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26话 养魂人的主线任务

昏暗的路灯下。

今天,夜里安静的有些可怕。

附近几条柏油马路都被拉起了禁止通行的警戒线,周围建筑仿是失声了。

在主要的几条路口,不时响有稀稀疏疏的议论声。

从主路延伸的支路和小巷也不时有警员在巡查,带离路过的市民。

人影窜行,从一个个巷口经过,衣襟向后翩翩跃起。

任峥的速度甚至超过了短跑达人的冲刺速度,气不喘,汗不流,显得饶有余力。

忽然,旁边传来一阵很细微的脚步声。

灵力运转至他的双腿,蓦然感觉更加轻松,轻轻一跃,跃上到外墙窗口,悬挂在铁栏上。

待人走后,他才从中落下。

一路上,有惊无险。

任峥来到荒地之外,又一跃起,站在树上朝着远处的路口遥望。

凭借他的灵力正常情况下,御剑术的范围受到灵力浑厚程度的影响,最大范围也就百米开外。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特殊情况,譬如蓄力。

剑丸出。

手结剑印,阵阵灵力蕴含在其上,剑丸拉长,成一长剑,剑光濯濯。

身为一个游戏玩家,任峥是自动加点了‘抢怪’技能,就算是一个新手玩家也能懂‘抢怪’的重要性。

他时刻准备着。

此时,街口外的宁维凯感知到前方阴气在汇聚,只是略微观察一会,他就知道‘养魂人’正在搬离鬼域,可看到旁边的住宅区却不由有些头痛。

但他无奈,他的职责是保护市民。

“你们手中的符箓是‘镇魂符’,你们需要做的是把符贴在失魂者的身上,即可镇住他们,拦截下他们后并带他们远离,以免受伤。

明白了吗?”

宁维凯看着身后的一群特殊机动小队人员,再三叮嘱。

如果可以,他是希望安全带人来,安全带人回。

“是。”

异口同声,压低的嗓音。

“金虎?”宁维凯低头一看,看着正蹲伏下来的金虎在一头金毛犬耳边低语,金毛犬的眼眸变得湛蓝色,晶莹如玉。

三秒后,金虎合上了嘴皮,抬手做出了一个OK手势。

“行动。”

宁维凯一马当先。

而身后的特殊机动小队执行力很强,个个都默不作声,两翼并进的阵型朝着旁边的住宅区而去。

虚空凝符,四重不同的符箓跟在宁维凯的身后。

金毛犬和金虎紧随其后。

稻草人们冲了过来,阴气森森。

霍然间,它们如同利刃化,变得锐利。

“破。”

宁维凯低呼一声,五指一阵变化,身后的一张符箓扩大,勾勒成玄奥的阵图,绽放着纯阳之光,瞬间把稻草人们如同水气般蒸化。

“是你。”

不远处的灶公像散发诡异的红芒,发出阴沉的声音。

“是我。”

宁维凯一口回应过去。

随着他手指一挥,符箓破空而去,他的手指也仍在凝结成符。

“去。”

金虎一拍金毛犬的屁股,金毛犬仿是‘吃’了什么,眨眼间壮大,更加强悍,从宁维凯身后冲了出去,四肢带有湛蓝色火焰般。

快如巡风。

四肢踏下把动起来的灶公像压住,同时符箓化作一条条赤红铁链,困在了灶公像的身上。

灶公像在挣扎,哐铛作响,法链被一根根崩断。

但事先得到情报的宁维凯早就做好了准备,岂是尚未成型的灶公鬼能够快速挣脱。

符成,立在了宁维凯的前面。

他的手指轻捻,彷如在拉弓射箭,一支能量箭矢形成。

咻。

剑如闪电,破空而来。

嘭。

灶公像炸开。

“我干,又是他。”

金虎有些气,原本以为宁维凯只是夸大,那知,这个剑修真够大胆,竟然真敢出现。

环视四望。

“立刻行动起来。”

带着蓝牙耳机的宁维凯立刻下令,本是以防万一,但剑修真的出现,要是能揭晓剑修的身份,这未尝不是意外之喜。

【击杀了灶公鬼,3/4】

从树上下来的任峥,听到四周有脚步声朝他而来。

这个世上,聪明人可不少。

幸亏他也不是没有准备,他立刻取出了一台很旧的功能机,把事先编辑好的短信,按下确认键发送出去。

【经检测,养魂人与最后一头成型恶鬼待在一起,同时激发主线任务。】

【养魂人的末日(主线):惩恶即扬善,正邪不两立,主导养魂人的死亡,0/1。

奖励:晋道任务资格(真),+150灵力。

注:上述任务晋道任务资格需玩家亲手手刃养魂人方可获得】

任峥照原路返回。

与此同时,坐上车的宁维凯收到了一条未知短信。

“别让他跑了。”

他取出来一看,眼眸闪动着异光。

短信:想抓住养恶魂的人吗?我和他,谁才是你急需抓住的目标?召回你的人,我如你所愿。

落款为:热心市民。

“别抓,远远跟着他。”

宁维凯略微一思索,很快有了决断。

确实如短信所言,相比暂时没有表露恶意,列为警方A级罪犯‘养魂人’才是他急于抓住的目标。

那才是危害社会的人。

“为什么不把他先抓出来?”正开车的金虎有些不解。

“别急,因为养魂人进入我们的视线都有了小半年,之前一无所获,偏偏剑修却能精准找到养魂人饲养的地方,你就不觉奇怪?

他发短信给我了,说帮我们抓到养魂人,根据这些天的事,恐怕不是无的放矢。”

宁维凯开口说道。

“确实,可万一,他会不会为了脱身骗我们?”金虎带着怀疑,提醒一句。

“让你的金毛去追,不要靠太近,确保他不从我们的视野消失。”

宁维凯吩咐一句,随后拿着手机拨通专号。

金毛犬是金虎用自己的灵血喂养的一只半灵兽,比起寻常的犬来说,不但更加凶猛,嗅觉也同样厉害。

犬吠声。

它从车内跃出,钻入小巷捷径。

‘任务光标’在指引。

任峥坐上一辆出租车,指引着司机开车,虽没有看到警车,但他的心头始终萦绕一股被人监视的感觉。

电子眼监控吗?

他轻飘飘瞥了眼,正如他所想,监视感就是来自马路上的监视器。

司机斜睨一眼。

“朋友,你这身道袍打扮真不错。”

任峥轻嗯一声。

俗话说得好,开车的老司机都是话唠,完全就是个自来熟,也不管任峥应不应话,他就自娱自乐地说个不停。

“左转弯。”

出租车拐入左车道。

跟在后面的金虎看着目标‘车辆’,牢牢跟在了后面。

“你是说监控拍不到他的脸,一片模糊?不是监控问题,嗯,我知道了。”

宁维凯听到电话里告知的坏消息,眉头微蹙。

事前有所猜测,但真得到这个答案,他还是有几分失望。

“保持通话,有什么最新状况,立刻汇报我。”

就这么一小时过去了。

一路跟随,临靠近一处高档住宅别墅区,宁维凯失去了任峥的踪迹。

“这是光华别墅区?

他娘的,养魂人那个祸害不会住在这个地方,要是真的话,真够气死人。”

金虎把车停在路边,看着这片寂静的园林式高档住宅区。

蓦然,夜空划过一道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