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44话 疑点

“你的奶茶。”

穿着黑色裙褂的店员端着托盘,把上面的一杯奶茶取下,然后转身走到别桌。

此时,气氛很是诡异。

宁维凯带着审视的目光,翁文文的迟疑,任峥的故作糊涂。

“你有点眼熟。”

任峥上下打量翁文文,随即露出一阵恍然的神色。

“是你,真够神奇,我们是不是做了同一个梦?一个求生类游戏?”

翁文文想起游戏提示,让她不能向外泄露游戏的信息,听到任峥的话,觉得这下让宁维凯知晓那个游戏,不由有些担心。

暗想,这应该不算是我泄露的吧?

“同一个梦?”

宁维凯不解的问,“什么梦?”

任峥的眼眸左右打量着对面的两人,“你们不会是情侣吧?你这么关心我们的梦?”

“不是。”

“当然不是。”

两人异口说道。

笑了笑,任峥吸了口丝滑奶茶。

“开玩笑,你们别当真,这个梦很神奇,应该算是一个求生类游戏,很真实,我在其中还扮演剑仙,就是没办法飞来飞去。

就是形象差了点,武装打扮的剑仙也挺搞笑。”

述说着,宁维凯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游戏?剑仙?”

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头绪,也没有证据。

“是啊!梦中游戏,可惜,我输了。”

任峥有些遗憾的说。

关于身份的情况,他并没有隐瞒,谎言终有被拆穿的时候,并且那一次参与人数那么多,见过他真面目不止一人,真要有心查,多少能查出蛛丝马迹。

这个游戏上的漏洞,始终是个麻烦。

初一开始时,任峥还会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暴露,但随着逐渐习惯了超凡力量,他的信心也足了。

于他而言,隐藏身份更多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真暴露,对任峥来说,这也没有什么问题,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他一个超凡者,国家这么大,强大的超凡者也不止一个。

没必要太过于瞻前顾后,就算让宁维凯知晓身份,那他也是百个游戏者之一。

随着一个个游戏进行下去,不断有【陪玩人员】进入,游戏世界也终会让人得知,更何况,这一次进入游戏也有超凡者。

说时,任峥也有意漏掉一些细节,譬如翁文文使用的黑白双枪,游戏通报。

宁维凯深深地思索着,有那么一会,他曾动过念头,他遇到的剑修与眼前这人叠在一起,可念及二者体态特征,对方又直白说出游戏中的事情。

市里出现的剑修也比游戏的剑仙厉害许多,而且还不想与警方接触。

换位去思考,要是他为对方,可能不会直白说出疑点让他怀疑。

这一思索,反倒让他暂时打消了对于任峥的怀疑。

“我过来只是想跟宁队长打个招呼,如果你们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有事就先上去,有空再聊?”

任峥开口说道。

同时,翁文文想起档案里对市里剑修的形容,又见任峥没有忌讳的说出关于游戏里的事情。

按她的道理来说,她被限制不可泄露游戏的信息,要是引导者的话,对方应该也不能向旁人说出。

但她没有考虑,这一切都是她的主观臆想。

至少目前来说,从任峥身上,两人都感觉有些疑点,感觉巧合,但宁维凯和翁文文都没有把任峥与两人各自要找的人联系在一起。

只是持有一分怀疑的,但怀疑终究是怀疑。

“那你先去忙,有机会再聊。”

宁维凯说道。

两人目送着任峥离去。

沉默。

各自都有着思绪。

蓦然。

宁维凯在思虑再三,回过神来。

“你来找他,就因他与你梦到的同一个游戏有关?那你觉得游戏里的剑仙有没有可能是现世里的剑修?”

听到了宁维凯的质询,翁文文也从自己的思绪脱离出来。

【不可泄露指向游戏的一切】

忽然,她收到了游戏的提醒。

“额?嗯,我们遇到了同一个梦里的游戏,又在同一城市,好奇就过来见一下。

至于同一人,我想应该不可能吧!

