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11. 第 11 章

第二天,一家四口回娘家,郑锦华拿了块花棉布、五斤面条、五斤白面、还有两斤红枣装包里,递给沈慎行,让他拎着。

家里没有自行车,沈慎行骑回来的自行车还是张建柏家的,一辆自行车带不了郑锦华娘三个,何况郑锦华还怀着孩子,不敢冒险,好在郑家村离沈家庄不过三四里路的样子,走路就去了。

因为事先没跟娘家打招呼,怕去晚了他们都下地了,到时候家里没人,他们走的比较早。

果不其然,到沈家的时候,沈家人刚吃了早饭,正准备去地里挣工分,看到郑锦华一家来了,都放下了锄头,这个天地里没别的活,庄家出苗了,草也长出来了,一村的人天天在地里锄草。

闺女女婿带着孩子上门了,郑国正和莫文秀有些激动,跟闺女女婿打了招呼,让他们进屋歇息,莫文秀牵着外孙外孙女就去屋里给他们拿糖吃。

郑家孩子比较多,七个,郑锦华在郑家是老四,最小的弟弟妹妹是双胞胎,在县城上学,大姐二姐嫁人了,老三郑锦明已经娶了媳妇,两个孩子也好几岁了,五妹郑锦桔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现在家里挣工分。

原先锦华是他们舅舅家女儿,不经常来他们家,后来发生抱错的事情,锦华虽然回来了,一年到头一大半时间在舅舅家,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关系并不亲近,相反还有些疏离,对于锦华回娘家,并没有那么激动。

但该有的客套还是有的,郑锦明给妹妹妹夫搬了椅子。

郑锦华坐下后,可算松口气,挺着大肚子,走了几里路还是挺累的。

郑国正在旁边对郑锦明说:“拿个西瓜切了,他们该走累了。”

郑锦明抱着西瓜切了,郑锦华只吃了一小块,西瓜属寒凉食物,怀孕了不能多吃,没话找话说:“是自留地种的吗?”

郑锦明笑道:“种的有十几棵的样子,结的不算多,你们要是等几天过来该没有了,再吃块呗?还有呢。”

郑锦华摇头:“不能多吃,等两天我们可能要去部队了。”

莫文秀牵着俩孩子从屋里出来,两个孩子嘴里吃着糖,手里还拿着,听到郑锦华的话问道:“怎么忽然要去部队了?”

郑锦华看向沈慎行,沈慎行说道:“锦华怀了三胞胎,部队医疗充足些。”

屋里人一惊,莫文秀惊忧的看向闺女:“身体没事吧?”

郑锦华摇头:“没事。”

郑锦华在旁边看了眼俩孩子手里的糖,说道:“一人给两颗就行了,糖吃多了牙疼。”

莫文秀不在意的道:“偶尔吃一回没事,谁家还能天天吃糖?都拿着。”

郑锦华笑着摇摇头,想着明天不给他们糖吃了,

莫文秀在闺女旁边坐下,皱眉道:“到时候你坐月子咋整?”上回闺女生胜捷胜音时她婆婆不帮着坐月子,她不放心,亲自去照顾的闺女。

郑锦华抱住她的胳膊:“娘,要不你去部队照顾我几个月?”这是自打抱错的事情发生后,她头回喊娘。

莫文秀不可置信的看着闺女,眼眶有些红。

沈慎行也有些意外,并没说什么。

郑锦华装作没看到她娘通红的眼睛,看向郑国正:“爹,你同不同意娘跟我去部队啊?”

郑国正比较内敛,心里虽激动,眼睛没红,手微微有些颤抖,看向沈慎行,“这事你得跟女婿商量商量。”

莫文秀也看向沈慎行,她听到闺女怀了三胞胎,还要去部队,到时闺女生了,也没个娘家人在身边,就有点想跟着去照顾她,闺女原先身子就不太好,她不跟着哪里能放心。

郑锦华嗔道:“你们看他看干啥,咱家我说了算。”

沈慎行含笑看她一眼,然后对着丈母娘说道:“锦华说得对,咱家她说了算。就麻烦娘去部队照顾她一段时间吧,也好让锦华安心。”

莫文秀又看向郑国正,说道:“要不,我就跟着去部队照顾锦华一段时间?”

郑国正也担心闺女,“去吧,家里你不用操心。”

莫文秀笑道:“有月丽在我不操心。”

郑锦明媳妇年月丽在旁边啃着西瓜说道:“娘,你尽管去,家里有我在饿不着他们。”

莫文秀笑着说:“行。”说完看向郑锦华:“你们啥时候走啊?”

郑锦华问沈慎行:“你明天去买票吗?还是直接去火车站再买票?”

沈慎行点头,“直接去火车站买票,我只有一周假,咱们明天就走,娘等会就可以收拾东西,跟我们一去回去。”

莫文秀看了看身上衣裳:“我今儿也不下地了,搁家里把东西收拾收拾,锦明去他们姥姥家把凯风、凯霞接回来,这一走,得好几个月见不到他们呢,顺便再去镇上割点肉。”

慎行难得来一次,家里还有张肉票,给用了,也给孩子们解解馋。

沈慎行兜里一摞子票,都是从刘师长那里要来的,回来后还没来得及给媳妇,听到丈母娘让大舅子去买肉,掏出一张肉票递给大舅子:“拿去买肉吧。”

郑锦明没要,推辞道:“家里有肉票呢。”

莫文秀也道:“对,我这里有肉票。”

沈慎行把肉票塞大舅子手里:“拿着吧。”

郑锦华在旁边笑道:“三哥拿着吧,家里的票留着今后用。”她有购物系统,想吃肉了啥时候都能买,还不用肉票。

莫文秀看向儿子:“你赶紧去吧,去村长家借他家的自行车骑下。”

郑锦明点头:“慎行你们在这里坐着,我先走了。”

沈胜捷在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姥姥,咱们晌午有肉吃了吗?”

