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39话 首胜(打赏加更)

【游戏载入中】

时间仿是停止了般,自任峥出现,时间线就再次启动。

他粗略盘点了一下自己的家底。

建筑量为一座有【大本营】、【粮仓】、【市场】、【兵营】

二座有【箭营】、【仓库(一座存放石材,一座存放黄金)】

三座以上有【箭塔】、【民舍】、【农田】

人口破百,大半是农夫,少量为战兵,营地内的步兵有10人,弓兵有12人,剩余有数支单人探路的步兵在外,不断朝着某一小区域而去。

1级木墙把营地保护得很好,同时,暂时还未有战兵升到2级。

备战中。

任峥明白,既然有步兵接近他的营地,那么接下来的节奏就是阵营间的攻击,发展快慢只是过程的关键,但毕竟游戏的胜利前提是摧毁各自的【大本营】。

【民舍】虚影降落,仍在扩充人口。

一天的时间就在忙碌中过去。

位于营地内的任峥不时关注着小地图的变化,看能不能找到敌踪。

不然,被动挨打实属不是他的风格。

【研究已结束,得到未知兵种-农夫(王者)】

啥?

任峥愣住了,什么鬼,农夫还有后缀。

王者?那代表是厉害?还是弱?

他的心中有些迟疑,看出【大本营】中走一个兽裙农夫,不由长大了嘴,这完全与最初的农夫一摸一样,这算是坑了?

要知道,【工具时代】生产出来的农夫都穿上了麻布衣衫,并且还带有一些红布的特点。

与这些农夫相比,王者-农夫就像是原始人。

雄赳赳,气昂昂。

王者-农夫提着一根大骨头棒子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乍看威风凛凛,可任峥怎么看,怎么别扭。

“吾神在上,陲在此向吾神奉献最至高无上的敬意。”

他来到任峥的面前,单膝跪地,一手杵着大骨头棒子,一手抚胸,凌乱的头发放荡不羁地向后飞舞。

“哦。”

任峥看着整个【任氏】营地除了他之外,唯一拥有名字的人。

【陲】

他点开了【陲】的属性框。

【陲(唯一):远古时代某一部族的唯一王者,是他耕种了部落里的第一粒种子,为圣,为王,开创了农夫一职。

职业:农夫(主)

等级:0

称号:部族王者,圣人(兼任)

部族王者:领袖气质,随着时间,所在的部族向心力不断增加,同心一致,危急存亡之秋,将会激发血性状态,攻击力+50%,冷却时间为一天。

部族圣人:所在部族人的全属性+5%。

攻:10

御:12

装备:圣者-兽皮裙(防御+10%),圣者-骨头棒子(恒定千变万化,攻击+10%)

技能:躬耕;一棒敲死你。

1、躬耕:由他亲自耕种的种子,将会受到天地意志的钟爱,从而不凡,被动技能。

2、一棒敲死你:凡是他的攻击之下,有5%几率爆发致死效果。】

这么一看,任峥觉得赚大发了。

“起来。”

他把陲扶起来,这么一看,莫名顺眼很多。

【你的步兵遭遇到黄色阵营-神国攻击。】

【已死亡】

【你的步兵遭遇到青色阵营-我爱吃香蕉攻击】

【已死亡】

【你已探知黄色阵营-神国的位置】

【你已探知青色阵营-我爱吃香蕉的位置】

一连串的游戏提示,让任峥感到有些喜出望外。

太好了。

切换到地图迷雾视角,只见一片漆黑的地图,除了他所在的位置被点亮了,剩下是一条条弯弯曲曲宛如长虫的光明之路,其中偏南方。

那一抹青色就像是一个娇羞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散发无尽的诱惑力,诱使了任峥征服欲。

黄色阵营倒也罢,暂时不是他的目标。

但青色阵营却是他必须第一时间解决的目标,毕竟那个命名为我爱吃香蕉的人都快摸到了他的家门口,万一他出外开图或是攻敌时,冒出来找麻烦就不好了。

正当任峥准备点齐兵马,我爱吃香蕉就已经找上门了。

【你的农夫受到了攻击】

【已死亡】

金矿处,五个农夫和【仓库】正在遭受我爱吃香蕉带领的步弓二兵在进攻。

【你的仓库正在被攻击】

仓库开始掉落木块。

“出发。”

剩下1个正在生产的【步兵】,任峥已经没有时间去等了,立刻派人出去。

【步兵】在前,【弓兵】在后。

排列出方阵,相比于我爱吃香蕉带领的13个兵力,甚至连1级兵种都没有,任峥这一支可谓是‘大军’,陲的带领下,足足26人,15个步兵,10个弓兵。

剩下4个弓兵配合木墙,箭塔守营。

“杀了这些异端。”

陲是一马当先,手臂的大骨头棒子幻化成【步兵】的盾剑,融入阵型中,朝着我爱吃香蕉带领的部队袭去。

冲锋中。

仓库也损失了大量的耐用度,着了火。

“这么多人吗?不过没有关系,反正都死定了。”

蕉太看着杀来的部队,仗着自己拥有超凡能力,觉得自己能一个打十个,只要花点时间,这一支部队就会被他击毁。

地上,他的阴影在涌动,延伸出一根根触手。

乍看,触手仿是脱离了二次元,降临至三次元,变得更加诡异的立体感,有种黏糊,邪异,侵蚀的伟力。

他在驱动超凡能力时,仍旧不忘稍视前方,找寻领地之主的踪迹。

说起来,蕉太知晓自己进入这个未知的空间,也挺担心敌对一方是否跟他一样,也是超凡者。

两军交锋。

其中,【任氏】的5个步兵被钳制住,黏糊,漆黑的触手缠上了他们的身形,让他们动弹不得。

蕉太倏而一震,只见陲的身躯一震,强制摆脱了蕉太的攻击。

步兵的盾击,弓兵的射箭。

一时间,【任氏】一方的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但有一点让蕉太感到不妙,对方的兵种强过他的兵种,第一轮攻击并没有起到他想象的杀敌效果,只是击杀了3个步兵,重伤4个弓兵。

“啊。”

陲怒吼了一声,他提剑在冲锋,盾击左右,一下子就把【任氏】前排摇摇欲坠的阵势扶了起来。

牵扯住敌对一方部分的精力。

“找死。”

蕉太朝着陲虚握,黑乎乎的触手宛如包饺子般,一副主攻陲。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御空而行,正在观察他的任峥。

蕉太的地下黑影越拉越长,同时也越瘦小,让任峥觉得是个机会。

咻。

剑光破空而去,拉拽而出的光翼,缠绕着凌厉的锋芒。

“不好。”

感知到身后的危机,蕉太转身,看着飘飘若仙,穿着一身道袍的剑仙从天而降,倏然,他知晓自己危险了。

仓促,黑影触手升起。

但却没有能够挡住,黑汁溅射般,剑光破胸而去。

【你已击杀青色阵营之主】

【激发自由任务:摧毁者】

任峥没有看任务内容,把注意力放在了青色一方的残余兵力。

在短短的瞬间,他又损失了4个步兵和3弓兵,剩余人皆是轻重伤。

飞剑如游鱼,不断在人群中穿梭,带走一具具生命。

【完成潜在任务:首胜。

首胜:你取得了首次阵营间战斗的胜利。

奖励:+1评分,+5灵力】

尸体化作光消失,仓库仍在着火,耐久度不断在下降。

点击【修复】

一个农夫从【大本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