再说那两人之间的体态差很多,档案里的剑修是长发飘飘,可以御空飞行,游戏里的剑仙可没有这个本领。”

她笑着说道。

“你这么说,倒也挺合理。”宁维凯不置可否的说了句。

“你的超凡能力是因游戏而觉醒?”

突然间,他加问了一句。

比起任峥的身份,他更加关心的是那个所谓的游戏?

作为胜者,翁文文与游戏的关系是什么?她遇到的游戏与局里密狱里关押的那人言及的游戏有什么联系?

翁文文愣住。

【禁止说出一切游戏的隐秘】

连刷了三遍。

这种情况让她感觉事态的严重性,比起交代清楚,她对赐予她超凡能力的‘游戏’更加讳莫如深。

“不是。”

蓦然间,她想起了宁维凯的出现,脸色不由有些微冷。

“队长,你在跟踪我。”

听着带有质问的话,宁维凯看着翁文文的美眸,莫由来一阵心虚。

“哈哈哈,小文啊!

你这人怎么能这么想我,我是刚好路过,这不是那位任先生与之前的案子有点关系,魂道手段很诡异,我也是怕他和他公司的人会遭受了不好的手段迫害。”

他站了起来。

甚至连自己的咖啡也不喝了,转身就走。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翁文文看着宁队远去,心中提到嗓子眼的气松了下来。

再追问下去,没有时间编谎话,她都怕出现岔子。

......

壶关口。

莲江区一处僻静的地方。

老旧的建筑,斑驳的铁门,门口有两个治安岗哨房。

宁维凯从小门进入,一路上的布置用外松内紧来形容也不遑多让。

在各处不起眼的地方都装有监控器,没有死角,交叉式的监控。

这里就是地网所设的临时密狱,专门关押超凡人士和禁物。

推开铁门,金虎迎了上来。

“队长,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急着要提审蕉太?”

宁维凯沉吟了会。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看到了一篇关于剑仙的梦中游戏?”

金虎颔首。

“记得,那天还是我系统里建立的剑修档案,关于上面记载的传闻,还是我一手打上去,有什么问题......队长,你意思是,蕉太口中的游戏与梦中游戏有关系?”

他顿了顿。

宁维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可能,但不确定。”

他笑了笑。

“我接下来说的事,你更想不到,任峥与翁文文就是那一百个游戏者中的两个。”

金虎愣了愣,顿足在后,很是大胆的思考了会,连忙追上去。

“那是个枪支类游戏,翁文文的超凡能力不会因为游戏?不会吧?这也太诡异了?”

其实,这个判断也是宁维凯所想,只是想起翁文文的话。

“不知道,我问过翁文文,她说不是,她的事先暂时放过,就算是真的,拥有这般伟力的游戏,她也就只是个被动接受者,关键还是游戏本身。

如今她与我们是一路人,不可让她与我们离心。”

他对着金虎告诫了声。

有时候,金虎的话是不太靠谱,但某些方面还是值得信任。

“好。”

“可那个姓蕉的,他自称失去了其中一些关键记忆,剩下的旁枝末节似乎没用,再来审他有用吗?”

两人来到了门前,宁维凯看了眼金虎,说了句。

“那就要看他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谎称失忆。”

推门而入。

若是任峥在这,他定会认出蕉太,就是第一个被他推平了【大本营】的人。

......

入夜。

翁文文感到很心累,今天一切感觉发生都太过突兀了。

她知晓宁维凯是在跟踪她,但她知道其中轻重,不能由着性子来,除非实在待不下去,不然呆在警方或许对她更加好。

就算到万不得已,她大不了在警方面前和盘托出,想必作为官方势力应该能救她?

开着爱车,此时,快速地飞驰在回家的路上。

拐入下个路口,忽然,她看到了惊喜。

正常人看到会觉得是个角色扮演者,但翁文文却不看那一袭白袍,看到是那人的头顶。

夜间里,什么人头顶着嫣红的三个大字。

【引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