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29话 玩家?主宰?

“你在看谁呢?”

一声嗔叫,白花花的手臂在任峥的面前挥舞。

身材高挑的女子,紧身牛仔裤,白色T恤,衣服上的图案是提着刀遥指威胁状的滑稽人物,走甜美风路线,加上更加成熟的娇媚面孔。

蔡淑英,一个肤白貌美,出身好,妥妥白富美的人设。

她顺着任峥的视线,但却看见了人群潮。

“没看谁,淑英,你回国怎么也不说一声,要不是我哥,我都不知道你回来。”

任峥感觉又一次‘沦陷’了。

傻乎乎的笑了笑。

蔡淑英上下打量着这个两年没见的‘朋友’,看了看,笑着称。

“你又胖了?”

好尴尬的问题。

任峥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确实相比以前,他曾有过一段化悲愤为力量,海吃海喝的经历,难免就稍微胖了点。

“不,不,不,这不是胖,是壮,我这一身肉都是潜在的肌肉块,只是我工作太认真了,没有时间去把这些肌肉锻炼出来,不过这段时间,我在加紧锻炼。

很快,真的很快,它们就会消失不见。”

蔡淑英发出银铃般笑声,“是,我信你。”

笑起来,她的眼睛宛如弯月,不施粉黛,但却魅力不减。

其实,她是半点不信任峥的话,在回来前,任淮这个叛徒已经把任峥出卖得干干净净,说任峥上班打诨,应付了事,让蔡淑英回来治治他等等情报。

所以,蔡淑英是知道任峥的现状,但她没有揭穿。

“走,走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估计也累了,饿了,我带你去吃饭。”

招呼着,两人走出机场大厅。

任峥帮着蔡淑英拉着皮箱,忙前忙后。

车子发动,然后,他的座驾就化作广大车流量中的一员,从成田机场离去。

坚都酒店。

这是蔡淑英出国前最喜欢的一家酒店。

“就这些,麻烦上快点。”

任峥把餐牌单递给蔡淑英,“你看,你还需要点什么。”

蔡淑英听着任峥点的都是她喜欢的食物,嘴角含笑。

“你把我喜欢的菜都点了,我还需要点什么,就这样上。”

坐着等,两人互相交流了这些年的经历,各自都挑好的说,二者间表白过的一些隔阂仿是并不存在了般。

感觉很顺其自然。

就餐时候,由于吃过,任峥并没有多吃,而是观察游戏视角。

【扈从玩家(宿主为任峥):翁文文。

职业:枪炮师

武器:黑白象牙枪(双枪,唯一灵魂绑定武器,目前相当于法器)

械力:100/100

技能:无

任务:无(注:需要宿主主动颁发,奖励由游戏和宿主共同所出,互出一半,宿主部分将由星级和修为,灵力等综合而折算)】

任峥研究了会,手指虚点,仿是可以虚拟操控般,每点开一项都有相应的提示。

叮。

【玩家任峥现世完成任务次数,现如今拥有3次颁布战斗任务的权限和1次生活任务(游戏赐予的实验性体验,奖励由游戏所出,限时1天,必须完成编写。)】

他的嘴角弯起,感觉很有趣。

相对于翁文文来说,他成为了她的游戏主宰。

忽然,他的恶趣味上来了。

【生活任务】

【请编写任务的详细内容】

【引导者:单线,或是连环任务】

游戏自动弹出了虚拟对话框。

任务命名还是游戏指定,根据游戏提示,任峥也明白,这是让他熟悉操作流程。

单线,那是不可能单线。

作为翁文文的游戏主宰者,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翁文文完成任务内容。

必须连环。

谁叫她害得他任务失败,虽然是因祸得福,但他的小心眼,不容许他轻易忘记那一次失败。

尤其是这几天,他都沦为了网络上的‘知名’人士。

那几段网上视频点击量在这几天仍在持续上升,键盘侠的留言刺激了他那幼小的心灵,他都想把说的最过分的键盘侠拉到面前。

施展御剑术,大刑伺候。

戳戳戳。

用任峥的话来说,他舍弃脸面去娱人欢乐,那是多么高尚的行为,竟敢不给好评,点赞,还敢嘲讽。

该戳。

好在他还是很善良,强压下心中的冲动,并没有把心中的想法付诸行动。

【接触引导者,开启超凡游戏的人生。】

这一段是游戏自动编写。

接下来才是他的自由编写。

“第一环:请在人民广场当做向200个丑男示爱,须被示爱者亲口拒绝,或是应诺方才算成功,限时1天。”

刚一编写完。

游戏就来了提示。

【不可超出玩家的惩罚程度,请重新编写。】

任峥略微考虑了一下,毕竟是女性,脸皮薄是免不了。

重新编写,把数量改了改,改成数值可选范围,并打了个九折。

数值:50至90。

然后游戏就又来了提示,奖励自动注上,并让他有调节奖励范围的权力。

【奖励:+1至+5械力】

上限数值为5,下限数值为1。

任峥尝试番调节,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改动。

从这一变化,他发现了翁文文可以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或许他改变不了翁文文的行为和意志,但他可以通过任务,进而达成他需要的目标。

继续编写。

“任务失败惩罚选项。

1:人体静电混乱,导致生理周期提前到来。

2:电刑。

3:械力-1至5。

4:封禁械力1天”

任峥选定惩罚,心中暗想,“臣服在本大爷的支配之下吧!”

在心中,他发出猪笑声,太爽快,太好玩了。

【是否确认任务内容】

.....

回到家中的翁文文,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

“还是家里舒服!”

她长声叹息,想起回来路上听到了路人议论的自称为正义使者‘零号’消息,她不由眼露异彩。

换做是平日里的她,她一定对这种自命不凡,宣称为正义的人嗤之以鼻。

可......她的掌心之中浮现一柄白色象牙枪,摩挲着,感受其上的冰冷,宛如血脉手臂。

超凡的力量是存在。

但在美西的一段时间,翁文文却没有找到提升械力的办法。

此时,她的实力比起在那一如梦似幻的经历弱了好大一截,不甘,急躁......可这些情绪对她寻觅力量之旅却没有半点作用。

坐在电脑桌前,翁文文开启桌上的电脑。

登录上网页‘油管’,手指在键盘上敲打,鼠标滑动,很快就进入到了‘零号’的账号。

浏览着上面的博文和视频。

随后搜索网上对此事的评论,几乎是各执一词,有人认为是闹剧,有人认为是真实,甚至有人表露对‘零号’的崇拜......褒贬不一。

每个字,一行句子都是那么触目惊心,不止是事件本身,更是零号的能力。

在她这个掌握超凡力量的人来说,她相信‘零号’定然是掌控某种超凡力量。

从中,她品味出危险,看出时代似乎在变革。

在美西的时候,她也不是一无所获,有接触到零散的超凡消息。

不入超凡圈子,翁文文还以为这个世界很和平,可接触到超凡圈子,她才知晓,世界暗地里的危险。

正是这样,她才格外渴望提升自己的超凡能力。

忽然,翁文文听到了游戏提示声。

叮。

【寻找引导者任务,是否接受】

这还用说,翁文文当即就傻了。

曾经臆想出来的一幕竟然在现世中出现,她有种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中的感觉。

真是太惊喜了。

她揉了揉眼眶,发现不是她的幻觉,甚至她闭上双眼,脑海中都浮现了游戏对话框的一幕。

【已接受任务】

【任务如下】

渐渐,随着翁文文观看任务的详细内容,笑脸从她的脸上消失。

“坑老娘呢!”

她在心里骂道。

这算是什么任务,有股冲动,她想不去完成,可一看惩罚,她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