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8话 特殊字样(真)

+1

+1

+1

......

酒剑仙的好感度一直在上升。

几乎是他喝一口酒就+1,这让任峥怀疑是否一直给他供酒,这个好感上升就没有极限。

为此多加点好感,任峥都沦为了‘陪酒男郎’,卖笑劝酒。

上升的幅度虽不高,但毕竟是在升。

有的升就是好事。

任峥的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来,再喝一口。”

时间缓缓流逝。

入夜。

灯笼就月,暖和的烛火驱散四周的黑夜。

客栈一酒桌。

此时,这酒桌旁多了一个人,李逍遥回来了。

这一回来就不得了,让任峥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主角的不讲理。

他是劝酒,又是陪笑,可酒剑仙除了好感在上升之外,对他的态度并没有多少亲和,可李逍遥回来后,自来熟般靠过来。

听话语,李逍遥与酒剑仙好似见过一次。

但酒剑仙对李逍遥的态度比对任峥好太多了,听起来,两人对话有些争锋相对的感觉,可实际,酒剑仙似乎更乐意与李逍遥交流。

反倒是他,每逢他一搭话,三人的话题就戛然而止。

好尴尬。

若不是酒剑仙的好感度还在升,始终没有下降,不然任峥都怀疑,酒剑仙是否对他吃‘白食’。

“这个桂花酒很不错,多尝几口。”

任峥看着酒剑仙的碗空了,连忙倒上。

“那当然咯。

我们余杭的桂花酒是色泽浅黄,桂花清香突出,素来以醇香,酸甜适口,醇厚柔和,余香长久的特点出名。”

李逍遥得意洋洋的说。

他伸手从任峥的手中接过小酒坛,给自己满上。

最后一滴滑落。

“没了?”

这话一出,酒剑仙就咕噜一口,把自己的酒碗喝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手抄过李逍遥的酒碗,半点不忌讳什么。

仰头一口闷了。

“啊!好酒。”

他仿是傻笑。

很久了,他很久没有像今天喝得这么畅快,往日喝酒都顾着点钱袋,唯恐今天喝了,明天就没得喝。

喝了酒,一切都好说。

酒剑仙那带有醉眼迷离的眼眸,看了眼李大婶所在的后厨,又瞥向李逍遥和任峥,仿是在盘算着什么。

任峥一见没酒了,外面的天色也晚了。

心有些忐忑。

“阵营任务:已满足酒剑仙的阵营条件。

李逍遥,酒剑仙。”

游戏给了他两个选项。

念头一动。

叮。

“阵营已选择,酒剑仙阵营。

因受主角光环发挥的降智效果,阵营准入难度再次下降,游戏已评估,特奖励+1.5评分。

检索阵营任务......因玩家游戏个人实力过低,酒剑仙的通关难度,且未检索到后续游戏章节,任务更替,更替为,个人修行。

个人修行:努力提升实力,参与酒剑仙营救巫后一役。

请注意,在这一役中,你将临时加持‘霉运女神的眷顾’,临时拉满仇恨度,需要在拜月教主的嗜血狂击下生存十分钟(灾难,阵营唯一)

极度危险!极度危险!极度危险!

奖励:未知。”

任峥看着任务,有些摸不着头绪,甚至有点想哭。

这个任务与他想的不一样,游戏不应该是一个个任务发布,然后就把剧情推演下去,怎么就成了阵营唯一了。

生存,这种的字样不能乱用。

尤其是,游戏中受伤与现实同步,那一不小心死了?

他有些不敢想象其中的危险。

“嗝。”

酒剑仙的眼眸带着一股笑意盈盈,仿若是跨越了空间,双手抓住了李逍遥和任峥的肩膀。

“你们不就是想跟我学道,我就教你们一手,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失重感袭来。

狂风吹来,让任峥不自觉地闭上眼,手臂挡在眼前,待他睁开,他已然坐在了一个大葫芦上面。

“哇,飞了,我飞起来了。”

李逍遥大呼大叫,显得很是高兴。

呼风在耳边吹过。

眨眼间,三人就出镇了,镇外夜林。

任峥落地后,小心肝还在不停的颤抖,未知充满了危险,刺激,让他的心久久不曾平静下来。

“凝神,静气,认真听,认真看。”

酒剑仙脚步一趔趄,但身形却未倒,仿是随时会倒般,似醉非醉。

啪啪。

剑光如虹划过,两根树枝落入了李逍遥和任峥的手上。

“我教你们将是御剑术的心法和口诀。”

话音一落。

“铮。”

剑鸣声,气随剑走。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御剑之术,在于调息,抱元守一,剑灵合一,往复循环,生生不息......”

