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代文炮灰养娃日常 》蓝天蓝蓝

9. 第 9 章

饭后锅碗瓢盆是沈慎行洗的,郑锦华也没争执,他愿意帮她分担家务总归是好的。

洗涮完,沈慎行去了隔壁。

沈壮实也听说儿子回来了,刚准备过去瞧瞧儿子,媳妇从隔壁儿子家哭着回来了,他问为啥哭,也不搭理他,跑屋里甩上门就不见出来,他估摸着又跟儿媳妇闹别扭呢,水井旁边的衣裳也不给他洗,他叹着气自己把衣服搓了,干活穿的衣裳都是泥巴,泡泡水倒也好洗。

沈慎行到的时候见他爹正在晾衣裳,过去给他帮忙,沈壮实看着儿子比上次回来更稳健了,心里很是欣慰,问道:“你娘刚刚又给你媳妇找不自己在了?她年龄大了,你们让让她,一辈子就是这个脾气了。”

沈慎行不置可否,转而道:“我这次回来准备接锦华去随军,她这回怀的是三胞胎,家里这边医疗不行,再则到时候也没人照顾她,去了部队,嫂子们都挺热情,就是我忙着任务,她们也能搭把手。”

“啥?”沈壮实手里的衣裳掉在了地上,沈慎行弯腰捡起来,又去水冲洗了一番,重新晾上。

沈壮实回神,追着儿子问道:“你媳妇真怀的三个?”

沈慎行点头:“我打算把慎言也带去,部队有学校,让他去上学吧,去外面长长见识。”

沈壮实被儿子一个信息一个信息打的脑子懵懵的,等到全部消化完儿子的话,他才说道:“你媳妇能同意慎言去部队?”

儿子的意思他咋能不知道,慎言跟着去了部队,今后啥事都是他这当哥哥的管了,他们肯定管不了那么多了。

沈慎行走到门前,拉个凳子坐下:“爹,我这马上就五个孩子了,加上慎言六个孩子要养活,那点工资也就将就够用,你和我娘都还年轻,敏敏也在挣工分,我没结婚前的工资基本都给了家里,结婚后一半的工资给你们,这么多年钱都花在哪里,我就不说了......”

沈壮实张张嘴想说什么,被沈慎行打断了:“你们这的养老钱就少给点,每个月给你们五块钱,也让我们缓缓劲。今后慎言读书、成家,都我来操持,爹娘不用管。”

沈慎行说的是实话,先前两个孩子他们夫妻没存到钱,那是因为一半工资给了爹娘,他不打算亏待自己孩子,让他们随便对付,倘若今后再如此的话,这样五个孩子真养不起。

何况锦华生了三胞胎,身子都垮了,肯定得养起来,原先倒也算了,为了媳妇孩子,他只能自私一回。

沈壮实点了点旱烟,眯着眼睛问道:“慎言那身子,你真打算啥都包办了?”

慎言身子不好,原先去读书也只读了两年,干地里活还不如女孩子,将来养家糊口都困难,上面三个儿子都成家生子了,唯独老小,他心里一直悬着,不知道怎么安排他,既然老三愿意拉拔慎言,养老钱不给就不给吧。这些年老三给的养老钱,花在哪里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扑通一声响,屋里的房门打开了,张淑萍黑着脸跑出来:“我不同意,凭啥啊?”

沈慎行垂头不语,家里大事上是爹当家,他娘同不同意没影响。

沈壮实面无表情的道:“老三说的不错。我和你还年轻,不到要孩子们养老的时候,再说他还要送慎言去上学,今后慎言成家他也给包办了,不给养老钱就不给吧,村里人也没有哪家分家就给养老钱的,都是等到老的干不了再养老的,何况老三也没说不给,不是每月还有五块钱吗?”

都是为了孩子们,只要孩子们心里想着老人,老人也不是非得把持着儿子的钱。

慎行要是能把慎言拉拔起来,他这辈子也算完成任务了,他四个儿子,还有一个儿子是团长,将来总不会没人给他养老。至于老大老二,他们孩子都那么大了,既然老三不愿再贴补他们,他也不操那心了。

他也不能不顾及老三的心情,何况老三媳妇还怀着三胞胎呢,他们养孩子精细些,钱不够用也是有的。他们不能给孩子帮助,总不能老拖后腿。

张淑萍愣愣的,红着眼眶问:“老沈,你同意也没啥用啊,他们爷奶那里呢?”

沈壮实摆摆手:“他们爷奶有我和他们小叔在呢,不管老三他们的事情。”

张淑萍忍不住尖锐的问:“那你原先......”

沈壮实哼道:“原先家里条件不好,总要帮着老大老二说上媳妇,爹娘没跟着我们住,拿些钱给他们也算堵了他们的嘴,免得你一天被娘骂,日子没个清净的时候,现在他们小叔的两个儿子都成家了,咱们也没必要再帮衬他们,爹娘就是有意见,也没理找慎行算账。慎行这些年帮补家里够多了,谁要有意见,让他们到我面前说。”

几人正说着,慎言割猪草回来了,他看到门口坐着的男人,放下镰刀就往院里跑,笑着大声道:“三哥,你啥时候回来的?”

