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5话 潜在的变化

小区外,步行街。

任峥穿着拖鞋,一条短裤,白色圆领T恤,T恤上是简单的对话设计,手中拿着重新封箱的快递。

边走,他还在思索。

单从目前的征兆,未来游戏机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远超虚拟现实的技术,真实到极致的游戏体验,但却有着未知的危险。

游戏中受伤,现实中也会受伤。

或许这就是册子提示游戏为真实世界的缘由?

换句话说,要是游戏中增强,那么现实中是否也会有相应的回馈?

不一会,任峥来到了小区一里外的东风快递营业点,填好快递单,交了钱后,把游戏机的快递寄了回去。

他的手指轻轻敲着腿部,心想这游戏的自由度。

到目前为止,他才接到游戏唯一自动颁布的阵营任务,换言之,后续的任务全是根据阵营选定后,从而衍生的主线任务。

选择李逍遥阵营真的是最佳选择吗?

拜月教的阵营,一看就是个大势力,只可惜暂时加入无望,只能剔除。

可还有个酒剑仙,能称为‘剑仙’,这样的人物一定是很厉害,同时也定会出现,但能顺利接触到?

实力既然强,游戏中人设应该是高大上,满足接触阵营的条件只怕很高,应该要花时间去攻略,问题只有二十四小时,真能攻略成功吗?

......

哒哒哒。

脚步声从任峥的身后传来,一股香气从后面而来。

“小峥?”

略微清冷的嗓音。

任峥的臂膀被人轻拍一下,转头一看,赫然是他如今在大伯家实习的公司营业二部经理。

“龚姐,你怎么在这里?”

龚美玲,一个出来工作不到四年的职业女性,穿着一身黑色的时尚小西装,踩着小高跟鞋,有着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

作为公司大老板的侄子,任峥在这家实习公司是有些特殊,挂名为营业部助理,理论上什么都干,但由于侄子身份,除了正常的打卡上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他几乎是半个打酱油,倒也不算白领工资,只是贡献不大而已。

“别乱说话,帮我一个小忙。”

龚美玲很自然缠上了任峥的臂膀,暖香温玉,那一抹松软触感让任峥这个初哥微微僵立。

“这位是?”

在龚美玲身后快速跟来一个都市精英打扮的西装男子,头发梳得油亮整齐。

“田先生,这位就是我男朋友,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有男朋友了,上次见面是我不知道我妈安排你跟我相亲,还有我不知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但我有男朋友,希望你不要再纠缠我。”

龚美玲开口说道。

“真的,你妈可是斩钉截铁的说你没有男朋友?”西装男子的目光很有侵略性,上下打量任峥。

不知为何,从龚美玲的身上,任峥感受到了阴冷的气息,斜眼望去,她的眉宇间竟有着一股阴冷的黑气。

只是看一眼,就有让任峥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任峥不知该说什么,有些尬笑。

龚美玲戳了戳。

“是的,我就是龚......美玲的男朋友。”差一点,他顺溜就说错话了。

西装男子看了眼任峥头上冒出来的细汗,又看了龚美玲很‘社会’的笑容,颔首,仿是看穿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打扰了。”

几乎不假思索,他转身离去。

龚美玲很自然松开手。

莫名,太阳光照得任峥感到很热,擦了头上的细汗。

“嘘。

龚姐,我看过一些小说,经常有什么冒认男女朋友,我这个主角就会莫名惨被人记恨,让自己陷入什么危险,你说那个帅哥会不会报复我?”

任峥笑着说。

龚美玲白了眼任峥,没好气的说。

“你看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他又不是小孩,被人拒绝多正常的事,就你的演技,别人也看出来你是个假冒伪劣产品。

更重要一点,你是主角吗?”

“咦,说我不是主角就算了,我怎么就成了假冒伪劣的产品。”

任峥看着龚美玲那带笑的眼眸,顿了顿,泄了气。

“好吧!算是假冒,但不伪劣,不是产品。”

两人开了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龚美玲发出了铃声般笑声。

“你帮我一小忙,时间也快到中午了,我请你午饭算是报酬。”

“那行,又可以免费撮一顿,去那吃?”

任峥问道。

“我的车在前面,附近有一家‘再回首’茶餐厅,听说味道不错。”

龚美玲指了指前面停在路边的红色小达捷。

嘟嘟。

任峥拉开车门,上了车,车穿行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在红绿灯口处走走停停。

“龚姐,你怎么在这里?”