随着酒剑仙的步伐,气由声御。

任峥仿是感受到脑海的道音在缠鸣,深深镌刻在记忆海。

奇异的触感,柔和且极为锋利的灵力钻入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身体经脉游走,顺畅,具有莫名的伟力,带着他那薄弱的灵力游行。

气入树枝。

其锋芒渐起,让任峥感觉手中的树枝不像是树枝,而是剑。

他沉浸在那奇妙的意境。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

任峥体内的灵力是如臂使指,树枝微微在颤动。

“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相合......起。”

树枝化剑般从他的手中脱飞而起,随着他的心意而动。

刚飞没多久,‘树枝’剑就传来一身咔嚓,爆了并从空中掉落下来,同时,任峥感觉的灵力消耗一空。

叮。

“酒剑仙亲传御剑术(真),经由酒剑仙以自身修为意境传授,醍醐灌顶,你领悟了御剑术(真)。

御剑术:一种神奇的剑术,威力大小取决于道境修为,灵力,熟练度......1点灵力起步。”

咔。

李逍遥的‘树枝’剑也因承受不住剑气的锋芒而爆,他仍旧在沉迷于之前的一幕,呆立在原地。

“前辈,不,师傅在上。”

嬉笑着,他在认亲。

“别,打住,你们陪我喝酒,我传你们御剑术,两不相欠,你们别叫我师傅,我也不会是你们的师傅。”

丢下一句话,酒剑仙就化虹而去。

“这就走了。”李逍遥呆呆的看着化虹而去的酒剑仙,有些羡慕。

他跑到树旁,又折了一根树枝,作势舞动,彷如沉浸在一代大侠的美梦,时而笑嘻嘻,时而咋呼。

任峥从腰间取出短剑,掂了掂。

找到了一块较为平坦的石头,他就在把短剑的锈迹磨掉。

各自忙活。

一个时辰后,两人就往镇上赶。

或因学自同一人,李逍遥对任峥的好感度竟然出现了小幅度的飙升,达到了热情:55。

灵力恢复了的任峥彷如本能性,运起灵力至手掌,带有些许锋芒,把血液逼出,掉落在磨掉大半锈斑的短剑上。

“你在干嘛?”

李逍遥看着任峥的举动,奇怪的问。

“我灵力低,御使长剑有些吃力,尝试一下血炼短剑,这样御使起来,应该会好点。”

暂时为止,一切都很顺利,但在这个游戏中,任峥始终保持着足够的危机感。

游戏嘛!

可能下一秒就有敌人冒出来,这种情况很‘正常’。

悉嗦声传来。

迎面两个苗人带着血,从进出小镇的方向而来。

“谁?”

弯刀在月光下滑动,两个苗人保持着戒备的阵势。

“是客栈的那小子?”

“上。”

话音未落,任峥就驱使着短剑,用出了御剑术,划出了一道美如画的剑势,带有小许红芒。

“蜀......”

嘭嘭。

两具尸体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砸在地上。

“你,你,你,杀人了。”李逍遥瞪大着眼,惊恐的说。

下意识,他不与任峥接近。

同时,任峥接到了好感度下降的提示,以及。

百人斩任务(3/100)。

任峥没有理会李逍遥的举动,而是缓缓靠近,花了3点灵力使用御剑术,威力很可观。

换做是他上前砍劈,不但危险性高,同时杀伤力也不及御剑术。

“他们都想杀你了,你还担心什么杀不杀人?”

任峥拿起钱袋和一把钥匙(1星)。

“你没听他们说的话,衣服还带有血迹?”

“李大婶?”

惊叫一声,李逍遥朝着小镇的方向就跑了去。

不到半个小时,两人是钻着狗洞进入小镇。

回到客栈,屋内的灯笼还未熄灭,这让李逍遥有了不好的预感。

在李逍遥去找李大婶的时候,任峥在上楼时,蹲下身子去开启楼道的宝箱。

这个时候,冒出三个选项。

“1:火莲子一枚。

2:鱼肠剑。

3:蜀山基础心法(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