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3话 阵营任务

清晨,薄薄的纱雾。

东升的一缕斜阳洒落,划破了这个叫做‘早晨’的美女面纱。

静谧的小海镇,处处散发了一股闲散,安适的生活气息,一大早就有镇民在昼未亮时,起床忙碌,行走在镇上那有些湿润的老旧石板街道。

无人得知,一个不速之客到来了。

沿街一角落,任峥很是突兀出现在那里,身上穿着破旧且多有缝补的衣袍,还时刻散发了一股酸臭的气味。

“嗯?”

他的鼻子抽动,被身上的臭味给熏醒。

感觉脑袋还有些昏沉,醒来的任峥四处张望,看着陌生的环境,沿街老旧的建筑,视野有些模糊,轻轻摇晃了几下,仿是想把脑海里的昏沉扫去。

一边在适应,他一边在回忆之前的经历。

周末,他是在休息,收了两个快递......然后,他玩了个没有攻略,没有背景,喜欢吓唬人,可能是什么未来游戏出品的游戏......越是回想,他的眼皮就不自觉扩大了。

激灵。

脑海的昏沉仿是消失了般,他看着四周宛若实质的感观。

略微有些湿润,阴冷,真实的触感,松软的泥土......任峥的手指在地上滑动,揉捏,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像是来到了真实,陌生的世界。

“好真实?”

他嘴里嘟囔一句。

叮。

脑海忽然出现机械般的提示声,眼前出现了对话框。

“游戏提醒,游戏采取是互动式推进剧情,玩家所遇皆非是寻常NPC,可视为人,过往的一些游戏经验并不适合玩家正在体验的这款。

游戏一切的功能请自行摸索,祝你游戏愉快。”

字体跳动,随后淡化。

“初始任务(游戏唯一自主颁布):请在二十四小时内选择阵营,李逍遥一方,酒剑仙一方,拜月教一方,灵儿一方,以及其他。

奖励:游戏评分+1至+3。”

任务出现了三秒,之后再无游戏提示。

只有在最上角,有一小沙漏瓶在倒计时,内有砂砾,更有数字在变化,从二十四小时开始倒算。

无声无息,时间是一秒一秒地在流逝。

小沙漏旁边的是一个很像他的模型人物,闪烁中,仿是在说,点击它吧。

任峥抬了抬手,点击一下,人物就蓦然展开对话框。

玩家:任峥(扮演身份,乞丐)

星级:零星。

技能:真知(特殊,临时加持,1/1)

任务:阵营选择(初始)

体力:100/100

力:4

敏:3

御:3

......

任峥很是认真地看了看,好吧!

单从列表来看,他这个玩家简直弱爆了。

随着他的注意力分散,人物和沙漏瓶渐渐被淡化。

嘭。

突然,身后一股大力,他被一脚踹了出来,在地上滚了滚。

“小白脸,还当你是什么大少爷不成,昨天竟然不去交钱,躲在这里睡了,看来我们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极度嚣张的声音从任峥背后传来。

血,好痛。

刺痛感让任峥看着手臂上的衣袍破损和在地上摩擦而造成的带血伤口,霍然想起了之前游戏的提示。

真实的游戏世界,这?

他傻了。

“他娘的,竟敢不理我,给我上,给他一点教训。”

接着就是一群乞丐对任峥拳打脚踢,而任峥终究是一个人,只是略微还手了几下,立马被乞丐们打得更狠,鼻青脸肿。

“好了,别打死了,小白脸,这次给你一个警告,记得把例钱补上,不然有你好受。”

威胁了一声后,乞丐小头子就带着其他乞丐。

“诶呦。”

任峥看着那些乞丐离去,感觉脸上的剧痛,不由怒火中烧。

这该死的游戏也太真实了吧!

好痛。

这一刻,他都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个游戏吗?

若是游戏的话,生活在古国多年的他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游戏能够这么真实,传说的虚拟现实游戏?

