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41话 食铁兽(求票)

成片紫色的建筑。

在这一刻,丁格感觉心好累。

【大本营】中紫光汇聚,【神骑】的形象一点一点在凝实,从死亡中脱离出来。

明明是攻打蓝色阵营,这搞着搞着,怎么就变成了保护。

他吃不到的肉,丁格也不想让黄方吃到,然后就这样僵持下来。

最后反倒让蓝方活了下来,只是这块待宰的肥肉,暂时谁也吃不了。

【兵营】的生产列表排满了步兵。

而另一边,罗日晖也是非常恼怒,没有想到对方的【神骑】这么厉害,这下因贪心付出了代价,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自己损失严重。

“紫方,他的营地在那?”

拉出小地图列表,看着密密麻麻的蜿蜒光道,论起探索地域,他是探知范围最广的一方,只是这个运气并不好,除了蓝方摸出来之外,其他一无所获。

“让我找到了,老子定要先把你灭了,这,这,这。”

他咬牙切齿的说。

重新调整了傀儡搜索的路线,把那些大片区域唯有探索的地域设定为目标地。

同时,他也和丁格一样,【兵营】和【箭营】的生产列表排满。

只等兵力恢复,罗日晖就打算集结兵力再次攻击。

......

大军出征。

相比前一批兵力,足足40人的兵力,其中25个步兵之中有7个1级步兵,15个弓兵中有8个1级弓兵,1级兵多了,战斗力提升那叫一个厉害。

“杀!”

奔跑着,陲一马当先,双手拉弓射箭,直接把路上的一头野猪灭了。

这一幕让任峥看得都目瞪口呆。

职业-农夫?

这*屏蔽的关键字*血性汉子上头,都不用他招呼,陲就主动冲锋杀敌了。

更重要,陲还玩出花样了,不时切换步弓模式,远程就拉弓射箭,近身就剑盾猛攻。

然后他就这么勇猛地杀下去,过大半路程后。

【你的陲升级了】

【等级+1,全属性+30%,领悟技能:召唤坐骑】

【召唤坐骑:陲的专属坐骑,部族最强猛兽-食铁兽】

“食铁兽?听起来很猛啊!”

任峥看向陲,陲也是个智慧过人,立马理会了任峥的意图,喊出了一句让人感到中二的话。

“出来吧!我的伙伴。”

陲的神色肃穆,双手握住骨头棒子,然后朝地一杵,红光蔓延开,勾勒成一个繁琐,玄奥的阵势。

狂风呼起,威迫之势很是强劲。

嗷呜。

一声洪亮的叫声,听起来就很猛,并且对方好似很兴奋。

红光渐渐浓郁,把那庞大的身影都遮住了。

单是这响亮的叫声,庞大的体积,任峥就倍加期待,觉得是一头强力坐骑。

红光退去。

黑白色的毛发,圆滚滚的身形,像人一样坐在陲的面前,尤其那一双眼黑乎乎,显得不像任峥想象中那么猛,反而有些萌。

咔擦。

【食铁兽】还拿着一颗红苹果咬了起来,吃的津津有味。

“吱吱......”

肉乎乎的感觉,极为显眼的黑白二色。

它叫唤了几声,咂咂嘴,鼓起黑乎乎的鼻子,完全就没有最初的响亮,伸出一只短短的肉掌,反倒像是在卖萌,要吃食。

“这货就是部族的最强猛兽?”

任峥有些不敢相信,问了句。

“嘿,你这吃货,别给我丢脸......”

陲的话还没有说完,霍然间,【食铁兽】仿是被激怒,不但没有吃食,还吼它。

它拟人化地翻了翻白眼,猛地一挥肉掌,半点都没有把陲当成主人。

嘭。

他被锤飞了,直接砸断了两株大树。

“吱吱吱......”

