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55话 勇者:翁文文

翌日。

中心武警医院。

402号病房。

两张病房并列,其中金虎是身体多处被打上纱布,手上打着点滴,旁边俏丽的女护士正在给金虎喂饭。

由于他的受伤严重,一手一脚皆有骨折。

“小姐姐,你长得很好看,不如我们找个时间去看场电影。”

刚被喂了一口饭,金虎就囫囵吞枣般吞了进去,然后直接就发动了直男式的进攻。

“我有男朋友了。”女护士一句话就把他的想法堵了回去。

倏然间,金虎有些悻悻,默默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在金虎旁边病床的是翁文文,与金虎受伤严重不同,她受到的伤势较轻,是肌肉疲劳性损伤,只需修养一下,很快就能出院。

【械力强体术:这是一种利用械力锻体的技巧,共有十二组动作,每组动作需要坚持坚持半个小时,一次性坚持一整套可缓慢调动械力,从而让自身素质加强。】

脑海之中,一幅幅影像在循环,仿是要刻在她的脑海深处。

几乎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她的双枪配合,但这些动作却让她感觉更像是装酷,摆拍。

就在这时,翁文文收到了游戏的新提示。

【你有新任务】

才不到一天,这是往死里压榨我......在心中,翁文文吐槽着游戏。

点开一看。

【阵营确立:勇者

勇者:与邪恶为敌。】

【新任务(主线,长期):一生之敌。

一生之敌:前所未有的邪恶笼罩在这个世界,异界魔王的降临,散发了各种邪恶,世界的正邪出现了失衡,若不能制止魔王无休止地释放邪恶,世界将会沉沦至至邪。

你作为世界原生住民,当世界面临各种邪恶威胁,你当拿着双枪,去勇敢捍卫正义,避免世界堕向邪恶。

希望有那么一天,你拿起枪指着魔王的脑袋,大声向魔王宣告,魔王,一切都结束了。

奖励:未知。

注:此时,魔王尚属于新生,刚融入这个世界,如今是消灭对方最好的时机,有关情报请向你的引导者打听,鉴于你目前的好感度,你仍需努力。】

咚咚。

宁维凯站在门口,很罕见着了正装,手中提着一个果篮,敲了敲房门。

“队长,你来了,来就来嘛,这也太客气了,快,快,进来坐。”

金虎笑着招呼他,目光放在了宁维凯拿着的果篮。

“嗯。”

宁维凯对着金虎轻嗯一声,走了进来,正当金虎看着那果篮,以为他是拿来孝敬自己,谁知,宁维凯从金虎的病床前走过。

“文文,你的伤好了点吗?”

他很关心的问候着。

“噗噗呲,你还吃不吃?”

女护士憋着笑,说道。

“不吃了,这一大波狗粮正在来袭,还吃什么,饱了,麻烦护士小姐姐了。”金虎忿恨的说。

翁文文白了眼金虎,“胡说什么呢?”

金虎嘴里嘀咕着,可看到了宁维凯瞥过来的眼神,他连忙挤出微笑。

“没说什么。”

“刚吃饭吧!来,吃点水果有助于消化。”

宁维凯自来熟般给翁文文剥着水果皮,其心思不言而喻,让翁文文即感到高兴,又有点不安。

作为千千万万的单身狗之一,她也是渴望恋爱。

只不过,怎么着,宁维凯也是队长,万一这恋爱没谈好,以后该怎么自处?

对于宁维凯,翁文文还是抱有一定好感。

至少对比同样在她心中是超凡强者的引导者,宁维凯看起来更加关心人,不是那个看起来冷血无情的引导者可以比。

“谢谢。”

越是想,翁文文的心似乎跳动了许多,血脉扩展,脸颊微微热了起来,浮上一抹红晕。

宁维凯看痴了。

同时,旁边的金虎就算是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可不能让自家队长在翁文文面前失了分数,连忙咳嗽一声提醒。

咳。

“咳什么,不知道这是病房,想吃就自己动手,你不是还有一只手,不然叫你的金毛来帮你剥。”

金虎愣住了。

这是好心没好报。

“你......算,不跟你计较。”

翁文文为了缓解彼此的尴尬,最重要是她自己感觉有点那个,连忙岔开话题。

“昨晚的异象是什么情况?”

其实,她大概明白,或许那天象与她接到的任务有关,更准确点说,应该是与所谓的魔王。

同时她也展开联想,所谓的魔王难不成与电视,电影,小说里面的一样,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灭世]不成?

“暂时没有结论,目前来说,那天象并没有造成什么坏的影响,但根据守护者传回来的信息,他感知到空间气息的变动。

当时云集在上空的是各种负面能量,根据逍遥子有句没来由的话,恐怕与他口中的魔有关,只是没有证据,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宁维凯简单的说了一下,没有涉及太多隐秘内容,尤其是镇守外海的守护者传讯回来那种不安的情绪。

“魔,什么魔?”

金虎吃着水果,嘴里含糊的说。

翁文文呆住,至此,她算是敢肯定,应该与她接受任务的魔王有关。

“不知道,这个答案也许只有逍遥子能告诉我们。”

宁维凯语气中带有一些担忧。

若是昨晚之前,他对逍遥子还有一定的自信,认为以警方的实力,体量来说,逍遥子不足为惧。

但在昨晚见识之后,他却不再有那么强的自信。

不论是‘天罗’,还是‘地网’上层的态度也明确下来,在没有为恶,作乱的前提,万不可得罪逍遥子。

逍遥子能御空飞行,千米之外杀人,不为恶......凭借其展现的实力,甚至成为了连警方都需要慎重对待的存在。

“那我们去找逍遥子问清楚不就得了。”金虎一脸所谓的说。

对于这个常常不过脑子思考就说话的金虎,宁维凯也是有点无语。

说得好像别人很笨,不知道找逍遥子问就行了。

问题是怎么找?他在那里?他是谁?

这些身份情况都还不明。

“那你告诉我,你不是自诩智商过200,你用你那发达的大脑告诉我,怎么找?去那里找?”

金虎刚想开口,倏而愣住。

对呀,去那里找?

“诶呦,我的手,好痛,头有点晕,队长,你们聊,不行,我要睡一下。”金虎诈死式躺在床上。

宁维凯看着金虎这幅无赖样,摇了摇头,也不说他什么。

“对了,你体内那个蓝宝石还在吗?可以与他联系吗?”

他试探性的问道。

翁文文很自然摇头,“从昨晚,它就消失了。”

听到这个答案,宁维凯有些失望,但又无奈。

其实,这个答案也曾在他心里出现过,只不过事前还是抱有一定的希望。

“没关系,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翁文文看着任务内容,不由也在烦恼,该怎么联系引导者。

游戏都提示了。

现在就是除去魔王最好的时机,可找不到引导者,她能怎么办,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