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53话 任务完成

呼呼。

半具身体从空中跌落,庞大的多维纸人如同被气球人戳破了般,狂泄着曦光能量,随后肆意飞舞。

嘭。

沉闷响声砸在地上,但却如同敲响在众人心中的暮钟。

万般俱肃。

让宁维凯等人头疼不已的纸,此时化作了过半的尸体躺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铮。

忽然,市局的一人从黑唇次元之口中取出一把刀。

初一看,很儿戏的雕工,犹如不懂雕工工艺的人随手之作,其上有几条诡异的纹路,不知情的人感觉是随手涂鸦,但落在任峥此时的眼里。

那却是无法躲避的斩击轨迹,很神异的一种感觉。

“好刀,可惜了。”

踏着飞剑的任峥轻飘飘地瞥了眼,似乎并不把那一刀放在眼里,把他包裹体内的酒神虚影,抬头上望,上空的乌云宛若是某种莫名的隐秘通道。

在这一刻,他的感知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但他想要仔细感知,霍然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逼退。

“不要乱来。”

宁维凯伸手按住旁边同僚的手,制止住对方的举动。

这一柄小刀就是三人一行人依仗手段,其上有龙江市外海的守护者赐予的一种叫做‘直死之魔刀’的能力。

刀出,即万物终结之时。

当然这个词是形容外海守护者亲自斩出那一刀,至少目前为止,从未有人能挡住守护者的一刀,而三人拿到这把小刀只是残次版,还是有终结的上限。

“逍遥子前辈,多谢前辈的援手。”

宁维凯的脸皮很厚,自认大家都见过面,客套性上来打招呼,心底里直接把平等对待的任峥上升到前辈的位置。

那知,任峥根本不鸟他。

“魔。”

忽的,他摇了摇头。

长虹穿梭,一秒不到的时间,人就已经消失在警方的视野。

“他这是什么意思,魔,说我们吗?”

“应该不是,他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的是天空。”

“天空怎么了?”

霍然,这话刚落,天空就突生大变。

乌云成旋涡状,忽有亮白色的光芒蜿蜒而不见头,继而一声巨大的轰鸣。

打雷了。

天空的乌云越转越快,宛如受到了地心引力,向下拉伸起来,如同一个漏斗,其边缘位置不断有电闪雷鸣。

轰隆。

“嗯!”

砰砰砰。

接连三声倒地。

宁维凯忽然感受到呼吸难受,如同有什么压在他们的心底,朦胧的感知之中,仿是有一人影散发恐怖的魔气,邪异,站在魔火遍及天空,宛如大地沦为废墟的异象。

“好难受。”

实力越强,感知越好,其承受的压力也越重。

“队长,你们还好吧!”

很快,有人跑了过来,搀扶起倒地的三人。

“没事,我们没事,只是有些难受,这股邪恶的气息是?”

“嗯,来自天上。”

“这么远的距离还能让我们都感觉喘不过气,那么异象中心的能量可想而知,而且空气中的超凡粒子更加浓郁了,密度在上升。”

一声声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嗓音从宁维凯三人传开。

哔咘。

救护车飞快驶来,其余人等把这片区域封锁了起来,各种封锁线,闻讯前来的媒体,纷纷架着*屏蔽的关键字*短炮,不时在周围拍摄。

时而摄影天空的异象。

比起超凡者拥有的灵敏感知,作为普通人,五官感知程度低微,反倒没有受天空异种能源的影响。

【你已完成任务】

【引导者的好感度上升,额外+5】

【赐予任务奖励】

一连串的游戏提示,躺在担架上,翁文文感觉身体内的械力缓缓上升,忍不住露出微笑的嘴角,然后愉快地昏迷了过去。

嘉世花苑。

坐在沙发上的任峥拿着遥控器,忽的愣住了。

【人已安全救出】

【任务完成】

随后,他打开电视后,放下遥控器,点出陲的视角,罗日晖已然清醒,只是眼神却有点变了,带有一些尊崇的目光,单跪在地上宛如做了臣服状。

“无上的游戏,尊敬的使者仆从。”

看样子,任峥感觉他就算下达过分的命令,罗日晖也会如实照做。

瞬间,他有种念头。

游戏把罗日晖‘扳弯’了。

“吱吱。”

似乎感知到了任峥的念头,食铁兽吱吱叫个不停,站起来,直接把陲掀翻落地,如同人般,挥爪就想干翻罗日晖。

让任峥想不到的是,罗日晖竟然没有想反抗,而是垂下头来。

这种感觉就宛如电视剧里的大臣和君主,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友好单位】

任峥借着陲视角,蓦然间,愣住了。

同时,食铁兽停了下来。

原本的他是打算救出人之后,然后就把人送去西天取经,岂料,这货怎么就成了【友好单位】。

“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不知小人能否有幸去面见使者?”

罗日晖忐忑的说道。

任峥无语了。

既然你也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那你还提?

算了。

自从玩了这个游戏后,任峥就发现自己的世界变了,除了第一个游戏是单机,后面两个游戏都是(临时)玩家在线,而且不少还是现世玩家。

看情况,接下来的游戏,只怕少不了会有更多现世(临时)玩家的参与。

杀得了一个人似乎也没有用,难不成,他还能杀光所有人不成。

尤其是这罗日晖,游戏还特意标榜为【友好单位】,像之前【帝国时代】里的其他(临时)玩家可没有这个待遇。

至此,任峥算是明白了,游戏不止影响他,甚至还深深影响着这个世界。

微风吹过,陲和食铁兽都化作了光片,消散在罗日晖的眼前。

好一会,低伏下头的罗日晖抬起头,见使者的仆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有些遗憾,摇了摇头,忽的念及万神会,不由咬牙切齿。

“一群凡人竟敢妄称为神,一群伪神,亵渎了神之名,只有我大‘游戏’才是真神,神是掌握权柄的存在,无形无迹,但却真实影响......”

说着,他停下来了,感觉说不下去,有点亵渎了心目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此时的他思想有些扭曲。

“不,是我的能力不够,未能理解神的意义,对,我该去补充神的概念知识,让世人知晓真正的‘神’的存在。”

他陷入了某种偏激的自我认知,重新有了人生目标。

人渐消失在夜色。

【你已领悟御剑飞行】

一股脑的知识塞入脑海,仿是看到了各种御剑飞行的技巧,宛如身体本能。

从顿悟中清醒。

很快。

任峥就不去管罗日晖,只要不与他为敌,要不是游戏的任务要求,他都懒得理会,

CC-03新闻台。

此时,电视里播放的郑师关于骏聿造纸厂的事情,只不过与他这个亲身经历者知晓不同,电视里竟然连线了一名权威专家就拿奇异的光像进行解释。

“你好,扈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