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14话 剑修是谁?

夏季午后,艳阳天。

透过树荫恶遮蔽,一辆X5停在了龙江南区国际汽车城的A2停车场。

从车内下来了一家三口。

副驾驶位下来是一个身材高挑,上了年纪却保养很好的妇人,纯白色的连体皱褶裙子,褐色的瞳孔,短发,显得很干练飒爽。

这人就是任峥的母上‘许宝怡’。

主驾驶位下来是一个穿着白色寸衫,胸前纽扣松开了两粒,显出略有线条的胸膛,与任峥一样的古铜肤色,配合菱角分明的五官。

也是一个成熟的魅力男士,‘任大千’。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任家发迹于任家大伯,从而任大千一家也沾了福气,不能说,大富大贵,但握有一些‘易可’公司的分红股权,衣食无忧。

剩下一人则是任峥,遗传自父母的身高,也在平均水准线以上,略微圆润的脸蛋。

“走。”

许宝怡笑着说道。

自从任峥步入到大学实习阶段,从家里搬出去后,像今天这样,一家三口出行的日子已经很少了。

“任先生,任夫人,欢迎光临。”

迎面走来一西装笔挺的男子。

“请进,现在的车市好,最近我们公司新来了一批X8尊享型都很抢手,没剩下几辆,X8不但有极致的动力,内饰装饰更是追究舒适感,主打是家庭需求。”

任峥闲来无聊,打着哈浪。

“妈,你给爸买车,爸可舍不得他那个二老婆,不会换,你就别想了,倒不如你考虑一下给我买一辆,我也方便回来看望你。”

他插了一嘴。

在他心中,他很想有一辆自己的车,但父母管钱严。

“臭小子,我知道你想有一辆车,我给你爸换了车,他那一辆X5就给你开了。”

许宝怡很清楚任峥的想法,笑骂着。

忽然,任大千不乐意了。

“等一下,我没说要换车,那车才开了五年,我都有感情了,我刚刚确认它是我的二老婆,不行,你想动我二老婆,我可不答应。”

他是一个念旧的人,好不容易熟悉了座驾,他是万万不想换。

“妈,你这就不厚道了,怎么能动爸的二老婆,这样,我不用买X8,给我买一辆入门级的车就行了,免得伤你们二老感情。

另外,有了车,我保证每周末都会回去吃饭,一定......”

任峥觉得买车有门,连忙作出保证。

“嗯?”

许宝怡瞪着眼睛,死盯着任峥。

其实是她想换车了,觉得这车都开了五年,跟不上时尚,落后了,正好借着给任峥备了车,有个好借口去劝服念旧的任大千。

一举两得。

那料,任峥这一说话,完全把她计划好的算盘都打乱。

“就给小峥买一辆入门级就行了,年轻人开什么旧车。”任大千说道。

听到这话,任峥默默给任大千竖起拇指,说的好。

许宝怡白了眼,随后任峥很懂许宝怡的性格,他竖起三根手指,。

“妈,家里又不差钱,我可以让三哥把我每个月一半工资打到你的账上,我不要开二手车。”

砰。

忽然,国际汽车城对面的街道传来一响亮的枪声。

对面的银行拉起了警报声。

汽车城外是一片小骚乱。

“快躲起来。”

任大千一惊,连忙拉着许宝怡和任峥就向后退,陡然,在对面继而爆发出一阵爆炸,冲天火光四起,一个着了火的男子冲了出来。

“你别过来?”

悄然间,任峥挣脱开任大千的挽手,头从车身伸出,从树干旁扫视,看到让他大为称奇的一幕。

明显是劫匪的人颤栗般抖动,带着黑头套,拿着手枪劫持了一个女生。

“不然,杀了她。”

砰砰。

枪声响起。

“去死吧!”

另外一个劫匪把枪口对准‘火人’,气浪的迸发,子弹飞出,枪口还有硝烟的弥漫。

见到这,任峥不由思考,以他的御剑术,他能切开飞行的子弹吗?

