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7话 不差钱

云来云去客栈。

回来的任峥坐在床榻,看着手中的小葫芦,带有淡紫色,金属光泽的特点,看起来像是有些点年头的装饰品。

若不是修道之人,基本不会发现其蕴含的灵力。

他想起在巷道打开宝箱的一幕。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就只是用长柄钥匙插入宝箱,然后就得到了两件物品。

--得到紫金小葫芦。

--得到道门基础心法。

紫金小葫芦(法器):仿制(法宝)紫金葫芦,内有小乾坤,具有纳物之能,需要灵力驱动。

道门基础心法:修道入门级功法,练之可开启道途,凝练灵力,但修炼速度较慢。

打开的宝箱化作烟气消散。

这个时候,游戏忽然弹出问话:

是否使用?

是,否。

两个选择。

任峥的念头一动,选择了是,他手中拿着的那本线订书就化作了文字流钻入他的脑海,进入到了他的灵台。

生而知之,不用人解释。

道家十六重境界。

入道,求道,问道,学道,悟道,触道,养道,得道,忘道,舍道,成道,丹道。

前十二重,亦称人间道,金丹大道,修道人毕生追求的道法。

灵气在他的体内流转,游走在四肢百骸之中,让他生出了力量感。

念头起,气随意动,就像是修炼了许多年,灵力让人熟悉。

随之,游戏弹出提示。

习得道法,开启更新的力量列表。

......

任峥站了起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咕咕。

视野里,如同一般的小人儿虚浮。

零星玩家:任峥

评分:0

任务:阵营任务(倒计时中),百人斩(长期)

修行:入道

体力:97/105

法力:105/105

灵力:5。

力:4

敏:4

御:3

淡去的游戏界面,任峥喝了口茶,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门外响起脚步声和交谈声。

“听说了吗?”

“怎么了?”

“外面的乞丐团伙打起来了,都五死三伤了。”

坐在凳子上的任峥放下手中的茶杯,听着屋外走廊的脚步声和交谈声是越来越远,眼眸下移。

这个客栈是主角,李逍遥的住所,肯定是重要地点之一。

一旦外面的风声紧,任峥就伺机而动。

留在镇上,躲在客栈,出镇......根据情况而定。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但任峥始终没有等到了李逍遥的再次出现,是以在食用午饭后,填饱了饥饿度,他就离去了客栈。

游戏真实度太高了。

要是他没有食用午餐,他发现自己会被加持一个饥饿的状态。

力,敏,御三属性会临时下降5%的标志。

同时,他也发现,似乎镇上的官府衙役并不太在乎乞丐的死,没有盘查,只是多了几个身影在街上巡视,不时有见到穿着皂衣的衙役在警告乞丐。

“这是灵力?他身上竟然有灵力,为何我在之前没有感知到?”

李大婶站在客栈门口看着任峥离去的背影,看到了别在腰带上的葫芦,眼眸露出了一阵精光。

“紫金葫芦,不,不是紫金葫芦,仿制品?难道他是酒剑仙的弟子?”

她转头又看向楼上,眼眸沉吟着。

按了紧按他头上的帽子,任峥沿着街道,顺着光标路引,出了镇。

中途,他的手指掐出印诀,点在了紫金小葫芦。

呼。

之前换掉的沾血衣从葫芦口飞出,越飞越大,丢落在偏僻的土坑,随后被任峥有树枝堆埋。

继续赶路。

当光标路引的消失,任峥知道他再一次接近了游戏目标。

四周别无他物,唯有前方有建筑。

废弃的房屋,围起来的篱笆已经倒了一大半,院子里杂草丛生,他迈步向前走去。

嘭。

木屋炸飞,一道身影从屋内飞出,砸落在地上。

与镇内的拜月教徒相似的服饰,一些装饰透露出苗人风格,弯刀脱手,飞落在任峥前方不远处。

他挣扎爬起,见到任峥时,任由身上的鲜血滴落,脸庞露出了凶狠,目光落在了他脱手的弯刀。

匕首亮光掠过了任峥的眼眸。

呼呼。

不知是否体内有灵力,任峥很清晰感受到了来自苗人的杀机。

弯身,他抄起弯刀。

比起左手藏在袖口里的锈短剑,苗人弯刀更加锋利,反正都不算是兵器技法的使用,苗人弯刀更加容易提升他的杀伤力。

“啊!!”