从那些乞丐的举止,表情,以及旁观者的心态......这一切都让任峥感觉,那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是真实的生活。

可不为人知的视角上,几道光标路引却让他有种怪异的感觉。

红,橙,黄,绿,青......五色,分别指向不同方向。

沿着红色的路引,任峥可以看到红色是指向小镇外,但他考虑了一下,参考了游戏之前的提示,必须把游戏当做现实世界来对待。

出镇,这个选择不可靠。

他也不知道,出镇的任务目标有多远?

还是先在镇上转悠转悠,既然他出现在镇上,那么应该不会没有理由。

至于乞丐们的仇,他先记下了。

起身,浑身疼痛的任峥拿着手中的破瓷碗,沿着街道而行,很快,他在一条小巷看到了红光。

走入小巷时,在巷尽头,他看到了一口箱子,散发红光,却表面极为精致,镌刻有神秘的图案。

不用说明,任峥也知道这一定是‘游戏宝箱’。

能不能开?

他上前,手摸在了“游戏宝箱”上,带有冰冷的金属质感,起伏的刻纹。

“发现半星级宝箱。”

“无钥匙,无法开启,无法收取。”

视角里出现了两句对话,让任峥很无奈。

然后游戏也没有了其他提示,一切都让他自行去摸索。

一番尝试无果后,任峥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去。

继续沿着光标路引,他在镇上走动。

镇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沿街店铺也渐渐开业,人影在内走动,街上的行人不时瞥来的嫌弃目光,如一把把刀扎在任峥的心中。

从镇民的眼神里,他真实体会到了一种叫‘嫌弃’的情感。

一边忍受他人歧视的目光,他还有一边忍着衣袍上的酸臭味,活了近二十二年,他什么时候惨到这个地步。

任峥满是感慨。

可不等他感慨完,他的心头就涌现了一股高兴的情绪。

光标路引消失了。

这种不一样的变化,虽是没有游戏提醒,但也让任峥明白,或许他接近了任务目标,只不过任务目标是谁?

沿街店铺在招呼客人,更有零零散散的行人走至不远处的一家客栈。

云来云去客栈。

包子香从客栈里传了出来,让任峥的肚子不自觉发出了饥饿的声响。

咕噜,咕。

他舔了舔嘴唇,可不等他上前,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目光,带有些许凶狠。

在客栈的门口台阶旁,两个与任峥同样满是污垢的衣衫的乞丐,坐在了那里,正用凶狠的目光直视着任峥,仿是在警告。

小镇上,乞丐也是有乞讨地盘。

像客栈这种容易讨到口吃食的地方,当然也是乞丐最喜欢的地方。

“真是冤家路窄。”

任峥认出了那两个乞丐,正是对他施打的两人。

他顿足于前,思考了一番。

这个游戏很诡异,他可以肯定一点,不管游戏是否真实世界,但至少遵照着一定的现实规律。

蛮干是不可取。

在两个乞丐不耐烦前,向他走来时,他转身离去,走入身后的小巷,凭借光标路引出现与否,他辨认着任务目标的大致范围。

既然暂时武力不行,他只能暂借智力来圈定任务情况。

花了小半个时辰,根据光标路引出现与否的规律,距离的远近,以任峥行走的路线画了个圈,他大致上可以确认了。

包括客栈在内,沿街两旁的三家建筑就是任务目标所在。

重新回到小巷口,站在巷口的任峥朝着客栈门口的两个乞丐,做出了挑衅的手势,勾勾手。

很快,他就成功勾引到仇恨值。

任峥跑入巷道,在拐角处拿起他准备好的粗大木棍。

有仇不报非君子。

他不是君子,但他是有仇必报的人。

砰,砰。

有意算无意。

任峥狠狠的就是两大棍下去,把两个乞丐都敲晕在了巷道拐口。

“吁,竟敢骂我是小白脸。”

这一用力反倒让他被挨打的手臂肌肉再次拉出疼痛,吃痛的他忍不住分别给两个乞丐送上两脚,泄泄愤。

随后,他拉拽着两个乞丐入巷道拐口,在他们身上摸出了一锭小碎银,以及几十枚铜板。

他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钱是好东西。

看着钱,任峥略微沉吟了番,重新调整了一下。

立马就有了用武之地,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