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10话 力量体系确立

窗外的夜已黑。

微风拂过,掀起窗帘扰动。

任峥从床上弓身而起,手掌心的鲜血直流,臂膀被苗人所劈的伤口也在不要钱似的流淌,瞬间把他的床褥染红。

“我去。”

他在咒骂一句。

连忙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预定了一辆网约车。

随后在网约车到来前,他更加关心游戏机的状况。

休眠中的游戏机竟然自动进入充能模式,当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唤醒了游戏主机。

零星-玩家:任峥

评分:0(未结算)

特殊能力:御剑术

力:4

敏:3

御:3

游戏:仙剑(一章节,已存档,进程87.3%)

手指一触动,界面更换。

【兑换】一栏竟有两个图标,其一像一本书,其二像一枚丹丸,俱是标注‘已拥有’。

正如他所大胆猜测,受伤是祸,游戏中带有(真)字的物品或许是福。

那么这福的价值让任峥很是忐忑,唯恐不值。

“是否使用蜀山基础心法?

注:此乃一超凡力量的体系,一经使用将会确认玩家的力量属性,同时游戏将会屏蔽其他超凡力量体系,你将无法再习得其他力量体系。

另外,使用其他力量体系的物品效果也将会大打折扣。

此选择将是不可逆,请谨慎选择。”

还用说,当然是使用。

游戏之中,酒剑仙的化虹而去一幕已经赚足他的印象分。

想象一下,若是有一天,自己也要达到那一步的实力。

任峥想想就笑了。

叮。

很奇妙的感觉。

就像是游戏中的记忆被唤醒,任峥的脑海被塞入了一堆知识,关于修道的知识。

体内有股很薄弱的灵力在体内转动,从无到有,几乎是眨眼间的事情。

很薄弱,甚至连游戏中的那股灵力都不如。

照样是之前的一幕,从无到有,任峥把那可小魂丹吞入腹中。

‘手游机’的屏幕变化,给出提示。

叮。

“力量体系已确立。”

零星-玩家:任峥

评分:0(未结算)

修为:入道

特殊能力:御剑术

属性点:1

体力:54/100

法力:101/101

灵力:1+

力:4+

敏:3+

御:3+

游戏:仙剑(一章节,已存档,进程87.3%)

游戏界面变得不一样了。

在灵力,力,敏,御.......四项属性中,多了一个+号。

曾经作为一个游戏老手之一,任峥大概也猜到了这个变化是何意。

几乎不假思索,他直接就在灵力一项按了下去。

界面微微一模糊。

再次清晰时。

零星-玩家:任峥

评分:0(未结算)

修为:入道

特殊能力:御剑术

属性点:无

体力:15/105

法力:111/111

灵力:11

力:4

敏:4

御:3

游戏:仙剑(一章节,已存档,进程87.3%)

灵力在他体内快速流转,让他的体力直线下降。

咕咕。

任峥饿了。

从游戏界面的数据变化,灵力的提升只是让敏+1了,但从他的感觉,应该对三大的属性都有一些提升,只是变化明显不太大。

属性点与灵力的兑换比例是1:10。

“值得玩,男人嘛,受点伤又有什么关系。”

任峥用力握拳。

“咦。”

这一激动,反倒拉开了伤口,阵阵刺痛涌现。

好在手掌心和臂膀上的伤口都不算很深,但看情况,最好还是抓紧时间去医院缝针。

迅速把游戏机锁在柜子里,他就去取出‘母上大人’给他准备,放在屋子里某个角落的药箱。

忍着痛,他花了点时间,把身上的伤口简单处理,包扎。

丑是丑了点。

口袋的手机在震动,他连忙取出来,接听。

“老板,我就要到小区东门,麻烦你出来一下?”

......

霓虹灯光照亮了道路,城市繁华的夜景。

当任峥从医院回来,时间已经已过了晚上十点。

明亮的招牌,小灯管,白炽灯。

‘灰太狼’便利店。

位于小区外的临街,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叮咚。

装在门上的铃声。

“来了,你今天是恶鬼投胎吗?点了这么多吃的?”

坐在收银台后面的是一个收银小妹,指了指放在窗边长台的一堆外卖。

她叫‘小玲’,本地人,住在小区外的村里,长得也不算漂亮,文文静静的一个人。

由于任峥是她家便利店的常客,所以彼此间相识,年龄了也相近,平日里处的蛮好。

咕咕。

很响亮的叫声。

不用说,任峥的肚子已经告诉了答案。

“多谢了,麻烦你了,一起来吃点。”

他坐在高椅,手臂和手掌心都扎着纱布,慢条斯理地打开外卖包装。

咕咕。

闻着香气,他的肚子越叫越响,仿是在催促他快点。

“我可不跟你客气。”

小玲起身从收银台出来,她早对那一堆外卖虎视眈眈了。

“咦,你这是怎么了,出去跟人干架了,打得一身伤,也打饿了?”

闻言,任峥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一脸惊奇的说。

“你怎么知道,你不在现场,所以你没看到,那时候我是左青龙,右白虎,双手拿着一把西瓜刀,从街头砍到街尾,带着我的小弟对上二十多号人。

那叫一个威风凛凛,在人群中奋勇杀敌,最后祭出我的绝招,大御西瓜刀术,把头目斩杀,然后就交给我小弟施展同样绝招收尾。”

小玲坐在旁边,边连翻白眼,边伸手向前推开窗户,让店内更加透风。

对于任峥的话,她半个字都不信。

还左青龙,右白虎?

还大御西瓜刀术?

“你就吹吧,再吹下去,牛都要掉下来,什么情况?”

任峥看着小玲一一打开的外卖包装,并推到他的面前,摸了摸鼻子。

“美妙的意外。”

他讪笑着。

静夜美好,店内唯有就是两人坐在窗边长台吃着东西的声音。

当缓解一定的饥饿后,任峥就开始思索起来。

有一大堆问题亟待解决。

作为一代新生剑仙种子,没有一把剑,那御剑术不是浪费了吗?

御剑术需要人剑合一,需要灵力去温养,孕生剑中灵。

可剑是凶器,现代可不是古时,更加不可能时刻带着一把剑,这个问题怎么破?

花了半个小时,任峥还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与小玲道别之后,他就走回家。

回到家中,他很激动,收拾染血的床褥,坐在电脑桌前,先是取出‘手游机’。

当他想再次进入游戏时,然后他被拒绝了。

“一天中的游戏次数已达上限,请明天再来。”

重新锁好抽屉。

既然玩不了游戏,任峥开始在网上找,龙江市那里有自制长剑的地方。

鼠标下滑。

翻页。

......

小区里,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夜灯下走动。

步履蹒跚,仿是被什么给控制住,那人的身形是摇摇摆摆,消失在夜灯之下,再次出现,人已经是在了高楼之上。

他张开双臂,神情呆滞,仿是在无声大笑。

就这样,人从高楼上来了个‘信仰’一跃。

这里的楼高皆是二十八层,从这种高度跳下,那是必死无疑。

嘭。

一声闷响,血泊在流。

从那诡异死状的尸体上,有股诡异的黑气,扭曲,仿是形成了某个物种,不大,但像是某种猫,快速在空中跑动。

夜风从窗边吹来,让坐在房间里的任峥微微哆嗦,灵力运转了加快了几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感觉有点冷。

当时,任峥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终究是刚得灵力,思维上还是没有转变过来,并没有察觉到灵力的异常反应是意味着什么。

他起身,随后关上一点窗门。

一直到下半夜,他似乎听到了出警声。

只不过,任峥在那时睡得有点迷迷糊糊,刚入睡不久,挪动了一下,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