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43话 初次正式接触

“小英,你来一下。”

任淮从房间里走出来,对着蔡淑英招了招手。

忙坏了的蔡淑英放下手中抱着的文件,走到任淮的办公室,还未进来就开始抱怨。

“淮哥,你果然没说错啊峥那个家伙,这才两天不到,他就给我偷懒。”

话音刚落,她就僵住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人不止任淮,还有一个昨日,她诚邀却被拒绝了的伯克商学院的一个学长。

“曹学长?”

“你也别生气,你认识小峥这么久了,当知道他的性格,一时难以改正,为了减轻你的麻烦,我可是知道你的意愿,帮你把这尊大拿请来。

你们应该认识,不用我介绍了。”

“不用。”

两人握手,含笑。

至于蔡淑英口中的任峥,他表示现在很忙。

来到郊外,沿着游戏任务指针,他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现世隐藏任务】

【挑衅者:某一人在试图挑衅游戏的底线,找到他,制止他的行为,保护(临时)玩家的脱离危险,鉴于那人极度危险性,特赐予一次‘酒剑仙’人物卡。

奖励:领悟(真)剑法(剑遁-御剑飞行),+1从者任务颁布次数。】

之前的御剑飞行,是任峥强制御剑托起自己的身体,勉强做到了御空飞行,但这种方法是低效,耗费灵力巨大,并不是他掌握了真正的御剑飞行法术。

真正的【御剑飞行】,灵力足够的情况下,应该是身化一道剑光飞行,关山万里,瞬息可至也。

站在土路边,任峥握住剑丸,静静聆听风声。

风吹动,进入到前方那座荒凉的古老建筑,看起来至少有百年历史了。

从任务要求来看,甚至连具体是谁都没有说明,而且并没有要求击杀,这让任峥不得不谨慎,同时也明白,游戏并非是无所不动,或许有什么在制约它。

【酒剑仙(一次性,维持时间3分钟):人物卡。

称号:(封)

攻:???

御:???

武器:???

技能:剑术类-御剑术,剑气斩,万剑诀,御剑飞行,御剑伏魔,???,???

法术类-酒神咒(包括饮恨在内的术法),天师符,束身定,镇尸符,???

注:上述剑术和术法是玩家可选择使用,大约具有酒剑仙的三成实力。】

说起来也怪,在游戏中,任峥的目标是把对方解决,在现世中却是要求保护他,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怪。

衣襟飘起。

一袭白袍的任峥感知到一丝诡异的气息残留,但却没有感知到生命的气息。

“走了?”

手一扬,剑光飞行。

长剑从窗口飞入,没有遇到半点阻碍,也没有半点麻烦,借由剑丸,任峥对那面的情况有了模糊的感知,朦胧的景象浮在他的脑海。

但可惜,以他的灵力,并不足以让景象变成高清模式,清晰程度甚至比不上标清。

“那是什么?”

任峥低吟一句,感知较为清晰,是地上几滩小而红的‘污泥’。

但他忽略了一点,不远处的一堆小碎石旁,石缝间夹杂着一张红绘白纸。

虹光飞回,落到他的掌心之中。

剑丸在手,散发曦曦之光。

作为一代新人剑仙,他不走楼梯,轻身一跃,直接从一处大型的窗口飞入,站在窗口前,他环顾四周。

厚厚的泥尘,其上有些脚印,痕迹还很新,任峥估计就是他的任务目标所留。

莫名间,他感觉像是被人窥视。

“嗯?”

他的指尖微微翘起,剑丸缓缓旋转,散发出一丝锐利的锋芒。

脚步刚一踏出,那种窥视就如影随形。

“谁?”

扬手一挥,剑如长虹,锋芒之气瞬间把小石堆击飞,伴有切割,同时一道飘忽不定的白纸人飞跃而起,避开了剑光的攻击。

纸人的眼眸变得赤红,宛如活了过来的眼珠子,绽放着奇异的红芒。

让人咋舌,它仿是充了气般,红芒幻生,整个纸人的形象从二维变成了三维。

咻咻咻。

它的手指抬起,射出了一粒粒白色带有红丝的‘子弹’。

“是纸人?”

任峥的眉头蹙起,看着它的攻击,脚步一跺,轻身躲避开,手指勾,剑光急拐了个弯,连连挥斩,数道剑气凌空,把大部分的‘子弹’斩落。

“破。”

他低呼,手腕一抖,一次性消耗30%的灵力,让剑丸爆发。

飞剑流逝般,带起一阵气浪,从纸人穿胸而过。

纸人显化原形,一分为二,从空中飘落。

砰砰砰。

被任峥躲过的‘子弹’射在了墙上,造成不小的动静,墙胚脱落,多了几道缝隙。

见到‘子弹’的威力,他的眼皮不由微微下沉。

怪不得!

这时,任峥明白游戏为何会给他一张酒剑仙的人物卡。

单是对手的一点手段,他的身体都承受不了,真要对上本人,那岂不是要糟了。

从紫金小葫芦中取出游戏给予他完成任务的辅助物品,一枚鹅卵石大小的蓝宝石。

【任务道具-蓝宝石(仅限于任务所用)

效果:收集任务目标的一缕气息,从而引导方位,次数5/5。

注:一旦使用蓝宝石的效果,必会让目标察觉,请谨慎使用。】

半个小时后,任峥才把多了五道红丝的蓝宝石收好,转身离去。

......

枫林大厦所在的枫林产业区。

覃氏咖啡馆。

翁文文坐在咖啡馆外的太阳伞下,心情很是复杂,即有忐忑,又有些紧张,从小队的档案中,她发现了一个‘熟人’,但她却不敢确定是否要找的人。

为此,她来到了上面记录的地址,静静等候。

一个人的出现。

是他......翁文文很激动,看着任峥走向大厦入口的身影,可略一激动过后,她愣住了。

她并没有收到游戏的提醒。

难得不是?不是他?进入那个游戏有很多人,或许他就跟那些‘神仙’一样,只是失败者,所以只有我是胜利者,才能从中获得超凡力量吗?

翁文文思维很乱,但她所有的猜测都是主观意识上。

她想要证实。

抬头一看,霍然,任峥朝她这边走来。

【从者已找到你,是否让其完成任务?】

这么快就找上门了......在收到游戏的一瞬间,任峥就想明白了,怪不得有人打电话要找他,催促他快点回来,原来是翁文文搞的鬼。

不经意瞥过一眼,他的眼眸微微收缩。

宁维凯也在,伪装倒是挺像一回事。

任峥从咖啡馆经过,正要与翁文文擦身而过,她站了起来。

“还记得我吗?”

翁文文落落大方的说。

见状,宁维凯也感到了一些奇异的地方。

任峥朝着宁维凯挥挥手,然后装作疑惑的说。

“你是?”

翁文文看着任峥朝着她的后面方向打招呼,下意识就转头,倏而露出了惊讶。

“队长?”

宁维凯暗叫一声,“不好。”

“队长?你们认识,宁队,上次的事不是说与我无关,怎么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任峥开口问道。

宁维凯强撑笑脸,与翁文文和任峥打起招呼。

“咦?文文,你也在?”

演技很蹩脚。

任峥暗笑,指着两人,“你们不是一起来?”

一番蹩脚的介绍,三人分别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