坐在副驾上的任峥开口问道。

“我刚搬到嘉世花苑,你怎么也在这里出现,我记得你家入职地址填的是江城区?”

龚美玲侧看了一眼后视镜,手臂一摆,很轻松就变道转弯。

“确实是江城区,这不是因为离公司太远了。”

拐了一个弯后,再行驶不到500米就到了,一间装饰大气,淡黄色雅致墙砖的三层茶餐厅。

开车也就花了二十多分钟。

下了车的任峥看了眼正在锁车的龚美玲,按理说,龚美玲的奇异表现之处,他本应不该过多接触。

安全起见,他更是该远离。

但龚美玲身上的奇异变化却让他不得不在意,他才接触到一个超现实的游戏机,现在又碰上龚美玲的异状,究竟两者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她眉宇中的黑气是什么?

是一直都有,还是才刚出现,是她自己造成,还是那个相亲者‘田先生’?

这一刻,任峥感觉,这个世界似乎有点陌生?

“想什么呢?走啊!”

龚美玲回首看着发呆的任峥,眼眸闪过一抹疑惑,看了眼车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任峥愣了愣,连忙跟上。

“哦。”

在侍应的带领下,两人在二楼大厅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想吃点什么,自己点,不用跟姐客气。”

龚美玲拿起餐牌,边看,边问。

“放心,龚姐。我不会对你这个小富婆的钱包客气。”

任峥随口一说,快速翻开了菜单,眨眼间就点好了。

“这个,这个,就这样?”

他的目光不时瞥向龚美玲的眉宇,装作一个没有睡饱的模样,打着哈欠,揉了揉眼角。

不知他看错,确实是有股黑气在缠绕龚美玲的眉心。

“麻烦快点。”龚美玲合上了菜单,已然是点好了。

“怎么?昨晚没睡好?”

她笑着问。

“是有点,我之前不是刚买了台游戏机,玩了一会,只是不太满意,又去退了,这么才碰见龚姐你。”

任峥半真半假的说。

“看你这样,怕是不止一会了,明天还要上班,玩游戏是休闲,调节心态,不要沉迷才对。”

龚美玲告诫了声。

“对了,你有没有听任总说过一件事,听说,公司将开一间分公司,打算把国际贸易一块单独分出去?”

任峥摸了摸鼻子。

“我才刚进公司不到两个月,这么大的事,我不太清楚,听我三哥说,计划是打算抽一个人去负责,好像是洪经理,当然还没有决定。”

刚一说完,他就想起了洪经理是公司营业一部的经理,是龚美玲的直接竞争对手。

“这个也不是最终决定,我三哥也好像说,龚姐你也有机会,你在这几年业务突出,带领了公司业绩蒸蒸日上,他是支持你。

只不过......”

龚美玲笑了笑,接过了任峥的话。

“只不过,洪经理是厉副总的人,入职也久,资历够,业绩也是有目共睹,我除了在业绩上比他有优势,其他都比不上他,这就是职场,我明白。”

任峥也不好多说什么。

确实如此,龚美玲的工作成效是众人皆佩服,但有些事不是本事强就能成。

但这些事都不在任峥考虑范围,他的目光直勾勾看着龚美玲。

黑气涌动,倏而钻出了一个鬼脸,在哀嚎。

“怎么了,我脸上花了?”

回过神的龚美玲看到任峥呆滞的目光,开口问道。

随后,她从随身小挎包里取出一面镜子,照了照她的脸庞。

“没有,只是我睡眠不太好,龚姐你又这么漂亮,让我看呆了。”任峥夸赞道。

“你这小嘴真甜。”龚美玲合上化妆镜,一脸得意洋洋的说。

身为女性,听到人夸,还是会泛起高兴的情绪。

接下来,两人是有的没的,边说,边就餐。

就餐完了之后,任峥就与龚美玲一同回嘉世花苑,任峥是A2栋,龚美玲是A7栋,相隔算是有点远。

送别龚美玲上楼后,任峥就行走在花苑里弯曲的石子路。

他在想,龚美玲是好人,还是坏人?

龚美玲的眉心黑气似乎是随着她情绪变动而变化?

这是任峥的感觉。

还有,他能看到黑气,他估计,应该与他玩的那个游戏有关。

那个未来游戏会对他生活将会造成什么影响?

思索中,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打开抽屉,未来游戏机的屏幕仍在显示。

“充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