑意:“等你大了,爸爸教你打**。”

郑锦华没说话,父子俩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儿子长大愿意干啥就干啥,他自己喜欢就好,想到这里,坐在位置上有些昏昏欲睡。

沈慎行看了眼脑袋一点一点的媳妇,把她揽在怀里,让她睡舒服些,“你昨晚不是睡得挺好的吗?”

郑锦华嗯了声,继续睡了。

沈胜捷在旁边说:“妈妈怀小弟弟小妹妹瞌睡多,这是师奶奶说的。”

莫文秀笑着道:“你小子懂的还挺多。”

车子在说说笑笑中到了火车站,郑锦华已经睡沉了,沈慎行捏捏她的鼻子,她迷蒙的睁开眼,哑声问道:“到了吗?”

沈慎行鼻腔里都是笑意:“到了,你都睡一路了,饿了没?下车后咱们找个地方吃饭。”

郑锦华皱皱鼻子:“又捏我鼻子。饿了,这地方有什么吃的吗?”

沈慎行笑着把沈胜捷放下,“外面就有国营饭店。”

郑锦华点头:“那挺好,咱们先把火车票买了吧,买了再去吃饭,别再买不到票。”

沈慎行说道:“我先把你们送到饭店,你们先吃着,我去买票。”

郑锦华皱眉:“外面不是有凳子吗?我们在凳子上等你,买了票再一起去吃饭。”

沈慎行点头:“行。”

下车后,沈慎行就去买了票。郑锦华和莫文秀带着几个孩子坐在石凳上等着,几个孩子忍不住站起来到处观望,莫文秀也是头回出远门,她看了看周围:“城里真好,干净。”

郑锦华点头,沈胜捷忽然跑过来,拉着郑锦华的手,看了看远处:“妈妈,他们手里吃的什么?”

郑锦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里有两个孩子在吃冰棒,她笑着道:“那是冰棒,你们还小,妈妈没给你们买过,那是冰做的,吃了容易肚子疼。”

沈胜捷有些失望,他见那些人吃的那么香,还以为他也可以吃呢。

那两个孩子见沈胜捷看他们,朝他吐吐舌头,跑走了,那架势生怕沈胜捷要抢他们冰棒似的。

郑锦华见此,转而问道:“包里有饼干,你们要吃吗?”

那饼干是她在购物系统买的,就是想着孩子在火车上要吃东西,准备了不少零嘴。

沈胜捷眼睛一亮,舔舔嘴:“要吃要吃。”

沈胜音跑过来:“妈妈,我也要。”

郑锦华说道:“都给都给。”说着拿出一盒饼干递给慎言,让他分着吃。

沈慎言接过饼干,先一人分了一块,郑锦华咬了口,味道真不错,酥脆香甜,比在供销社买的饼干好吃多了,看了眼在那跟慎言推辞的莫文秀,她说道:“娘,这饼干好吃,你尝尝。”

莫文秀看她一眼,接过饼干,尝了尝:“确实不错。”

沈胜捷吃着饼干,小脸上满是幸福:“妈妈,这饼干肯定比冰棒好吃。”

郑锦华说道:“那当然,这饼干里有牛奶和糖,冰棒是水和糖精做的,你说哪个好吃?”看来这孩子是真想吃冰棒了。孩子脾胃弱,她还是坚持不给他们吃这些东西。

几个人把一盒饼干吃完了,沈慎行买票回来了。

郑锦华问道:“买到票没有?”

沈慎行点头:“买到了。”

之后,一行人又去国营饭店吃饭。车是傍晚的,吃了饭就在候车室等着,等到车来了,一家子上了火车。沈慎行买的卧铺票,到了车上,郑锦华就躺在了铺上,坐了一下午腰都酸了。

沈慎行把包裹放好,担忧的看向她:“不舒服吗?”说着摸了摸她的脸。

郑锦华看他一眼:“腰酸背痛的,我躺会儿,没什么事。”

两个孩子也脱了鞋子上了床铺,好奇的往外面看。

莫文秀弯下腰把鞋子放好,她看向闺女,说道:“下午坐久了吧?”

郑锦华嗯了声,沈慎行问:“要不给你冲一杯奶粉?”

奶粉是郑锦华在购物系统上买的,她看了专门给孕妇喝的,买了后,她每天早晚喝一杯,原先她每晚腿都要抽筋,自打喝了那奶粉,腿就没抽筋了。奶粉包装系统都处理了的,看不出问题。

她点头道:“好的。”

沈胜音在旁边床上说道:“妈妈,我也要喝奶粉。”

郑锦华说道:“行行行,都喝。给慎言也冲一杯。娘,你要不要?”

莫文秀失笑:“那是孩子喝的,我喝它干什么?”

郑锦华也没强求:“还有一包麦乳精呢,你和慎行冲麦乳精喝吧。”

麦乳精还是原先她在供销社买来给孩子们喝的。

沈慎言说道:“嫂子,我也喝麦乳精吧。”他都这么大了喝什么奶粉啊。

郑锦华摆手:“没事,喝得惯奶粉就喝奶粉,喝不惯奶粉再喝麦乳精。”

沈慎行拿出杯子:“娘,你看着孩子们,慎言过来帮着端杯子,我们去冲奶粉。”

沈慎行先给自家媳妇冲了杯奶粉端给她,又给几个孩子冲,完了后才给自己和岳母泡麦乳精。

莫文秀拿出葱油饼还有鸡蛋,放在餐桌上,“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郑锦华喝完奶粉就躺在床上,不想动,沈慎行剥了个鸡蛋递给她,她摇摇头:“凉的,不想吃。”

沈慎行把鸡蛋放茶缸子里:“拿热水温温?”

郑锦华看了眼那鸡蛋:“刚刚喝了奶粉不饿,你们吃吧,我睡会儿。”

沈慎行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疲惫,说道:“那你睡吧。”

几个孩子胃口还不错,喝了奶粉,又每人吃了块葱油饼,干了个鸡蛋,吃完后被沈慎行赶去洗脸,洗完脸了,沈慎言带着沈胜捷去了上铺睡,沈胜音跟着姥姥也睡在了上铺。

孩子们都睡着了,沈慎行轻轻喊醒郑锦华:“媳妇,你要吃点什么吗?餐厅应该能弄到吃的,我去给你弄点过来?”

郑锦华说道:“我不想吃那些,包里不是有苹果吗?吃个苹果吧。”

没有水果刀,沈慎行把苹果洗了,她直接吃了。

沈慎行等她吃完苹果,没忍住摸了摸她的脸,说道:“要洗脸吗?”

郑锦华看着他:“不想动。”

“我去给你打水?”

郑锦华眯着眼睛,点点头,实在太困了,一天天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么多瞌睡。

沈慎行打水回来,看到她已经睡了,拧了毛巾给她洗了脸,擦了手,又给她盖上被子。倒了水,躺在了床上。

一觉到天亮,上午十点车就到站了。

早上起来,餐车上有卖稀饭的,沈慎行先给媳妇孩子泡了奶粉,然后又去餐车买了稀饭馒头配榨菜。一家子吃吃喝喝的,收拾干净,差不多到站了。

郑锦华问道:“下车后,有人接吗?”

沈慎行把包裹都拿了下来:“有人接,晌午咱们去师长家吃饭。”

郑锦华点头,到了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让沈慎行去安排吧,这么想着,到站了,娘几个就紧紧的跟着沈慎行往车外面走。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