“早上回来的。”沈慎行看着他细胳膊细腿的样儿,皱皱眉:“怎么这么瘦?”

沈慎言嘿嘿一笑:“三嫂也说我瘦,这几天都给我煮鸡蛋补身子呢。”说着跑到三哥旁边站着。

沈慎行捏捏他的胳膊:“你嫂子还给你留了碗面条呢,你洗洗手跟我过去吃面条,不管饭食好坏,都要填饱肚子,别老让着别人。”

沈慎言忍不住红了眼,点点头,接着又道:“嫂子又给我留饭了?让她别给我留,多麻烦啊。”语气里却有些高兴,家里除了三哥也只有三嫂念着他了。

沈慎行站起来:“爹娘晌午过来吃饭吧,锦华说把鸡杀了,慎言过去帮着烧火,我来杀鸡。”

沈壮实不由得笑了,儿子还是念着他的,笑道:“好嘞,我下了工就来。”

张淑萍还在生气,听了儿子的话:“我不来,我在家里吃。”

沈慎行点点头,他跟爹还有些话说,对于自己娘,大多都是相对无言,既然她不愿来就不来吧。

沈慎行大步往外走,沈慎言屁颠屁颠的跟在哥哥后面。

张淑萍见儿子竟然也不再劝劝她就走了,眼眶更红了。

沈壮实瞅了眼媳妇,叹口气:“你说你这脾气,也不知道改改。儿子都这么大了,都是团长了,你还跟他硬着来,他心里能痛快?”

说完见媳妇哭的更凶了,他又是一叹:“当初他使气出去当兵,心里对你就有意见......”

张淑萍坐在凳子上呜呜哭起来:“我有什么办法我一个后娘,啥事不得紧着你那两个儿子,但凡我一点不对,你娘能骂死我。”

这事沈壮实也不知咋办,听到她哭,脑仁子就疼,把嘴里旱烟灭了,站起来拍拍身上衣裳的灰尘:“我得上工去了,这个点了今儿挣不了多少工分了。”

说完就戴着草帽,拎着水壶走了。

都没人了,张淑萍也懒得哭了,坐在凳子上愣愣的出神,她闹腾儿子儿媳妇,还不是想让他们把她这个当娘的放心里?

这边,沈慎言抱着碗吸溜吸溜吃面条,边吃边道:“嫂子这面条真好吃。就是这白面面条下次别给我吃了。都留着你吃吧。”嫂子怀孩子,得吃点好的,他一个破小子,啥都能吃。

郑锦华看他一眼:“还能少你一碗吃的?”

沈慎行拎着鸡去杀,沈胜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爸要杀我的鸡。”

沈慎行拿着刀的手一顿,求助的看向媳妇,郑锦华拍拍闺女小脑袋:“现在知道哭了,寻常吃鸡肉的时候,倒是不哭了。”

沈胜音抽抽鼻子:“我养的,我抓虫虫喂的。”

沈胜捷在旁边说道:“那是我抓的虫,你看到虫就哇哇叫,还哭,爸爸快杀鸡,我们中午吃鸡肉,妹妹要哭,不给她吃肉。”

沈慎行满脸无奈,看着闺女问:“这鸡还要不要杀?”

沈胜捷非常着急,大声道:“沈胜音是笨蛋,不杀鸡就没肉吃。”

沈胜音想到香喷喷的肉,吞吞口水:“我要吃肉,不要杀鸡。”

郑锦华过来拉着闺女的手,安慰道:“咱们等几天要和爸爸去他的部队了,这鸡要是不杀了吃,就没家了,多可怜啊,咱们把它吃了,它就不知道自己没家了。你要是喜欢小鸡到了部队妈妈再给你买两只小鸡养着。”

沈慎言在旁边听到三嫂的话,端碗的手顿了顿。

沈慎行浸染着笑意的眼睛看着自家媳妇,一脸的忍俊不禁。

沈胜音看看大公鸡,又看看妈妈:“好吧,爸爸杀鸡,妈妈,你别忘了给我买小鸡。”

沈慎行松口气。

沈慎言吃完面,就去烧开水,看着旁边的三哥三嫂期期艾艾的道:“三嫂,你们要去部队吗?”

郑锦华看他一眼:“你也一起去,到了部队,送你去上学。”

沈慎言眼睛一亮,继而又黯然道:“爹娘那里不会同意的。”

郑锦华看了眼沈慎行:“你哥刚刚已经跟爹娘说了,他们同意了。”

沈慎言猛地看向三哥:“真的吗?三哥?”

沈慎行点头:“嗯,过几天就走,这两天闲了就把衣服还有你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

听到三哥肯定的话语,沈慎言恨不得出去大叫几声。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