发出喊声以壮大自己的胆气。

砰。

弯刀与匕首碰撞,擦出了星火花,匕首多了道崩口。

苗人的身形微微晃动,来自弯刀的劲力加剧了他的伤口。

“去死,去死。”

任峥喊着,举起,斩下,举起,斩下。

简单到极点的技巧,若不是苗人受伤,任峥不被一剑捅死都要偷笑。

血洒了他一脸,苗人的尸体从他弯刀下,掉落在地。

闻着那股血腥味,任峥大口喘着气。

有点激动。

“撤。”

屋里响起了一身呐喊。

嗖嗖。

眨眼间,一伙苗人从屋内跑出来,其中一苗人见到任峥,纵身扑跃而来,手中的苗人弯刀在空中化作优美的弧线。

速度太快了,快到连任峥都没有有点反应不及,仓促的架刀相迎。

“想走?”

凛冽的剑光破空而来,分化成一道道锋芒毕露的虹光。

快到极致的同时,剑光又仿是带有绵柔之劲。

透体而过,苗人纷纷倒地。

“小子,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一个身后背着剑,拿着酒壶的男人,寒酸的衣衫,脸庞线条刚毅,只是胡须破坏了他那俊气的脸庞,多了股邋遢,却又不羁的气质。

“等一下,我先审问他们。”

身影交错,留下一道残影,他来到幸存的苗人面前,先喝一口酒,后抓起袖口。

“说,你们不在苗疆呆,跑到余杭地界是为了什么?”

任峥看着他在审问着那个苗人,而他则是看着疑是酒剑仙的人,配着剑,手中的酒葫芦很像他的紫金小葫芦,又与拜月教的苗人为敌。

很符合他的猜测。

他看了眼死去的苗人,但没有看到苗人身上有钥匙浮现,这不禁让他猜测。

这钥匙应该还有掉落几率,不是所有人都能掉落钥匙。

弯下腰,他在苗人身上摸索着,很快找到了钱袋和一些小瓶小罐。

钱袋,他就不客气了。

“饶了我们,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苗人忍住了身上的痛疼,眼眸带着恐惧的说。

酒剑仙的手掌忽起剑道锋芒,眼眸看着任峥在到处摸赃,不由出声呵斥。

他一个作为大侠,行侠仗义之余,赃银可是他活动(买酒)的经费,怎么能让人抢了去。

“小子,你在干嘛?”

忽的,任峥得到了游戏的提示。

“酒剑仙对你产生了厌恶,个人好感度下降,现为陌生:17。”

本来任峥还在迟疑酒剑仙的身份,这下好了,游戏直接石锤了。

“前辈,你这么厉害,想必一定不缺钱,你不会这么强的大高手不会还缺这一点钱,不会吧?”

他略作夸张的表情,下降的声望,差点就跌破了中立。

酒剑仙很想反驳,可他又不太想承认自己穷,这被任峥拿话堵住了的他又说不出口。

但他是真的穷。

像今天这种送上门的‘财主’,不是每天都能遇上,而且他买酒喝,花销也大,有钱时日不多,但没钱却是经常的事。

“怎么可能,我还行。”

他嘴硬的说了句。

任峥抽动鼻子,闻到了股飘来的浓郁酒香,心中思索。

既然是叫酒剑仙,想必是很喜欢喝酒,刷好感就靠酒了。

比起李逍遥这个打着主角名号的人,刷明显是高人的酒剑仙好感,其中的好处似乎更加明显。

“前辈前面就是小镇,不如我请你去喝酒。”

酒剑仙摇了摇他的酒葫芦,酒不多了。

不由吧唧了一下嘴唇,瞬间就对任峥的好感度有提升。

钱,他不在乎,酒,他是多多益善。

“行。”

对于任峥,酒剑仙是半点都不担心。

在他的印象中,任峥大概就是个侥幸得到了修行之法的人,修为很粗浅,应是初修行不久,实力弱,有点贪财,像是无垢道体气息。

很奇怪的一个人。

酒剑仙抓起任峥就御剑飞行。

“你这葫芦法器是那来的?”

任峥看着腰带别着的紫金小葫芦,看了眼,又看了眼酒剑仙的大葫芦,轻咦一声。

“我这个小葫芦跟前辈的那个好像,它是我捡到的包裹里,除了这个紫金小葫芦还有就是一本道门基础心法,我就依书照练。”

酒剑仙微微蹙眉。

“紫金吗?”

只是不知在想什么?

入镇落地,任峥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云来云去客栈。

“搞点下酒菜,店内有多少酒就给我都上了。”

任峥财大气粗的喊。

哒。

钱袋放在桌面上,打开并露出碎银和铜板。

“我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