它开心的叫个不停,仿是把陲多年不召唤它出来的怨气发泄了,食欲也变好。

咔嚓几声,肉掌抓着的苹果吃完了。

这一下,任峥确实感受到了【食铁兽】的威力,不但萌,而且很猛。

拉开界面,蓦然间多了个【食铁兽】的列表。

打开一看。

【食铁兽(坐骑)

等级:0

装备:无(遗失了)

攻:20

御30

技能:人畜无害,食铁之怒,食铁之爪,食铁之咬。

1、人畜无害:有着一副极度迷惑人的模样,萌是它与生俱来的属性,它不主动攻击,任何智慧生物都不会主动攻击它,被动技能。

2、食铁之怒:当它发成暴怒的时候,它会展现极其凶猛的一面,让世人记住它是生物链顶端存在,全属性+100%,+5%的几率触发暴击,冷却时间为一天。

3、食铁之爪:锋利的利爪将是撕碎敌人的利器,+10%流血效果,被动技能。

4、食铁之咬:恐怖的咬合力是它杀敌最厉害的武器,+10%的即死几率,即死几率可与陲的‘一棒敲死你’叠加。】

看着这个属性,任峥感觉真的捡到宝了。

太猛了,他有点受不了。

“这么久没见,你这货还是这么不留情。”

骂骂咧咧,陲走了出来。

正当他想要走到食铁兽的面前,想要骑上去,猛地被食铁兽一头屁股顶了回去。

“吱吱吱。”

它不让骑。

陲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看了眼憋着笑的任峥,讪笑的说。

“吾神,这货有些脾气,不是战斗的时候,不容许人骑,就连我这个骑主也不行,但你放心,在战斗时候,我和它将为你披荆斩棘。”

他拍着胸膛,故作豪迈,哈哈大笑。

但食铁兽就像是打他的脸,打得啪啪作响。

它扭着肥臀,来到了任峥的面前,哼唧,哼唧的叫了几下。

“它这是让我骑?”

任峥不太确定的问,看向笑不出来的锤。

见状,陲是备受打击,有些垂头丧气的说。

“是。”

不过,他略一思索,倏而恢复了斗志。

“吾神,它让你骑,当是吾神的威仪感化了这货,对,就是这样,嗯嗯。”

任峥听到陲在夸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刺激陲的话,灵力运转至双脚,轻身一跃,坐在了食铁兽的背上,很是舒服,软团团。

继续行军。

一天后,略作修整,任峥就从食铁兽下来,让陲坐上他的坐骑。

蓝色的营地,与任峥的营地相比,营地显得更加萧条,最亮眼的【大本营】上空有一闭合的眼眶,让他不禁犯嘀咕。

“进攻!”

他一声令下。

陲骑着食铁兽在前当先冲锋,蓝色木墙在它的冲锋之下,一击就溃。

【步兵】举盾在前,【弓兵】尚未踏入木墙就可以拉弓射箭。

箭雨齐射,如同地图上的精准弹幕,中的不是建筑,就是蓝方的幸存人口。

砰。

一棒就死。

陲就像是先锋大将,在他的骨头棒子之下,蓝方刚生产出来的步弓并就没有一合之敌。

耸立在营地之中的箭塔也渐渐着火,营地里的抵抗仍有,但凭借一股血勇,并不能有效组织任峥一方的攻击。

渐渐,营地里的防御建筑和防御兵力逐一被消灭。

任峥一方的伤亡数也在蓝方的防御力量耗尽后,新鲜出炉,*屏蔽的关键字*6个步兵,3个弓兵,其他或多或少都有伤,血量不满,但收获也不少。

步弓二兵皆有人升级。

就在这时,他受到了游戏的提示。

【你的营地遭遇攻击】

【你的弓兵和箭塔已经消灭了黄方-神国的傀儡】

在营地安全不成问题后,任峥继续御使飞剑,汇同部队对着蓝方的【大本营】输出。

最后一下,蓦然间,【大本营】的上空眼眶睁开,发出一声怒吼。

“不,你不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