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21话 守正辟邪

城中,某处别墅区,某栋宅院。

微风习习的门窗,躺在床上的两个身影中忽有一人睁开了眼睛,眸中闪过诡异的红芒。

他掀开被单,站了起来,扭开房门。

不一会,那人来到了一根阴森的房间,没有窗户,挂满了民间象征不详的物件,有一张神案,上面供奉了一口棕色神龛。

神龛之下,是一尊缕空的绿铜香炉,内有燃物,惨绿色的烟气从中升起。

似乎由于不通风,房间弥散一股久经不散的尸臭味。

在房间四角,各有一口肉身瓮,其外表绘有狱鬼卒,猩红光芒大放,仿是在挣脱,其中一口肉身瓮破了道口,干尸状的猫足落了出来。

“哼。”

那人冷哼,宛如九幽厉鬼的冷哼,让剩余的三座肉身瓮齐齐一震。

继而,它们安静了。

“竟然被打杀了,是官家那些鹰爪吗?那么饲者也就不必留了。”

坐在神案前,那人盘坐下来,拿起【人皮鼓】轻轻在敲动,蓦然间,声音一荡,房间木梁上悬挂的一个稻草人偶落了下来。

其上贴了一张黄纸,纸上写有某人的生辰八字。

咚咚。

沉闷的鼓点。

......

“晦气,晦气。”

一群人站在大厅,此时,银座拉起了警戒线。

任峥站在人群之中,愣了愣。

就在刚才,他御剑灭杀怨猫的时候,忽然,他接受到了游戏的提示。

叮。

【得到了法器-虚伪假面

注:身为一代剑仙,一个良好的形象不可或缺,虚伪假面将很好掩饰你那张俗世的脸。】

一听到这个提示,任峥就气不打一处,什么叫良好形象不可或缺,他差那了?

他低头一看,拖鞋上的大大脚丫。

动了动。

忽然,任峥的脑海中有了一个画面,拖鞋,短裤,T恤,剑丸环绕自身飞行。

吁。

他倒吸一口凉气,太恐怖了。

【触发了现世任务】

【守正辟邪(长期,连环):身为酒剑仙的传人,玄门正修,你见识到了人间有邪祟作乱,你当提起三尺长剑,扫荡寰宇,还世间一个太平。

奖励:未知。

注:根据邪祟的实力,害人多寡,作恶几何而定。】

【守正辟邪分支一小鬼之恶(限时):幕后之人正在施法,派遣小鬼欲加害怨猫饲者,从而毁灭证据,区区一小鬼竟敢在你附近行凶,速去扬剑仙之威名。

注:须亲手斩杀小鬼。

奖励:法器-八卦盘(方圆一里,任何邪祟皆逃不出它的指引)+10灵力】

“这位先生,先生?”

忽然,任峥的手臂被*屏蔽的关键字*轻肘了一下,让他回过神。

站在他面前赫然是个警员,正在拿着笔和本子,欲要跟他做着笔录。

“说说吧!”

任峥露出错愕,继而反应过来。

“我刚来没多久,跟我朋友走到我们包房门口就听到了一声叫喊,然后我包房里的朋友就出来了,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男警也没有多问什么,根据这群人的口供和包房位置,几乎没有什么问题。

“身份证。”

其中的询问也就只是例行询问。

还好,任峥出门带了钱包,连忙取出他的身份证给男警登记。

没一会,交代了几句后,男警在登记完了就放任峥一伙人离去。

出了银座门口,任峥的视野里就看到了任务指针的方向,一路蔓延至街道拐口。

“阿华,我还有事,今晚就先这样。”

说着,他就跑了。

“诶,诶,这家伙。”

*屏蔽的关键字*就笑着说。

“抱歉,我这个朋友有事,今晚也够扫兴,晦气,你们呆在这里,我送你们回去。”

他跟蔚浒候就一同去取车。

阴暗巷道,龚美玲大步迈开,不时回头后望,似在躲避什么人。

其手上握有一粒漆黑珠子,阴森的鬼气从珠子冒出,把她包裹在内。

嗒哒。

脚步声传来,巷口跑来了一个身影。

“龚小姐,你是跑不了,自首的话,供出那个让你豢养怨猫的人,警方可以酌情考虑你的情况,帮你争取一定的刑罚上的减免。

你也不想想,能让你豢养那等邪物之人,他会轻易放过你吗?”