“臭小子,你找死,快缩回来。”

许宝怡一见任峥的举动,吓得她脸色大变,连忙拉着他的身子,让他躲在车身后面。

“啊!”

对面的女声尖叫,仿是要穿破云霄。

莫名间,任峥回想起龚美玲眉宇间的阴冷黑气,洪沛的死,眼中的‘火人’大战匪徒,他的手游机......最近世界变化好快。

他不禁想问一声。

世界是怎么了?

在短短几天,原本平和的世界变得危险。

不多时,对面变得安静起来。

正当许宝怡和任大千惊魂未定时,一堆人从车后面钻出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些哭腔,有些庆幸......以为事情都过去了。

砰。

那料,又是一枪声,很近。

劫匪带着一个被枪击的女生走到了大门外,枪口对准女生。

或许是女生与‘火人’有某些关系,‘火人’似乎不敢妄动。

见此情况,任峥的眉头微蹙,耳膜发颤,听到周边响起的尖叫,看着惊恐的父母,心中一发狠,弯身跟着人群离去,张口一吐。

剑丸破空而去,化作细长流光。

刹那间,如一柄会转弯,高速飞行的剑影,分别从劫匪的身上喉咙穿过。

一击之后,剑丸向外飞离。

嘭。

门关上,任峥被任大千拉着,躲进了一间房。

“好像死了?”

任大千从窗外看,背对着任峥,没有看见剑丸从房间的窗口飞入,重归任峥的体内。

“怎么就死了,我怎么感觉像是看电影,还火人?”许宝怡有些不敢置信,张口说道。

其实,任峥也曾想过这一天。

掌有超凡力量的他或许会因某些事而在现实中不得不杀生,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破了杀戒。

任峥的眼眸复杂。

或许不用他出手,可他不敢赌,店里有他的父母在,他不想让他的父母陷入危险境地。

同时,一股紧迫感袭上他的心头。

今天的事,任峥能解决,明天呢?

危险意识占据了他的思考。

“小峥,你没事吧?”

许宝怡有些害怕,看着呆立不动的任峥,唯恐任峥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没事。”任峥露出微笑。

看到任峥的笑,许宝怡安心了许多。

“先生,没事了,劫匪已经死了。”

接下来,任峥等人则是留在了店内,为了配合调查,录口供.......目击者们皆集中到了一起,而店经理,店的负责人连番上来,赔礼道歉。

搞得仿佛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又是好茶,又是购车费用减免。

营造良好的气氛下,一番交流,任峥三人都如愿了。

许宝怡如愿换上新车,而任大千为了保住他的爱车也不说许宝怡花钱大手大脚,而任峥得到了属于他的入门级新车。

唯一遗憾,就是暂时无法取车。

警方来得也很快,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现场,拉起封锁线。

监控室。

全部换成了警方的人员,仿若不想让外人知晓更多。

金虎看着室内监控的一幕,眉头皱起。

监控的多视窗模式,其中主屏仍在继续播放,上方有几个暂停下来的画面。

由于角度,当时室内人多,他根本无从判断御使剑光的超凡者是谁?

“有没有发现什么?”

推门而入的宁维凯,看向监控器,边走边问。

“你自己看,第一个截屏。”

屏幕鼠标上移,屏幕放大,固定的画面,模糊的物状,勉勉强强可以看出一些圆形物状的特征。

“球?”

金虎不置可否,感觉让宁维凯看完自己判断。

“这是我们放慢到极致的影像,它的速度快得惊人,来,下一个。”

屏幕再切。

这次,固定的画面同样模糊,也同样勉勉强强看出是一柄剑状。

“一柄剑?”

金虎颔首。

“是呀,御空而行的飞剑,队长,你想到了什么?”

说着,他的脸上还有股热切,仿是在憧憬。

“传说中的剑修都出来了,如今这世道,能人异士越来越多了,那这个人是谁?”

示意显示器继续在播放,宁维凯的眉头微蹙。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任峥的画面,心里暗奇。

“他也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