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45话 好感度任务

吱~~~兹~~~

刹车声响起。

翁文文快速从车内出来,心中很急,又怕唐突了,不知该怎么称呼更好。

“呢个?不好意思,我该称呼你为先生?还是引导者?”

带着虚伪假面的任峥转身,酷酷的看着翁文文。

“是你,有事?”

他张口问道。

在任峥的心目中,他已经准备给‘剑仙’这个身份设定为‘引导者’,‘高人’,应该是那种冷酷,不多言,话尽量说的少,那也不容易暴露。

“是这样的,我的任务……”

翁文*屏蔽的关键字*挤出讨好的笑容。

“没空!”

又是冷冰冰的一句话,如同硬塞石头进的喉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这?”

在心中,她疯狂骂任峥为直男,不懂怜香惜玉。

“嗯!”

任峥故作高傲状,冷哼声。

【好感度下降】

【现为陌生:-10】

收到游戏的提示后,翁文文在心中大叫,“我去,还要刷好感度,真是个挑剔鬼。”

从游戏的提示,眼前遇到的剑仙和白天见到的任峥相比,二者不同的表现,在她这里,任峥为剑仙的疑点已经被她剔除了。

事前,她也参考了一些游戏攻略,想起关于刷好感度一事,她尝试性开口。

“我也是个超凡者,若是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帮忙,你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尽全力。”

“你?”

任峥停驻脚步,审视着翁文文。

从对方的声音中,翁文文听到极大的轻蔑,刚想开口自卖自夸一下。

【-1】

【-1】

【-1】

蓦然间,她慌了,什么情况,她那里说出话了,怎么这个好感度直线下降。

眨眼就跌到了【陌生-15】

“你,太弱。”

这顿了顿的话就如同一把刀深深插在了翁文文的心口,她被人嫌弃了。

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小时候是学习,长大之后是她出色的美貌,妥妥的白富美让她追求者众多,可现在,她得到的印象是“太弱”。

忽然,翁文文有股冲动,甚至想唤出枪,直接把面前嚣张,目中无人的家伙一*屏蔽的关键字*了。

可也就只是想想。

首先就是打不过,就算是打得过,一想到高深莫测的‘游戏’,她就会三思而后行。

任峥继续走,打算离开。

【陌生:-100】

陡然,好感度一下子如同飞流直下三千尺,降至到负百的情况,让翁文文有些懵圈。

什么情况,这样太情绪化了吧?

【冷漠:-0】

【引导者的好感已降至临界段,一旦好感跌破冷漠,你的任务将自动被判断为失败,请提升引导者的好感度】

【注意:引导者现在身陷烦恼,作为守正辟邪的玄门正修,他的烦恼与邪魔外道脱不了干系】

“游戏,你以后就是我干爹了,果然你还是爱我,这个提示来得真及时。”

翁文文收到游戏提示,不由松了口气,在心里说道。

邪魔外道好啊!

身处于警方阵营的她就是专门打击邪魔外道。

“我的实力是差了点,但现在我是警方的一员,我帮不了你,但你的事可以让警方帮你处理,请给我一个机会。”

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任峥再次停驻了脚步沉默了,收到了游戏的提示。

【由于从者的主观意愿,亲口提出了要帮助玩家,基于双方的意愿,满足临时任务要求,玩家可向从者颁布一项任务】

意外的惊喜,让他想不到的是互动,还可以激发临时任务。

你傻得真是可爱。

在心里,他忍不住夸了一句翁文文。

原本,他打算完成人设后,再利用自己的权限,择机向翁文文颁布一项新任务。

那知,对方主动送上门了。

任峥沉默,转身看着翁文文。

【好感度上升】

【陌生:0】

【你获得了引导者好感,不在为负,这乃一切的起始】

“耶,太好了,果然没有挡住本小姐的美丽,干得漂亮。”

在心中,翁文文仿是有个小人在心中狂舞。

“嗯,我有一烦恼。”

任峥慢条斯理地说。

【你有新任务】

【注意,这个任务乃是引导者的好感任务,奖励只有好感,是否接受?】

蓦然间,他沉默不语,让翁文文很是紧张。

【已接受】

“会死,很危险。”

任峥说完,转身就走一个巷口,原来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偏离了主路。

翁文文跟上,只看见任峥踏上飞剑,转眼间就从她的头上飞离。

“好厉害。”

她张了张嘴,感到吃惊。

虽是从档案上看过记载,但亲自目睹还是很有冲击力。

要知道,凭借她的超凡能力,飞行或许是她遥不可及的梦想。

【好感任务:邪恶的绑匪(连环)

邪恶的绑匪:一个引导者追踪已久的邪恶人物,他*屏蔽的关键字*了某个人,现如今引导者想要救出这人,但面对这个邪恶人物,他没有头绪,力量上有些捉襟见肘。

他需要帮助。

现如今他需要知晓对方的身份,你需要借助警方途径查询,遵照指引来到目的地,那里有线索。

奖励:+5好感度】

翁文文看着上面的奖励,撇撇嘴。

她嫌少了。

“才加5,这算是打发乞丐呀。”

刚一说完,忽然,她反应过来,这么说不是说自己是乞丐吗?

“呸,算了不跟他计较。”

看着地上出现的任务光标,翁文文不禁有些烦恼,该怎么事情不变得突然,怎么借助警方的力量。

她也不敢确定,游戏判断的邪魔外道与警方的准则是否有冲突?

......

阴暗的巷口。

纸走到巷口外,忽然他侧身避开,带有一股腐臭的气息,箭液飞过,落在对面的墙上,腐蚀了一片。

“令人恶心的尸臭,我自问没有得罪你们龙江的三恶徒,这种见面礼可是很危险?”

桀桀桀。

难听的笑声,仿是声带被破坏了。

“听说你纸神喜欢收集超凡者,我那失踪的兄弟是不是你下的手,是的话,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兄弟不给你纸神情面。”

纸轻抬眉毛,蔑视的笑了笑。

“原来你是为了你那个叫影子*屏蔽的关键字*的焦老三,是我做的,我认,不是我做的我不认,你家老三不是我做的,还有下次记住,弱者不要挑衅强者。

蝼蚁般的存在。”

凭空出现的白纸,密密麻麻,像是把什么都包裹住了。

他抬手,虚握,阴暗的巷口中就传出一阵呜呜叫声。

......

嘉世花苑。

打开了房门,任峥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他很想喊一句,真是天助我也。

脱去衣服,走到洗手间。

哗啦啦。

五分钟后,洗去疲倦的他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的事情。

公司楼下遇见了翁文文,这事算是个小意外,但没有办法,在事前,他还未得到法器-虚伪假面,让翁文文见到了他的真面目。

翁文文入了警方,或迟或早,只要阅读了超凡案件的档案,发现他的几率也很有可能。

这是个隐患。

但也不是什么致命之处。

有疑点并不怕,只要剑仙这个身份不与警方作对,警方也不会真的往死里得罪剑仙,保持一个似是而非的可能性也无妨。

而且,有翁文文在警方,日后也可以借助她引导警方的视线。

再三确认问题不大时,游戏时间也到了。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