边走,金虎边喊。

越来越近,龚美玲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发出任何响声,在金虎从她身前经过时,她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她怕。

“这风怎么吹得有点冷。”

金虎小声嘀咕。

他四处张望,拐入了另一个街口。

龚美玲轻呼一口气,从反方向离去,边跑,边在路边招手,似乎想唤停出租车。

只是她过于急躁,没有发现出租车是载着人。

站在路口处,任峥看着龚美玲远去的背影,此时的他带上了法器-虚伪假面,展露在外的是另一副模样。

一袭白色的古装道袍,头挽道髻,柔顺长发飘飘洒洒,有些说不出的洒脱,出尘气质。

灵力在体内流转,三尺长剑在手,灵力与剑丸遥相呼应,让他感觉自身轻飘飘。

仿佛下一刻,他就能飞天而起。

不过,他没有胡乱尝试,以他目前的灵力,就算御剑飞行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他日后有的是时间尝试,当前有更重要的事。

【小鬼倒计时:00:03:45】

对面的街道,金虎前后环望,知晓自己丢失了龚美玲的踪迹,不禁有些懊恼。

他轻咬破手指,渗出一滴湛蓝色血液。

血液滑落在地上。

悉悉索索。

蚊子,蟑螂,蚂蚁......各种小动物爬了出来,啃食着他地上的那滴‘蓝血’。

“去找她。”

他低声一呼。

蚊子和蟑螂扑扇着翅膀,蚂蚁在地上爬......它们的速度都突破了物种限定的速度,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金虎的面前。

“人呢?”

开车赶来的宁维凯看了眼地上被啃食的血迹,张口询问。

“刚才明明在我面前,但我却把她跟丢了。”

宁维凯挥手,招金虎上车。

“嗯?”

他从金虎的眉头察觉到一缕鬼气,手指掐印,点在了金虎的眉头,拉出了一抹黑气,让他的眼眸重新恢复了清澈。

“我是被鬼迷了眼?该死!”

忽然,金虎想起巷口的一幕,冷嗖嗖的风。

自己竟然鬼迷心窍了。

“既然她身上有迷惑你心智的物品,你的‘监视虫’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你来开车。”

两人的位置互换。

“队长,你找到杀怨猫的人了吗?”

金虎边开车,边问。

“没有。”

宁维凯坐在副驾上,手指点在辟邪红戒,仿是在引出什么能量,随着他的手指在空中划动,勾勒出奇异的符篆。

红芒扩散,光晕柔和。

恰是一个罗盘,其中红光指针对着了侧后方。

“走。”

车子驶进下一个街道拐口,宁维凯见到了走到十字路口的龚美玲,也见到了从天而来的小鬼,脸色忽变。

“不好。”

手指快速划动,又一符箓虚空而凝。

“镇。”

随着他的手指一戳,红芒符箓很是凶猛撞在了小鬼的身上。

嘭。

如若是实质般的闷响,余劲气浪朝着龚美玲冲击而去,模糊间,她仿是看到了自己面前有个鬼影,扭曲中消失。

“啊!”

她的身体向后倒去。

倒下的瞬间,一道寒光飞掠,锋利无比。

鬼气破散。

剑光绕圈而行,直接把鬼气包裹住了,像是一柄长剑拖拽着鬼气团,倒飞回去。

“剑修?快。”

油门加到低,继而急刹车。

稳稳急停在了龚美玲的面前,宁维凯没有关心她,而是目光看侧向街道。

匆匆一睹。

古朴的道袍化作剑光般,绽放了刺目的光芒。

待他们适应着刺眼的光芒,人已经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他?”金虎猛张大口,讶声。

“好快。”

忽的,龚美玲张开口,喉咙仿是噎到了什么,面孔是万分狰狞,渐生浓疮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