莫文秀摸摸他的脑袋:“你三舅去买肉了,咱们晌午吃肉,土豆炖肉行吗?”

沈胜捷点头:“行,咋都行。”

莫文秀笑笑:“你个小人精。”

沈胜音在旁边不甘寂寞:“姥姥我也喜欢吃肉。”

“行,咱们都吃肉。”莫文秀说完,转而道:“你们在这玩儿,我去屋里收拾东西去。”

郑锦华抬抬手:“等等娘,我还有事跟你们说呢。”

莫文秀又坐了下来:“啥事?”

郑锦华看了眼屋里人,说道:“我改姓了。”

一屋子除了郑锦华一家,其他人都有些错愕,郑国正也有些不敢相信,他问道:“你奶...她同意了?”

郑锦华说道:“我已经嫁人了,外婆,既然已经改了姓,就不该叫奶奶,该叫外婆了,外婆管不了那么多,再说锦悦都改姓了,我还赖着舅舅、舅妈算怎么回事,舅妈早都嫌我了。”

闺女的意思老岳母不知道锦华改姓的事?

他为难的看向自家媳妇,他怕老岳母找他算账,莫文秀回过神,抹抹眼泪,说道:“锦华早该改姓了,再说就算改了姓,锦华也是她外孙女,不影响她疼锦华,姓什么有啥关系?”

郑锦华点头:“对,没什么关系,除非外婆不是真心疼爱我。”

莫文秀说道:“你外婆打小最疼你,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让你过好日子,把你和锦悦换了身份,惹得你舅妈现在都不理她。你说她图啥,就是不把你和锦悦换了身份,她当外婆的疼外孙女,谁又能说什么?现在弄得我和你爹也里外不是人,被你舅舅、舅妈怨怪,我和你爹再没本事,孩子都养大了,锦悦跟着我们也没吃过什么苦,该读的书一天也没少读。”

旁边郑锦桔听了娘的话,都有些不以为然,打小他们就知道外婆不喜欢他们,他们也极少往外婆家去,后来发生了妹妹被抱错的事件,罪归祸首还是外婆,他们更觉得外婆神神叨叨的,脑子跟不好使似的,不然是个人也不能把外孙女和孙女换了身份,那不是脑子有病是啥?

以致于锦华虽是他们妹妹,因着从小在舅舅家长大,便是后来认回来了,也经常被外婆喊回去,一年到头在家呆不了几天,跟他们兄妹间关系不是很亲近。不过到底是自己亲妹妹,现在听说她改姓了,她心里也高兴。

郑锦华却道:“要说外婆疼我,也不尽然,小时候但凡家里给我买个啥,最后不都到了锦悦手里?外婆还美名其曰锦悦和我同一天生的,这是天大的缘分,说我在镇上吃得好喝得好,锦悦跟着你们在乡下饭吃不饱,衣穿不暖,让我事事让着她一点儿,后来上了初中还把锦悦接回家里住,家里有啥好吃的都紧着她,娘,你说她到底是疼锦悦还是疼我?”

旁边年月丽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因为她心里愧疚,觉得对不起锦悦,才拼命对她好?”

郑锦华垂头:“那谁知道呢!”

其他人都奇怪的看着她,郑锦华见他们的眼神,问道:“咋了?这么看着我干啥?”

莫文秀小心的问道:“锦华,你是不是跟你外婆吵嘴了?”她怎么听着闺女的语气对她外婆很不满呢。

郑锦华摇头:“我都很久没见外婆了。”

郑国正要理智些:“怎么忽然想起改姓了?”这么久了锦华也没提改姓,平白无故的咋想起改姓了?

郑锦华想了想给了个理由:“前些时候做梦梦到爷爷了,他说我是郑家的血脉,不能随外人姓,那样是不孝的,一连几天都做同样的梦,我总不能让爷爷在下面过不安生,不过是改个姓而已,只要爷爷能安心,没啥大不了的。”

活人还能跟过世的老人争吗?外婆不同意又如何?

郑国正将信将疑,但闺女这样说,也算个理由。再说闺女改姓了,对他们家来说是喜事,他们没必要追着问原因,孩子再多也不会嫌多的,都是自己血脉,哪个都舍不得。

沈慎行看了媳妇几眼,知道她没说真话,不管她说没说真话,他都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媳妇对她外婆很不满,还隐隐有着恨意。不论这恨意从哪来,自己媳妇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媳妇能对把她养大的人含有恨意,就很能说明问题。一定是媳妇外婆做了什么,把孙女和外孙女互换了身份,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莫文秀想了想问道:“咱们明天就走了,你要不要去你奶奶...外婆家看看她再走?”

郑锦华摇头:“改姓的事没跟外婆说,我怕她生我的气,她年龄大了,再气个好歹,就不去了。我去了部队,时间长了,她不惦记这些事了,再跟她说。”

莫文秀叹口气,“行,听你的。”

郑锦华扯扯嘴角,她不知道改了姓之后,对舅舅一家有什么影响,但不管有什么影响,她都不会再对那家人抱有任何期待,哪怕舅舅并没有参与此事,可他作为受益者,她很难再用原先的心态面对他。

沈慎行一直关注着自家媳妇,看到她嘴角的一抹冷笑,更加确定心里的猜测。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