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25话 热心市民

“手要直,对,抬一点,这就对了,保持这个动作重复三组。”

弹簧拉力器旁边,有一私教在指导任峥锻炼时的技巧。

汗如雨下。

任峥坐在弹簧拉力器,手臂在拉伸,收缩,扩张。

胸腔不断在起伏,大口喘着气。

“深呼吸,控制呼吸的节奏,这样才能让细胞充分吸收氧气,达到有氧活动的效果。”

这是一间大型的健身会所。

风行俱乐部。

或许这种锻炼对任峥的灵力提升作用不明显,但可以让他更熟悉体内增加的力量,速度......并且这种变化都是得到了‘手游机’带来的灵力不断滋养身体而提升。

与前不久相比,任峥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心态上。

放在以前,打死他都不会自动进入健身会所,而今天,他竟然趁午休时候,为了熟悉自身的变化,他自动来到健身会所找私教。

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很快过去。

洗完澡,从健身会所出来的任峥非但没有感觉累,反而是感到浑身充满了劲力。

灵力对他的身体提升是潜移默化,更是全面。

13时20分。

头顶的太阳酷烈,任峥仰头,抬手遮挡住光线。

小步快跑,看似步伐不大,但步子频率很快,烈阳照在他身上,甚至没有该有的酷热,灵力游遍全身,让他如同四季恒温,连汗水都没有流一滴。

这种运动对以前的他是很剧烈,但对他如今而言,倒是稀松平常。

......

警局阳台。

宁维凯趁着空暇时,站在阳台抽着烟,思绪发散开。

一会想到他小队追查的‘养魂人’,一会又想到在这次事件中频繁出现的剑修,大胆猜测其中二者的关系。

似乎是敌对,可为何?因何敌对?

身为一名警员,他本能性想要知道其中的真相,甚至脑海中编写了一曲‘养魂人’与‘剑修’的恩怨情仇出来。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小凯,还在发愁吗?”

此时,宁维凯的身后走来一个中年警探,脸上有些沧桑,下巴留有唏嘘的胡渣,仿是经历了很多世间事,有股饱经沧桑感。

“恒队。”

宁维凯闻言回望,摇了摇头。

“这事愁不来,如今世界在复苏,掌控超凡力量的人越来越多,这才不过三年多而已,如今龙江市单是我们警局管辖的地界就出现了‘零号’和‘养魂人’,‘偷颅者’的恶徒。

已知的类似‘剑修’的潜伏超凡者更是不下二十,暗中还有多少,谁也不知道。

不过他们一旦作恶,寻常人可顶不住。

你说,什么时候,超能院能分派给一些人手给我们,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休假了,人都要垮了,感觉发际线都在后移,我才三十出头。”

只有在恒队这个老上级面前,他就会展现真实的一面。

一点都不像是他工作时那么严肃。

“行了,别抱怨了,全国那么多城市,甚至有些小城连官方超凡机构都没有建立,人手稀缺,我不也一样,接手的‘零号’完全没有半点头绪。

就在刚才,我眼睁睁目睹了孙正义在我面前杀人,但我却无能为力,这个‘零号’的能力太过诡异了,甚至孙正义他人怎么消失,我都没有头绪。”

恒队叹了叹气。

随后,两人仿是同病相怜,深深吸了口烟。

“策略分析组没头绪吗?”

同一警局,宁维凯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零号’也是一定印象,只是具体情况,他却不太清楚。

“线索太少,暂时没有。”

不一会,抽完一根烟,恒队就转身离去。

宁维凯也没有久留,带上金虎就出去找线索。

其职责所在,那就是维护古国龙江市这座一线城市的安稳,不让其出现动乱。

金华街。

一个脸色略微苍白的男子,身上背着一个鼓涨的行囊,带着一顶鸭舌帽,走到了人迹罕至的街道。

更远处,那是一片面积不小的荒地。

长满杂草的土路路口,耸立了一座庙宇的建筑。

它大约成人小腿膝盖那么高,墙灰有大片脱落,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管过,祭拜过,是很久以前的村中人家出资建造的灶公庙。

若有人蹲下来看,定能发现,这个灶公像与寻常的不一样,好似新造,同时很凶神恶煞。

男子蹲下来,打开行囊的拉链,从内取出了一个个不大的稻草人,其上似乎沾有血迹渗出的字迹,眼部点了点红芒,好似启了灵般。

他的嘴皮翁动,临走前,手掐一印。

蓦然间,稻草人仿是活了过来,手臂微不可察地抬了抬。

阳光下,一股几乎看不见的黑气从稻草人散开,如蛇般爬行,不一会就钻到了对面的住宅区。

入夜。

任峥乐呵呵从父母家里走出,与来时不同,手中多了一把车钥匙。

这一下,不用再借车了。

站在车前,绕车一圈的他,手掌摸了摸车的轮廓,感觉真好。

上车。

车钥匙扭动,发动机低沉的轰鸣声是那么动听。

人生第一架属于自己的座驾,总是那么美好,淡淡的激动情绪。

绕城跑了一圈,他稳稳停在远处的路边,四周无人。

走着,走着,人就成了古风韵味十足的剑仙。

他轻轻一跃,稳稳站在剑丸所化的长剑,但一瞬间,体内的灵力立刻增加了10%消耗。

人落下,长剑在手。

灵力之路仍旧任重而道远啊!

任峥刚一踏进金华街路口,陡然间,四周凌乱的气机就更加悸乱,一股股阴邪,凶戾的气息传来,灶公庙的稻草人齐齐一动,印在了庙宇。

它们在唤醒藏身庙宇内的灶公鬼。

同时,街对面的房间亮起灯光,不一会,一个个宛如行尸走肉,浑然失去神志的村民从路口冲出来。

“嗯?”

任峥见状,明白‘养魂人’有了准备。

灵力加持下的目光,他感知到了村民身上的生气,面色蓦然一变。

人还活着。

‘养魂人’的阴邪程度,甚至有点超过他的想象,竟然利用无辜人。

他立刻后退。

若是死人的话,任峥可以毫不留情斩杀,可这些人还活着。

“桀。”

一声难听的尖叫声。

凌虚走动的稻草人带着凶戾的气息,想要把任峥留下来。

只见,他头也不回,长剑脱手。

咻。

很漂亮,一剑就灭敌。

当他离去路口,出了那混乱气机之地,失去神志的村民也就停下了脚步,纷纷回转。

何时该上,何时该退,他心中还是有自己的判断。

至于剑仙的高大形象包袱,任峥是半点都没有。

该怂一怂就怂一怂。

暂时只有【御剑术】和【饮恨】两种术法的他,对于村民的情况束手无措,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是如此。

毕竟他的朋友多,这不还有宁维凯和金虎,以他和宁维凯和金虎的‘交情’,写封匿名信不就得了,他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回到家中,任峥坐在电脑桌前。

沙沙声。

笔芯在纸上滑动的声音,他把所见用文字方式写了下来,念及有一种辨认字迹的方法,他特意将手腕轻重交替。

再加上落款结尾:热心市民。

最终出炉就成了一封字体是奇丑无比的信。

第二天一早。

天未亮,任峥就来到他查出宁维凯任职的警局,把信封投到信箱。

在中午时分,宁维凯收到了指定给他的信。

打开一看,他的眉头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