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15话 绝地求生-尊严守卫战

【游戏】

坦克大战。

欢乐斗地主。

绝地求生-尊严守卫战。

任峥看着刷新的三款游戏,露出是一个问号脸?

什么鬼?

这让他怎么选。

“是否花费十积分选择开启坦克大战?”

看着显示屏上的字迹,任峥在心里都快抓狂了,就不能给一点说明。

难不成进入游戏后,他要人与坦克大战。

那可是铁壳壳?

退出选择,任峥看着剩下一款‘欢乐斗地主’和‘绝地求生’,嘴角不由露出苦笑。

游戏的刷新很不友好。

单从表面看,‘欢乐斗地主’怎么看也不像是适合他花费10个积分去玩的游戏,他能得到什么,打倒地主,得到财宝,真的是这样吗?

可不选‘欢乐斗地主’,那剩下就只有‘绝地求生-尊严守卫战’。

一个游戏名含有‘求生’,只怕危险不低。

任峥细细一琢磨,想起这几天遇到的事,危险始终萦绕在他周边,既然危险躲不过,何不主动面对,更何况,他还有替死人偶。

手指一点。

游戏积分扣除。

“载入游戏中。”

屏幕字迹变化,在简单介绍游戏。

“绝地求生-尊严守卫战。

这是一款外挂横行的游戏,外挂者破坏了游戏的平衡,趣味性,外挂者被广大的玩家尊称为‘神仙’,而你作为未来一代‘剑仙’必须维护神仙的尊严。

以‘剑仙’之名,斩杀游戏的‘神仙’。

此游戏乃枪支,生存,回合制,游戏中,玩家的‘御剑术’将被加持限制,除却对付游戏中的‘神仙’,不可自动攻击普通玩家。

祝游戏愉快。”

忽的,任峥眼前一黑,仿是在通往某处。

在一瞬间,全球有上百人在同一时间进入了昏睡。

......

碧海蓝天,下方是一座广袤的海岛。

上空有飞机在穿梭,自远方而来。

机舱内,上百号人是各自懵圈,看着形形色色的脸庞,坐在座位上,脑海中浮现了游戏的介绍。

“啊!”

尖叫声响起,一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带着一副太阳眼镜,看着一双双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睛。

白腻,光滑的肌肤让人大饱眼福。

“哇,我这是在做梦吗?”

“我怎么在飞机上,我不是在加班?”

“нпётмёфыт”

“δβνζονμοοφξ”

“のゃふつはねむに”

来自不同国度的话语,阻碍了人的交流。

忽然,飞机的喇叭响起一阵广播。

“叮。

赐予同步翻译。”

刺眼光芒,瞬间绽放至整个机舱。

“欢迎各位来临大型求生现场,现如今飞机在往T岛飞去,那里将有无数你们耳熟能详的武器,捡起它们,为生命而战。

不管你们来自那里,生存至最后一人或是一队,你或你们将得到神秘礼物。

生存游戏将在剩下一人或一队后结束。

基础奖励如下:

奖励1:十年的寿元。

奖励2:一把无限子弹的沙漠鹰(灵魂绑定)。

奖励3:超凡力量。

请注意,你们之中有号称为‘神仙’的外挂者,可以使用枪支进行超常规杀人,‘神仙’死后,将会掉落外挂装置。

外挂表。

1:自瞄,无需瞄准,凡射击,必定有九成几率命中,范围100米。

2:无视距:无视一切障碍,凡射击,必定有八成几率命中,范围150米。

3:飞天:可进行短暂飞行。

......

特别提醒,载入外挂的‘神仙’们请注意,隐藏好自己,此行人群中,有新生代的‘剑仙’为了神仙尊严而战,你们将是‘剑仙’目标。

任何玩家杀死‘剑仙’都有额外的收益,请谨慎行事。

去吧,全力以赴,发挥你们的热血。”

机舱内的人们面面相觑,感觉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

“怎么打不开。”有(临时)玩家在尝试打开红腰扣。

“我一定是在做梦。”

“快放开老子。”

瞬间,场面变得乱糟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广播里的话。

同坐机舱的任峥有点懵了。

原来不同游戏,玩法居然也不同。

从这些人的谈话中,他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前一个游戏‘仙剑’是陌生世界,可眼前这些人口中如数家珍的名词。

这是闹哪样?

难不成,这些是现实的活人?

任峥的游戏视角。

“任务:生存(已自动接取)。

生存:生存至最后一人。

奖励:+2评分,+10灵力。

任务:剑仙的尊严(同上)

剑仙的尊严:现如今,有大胆狂徒被称为‘神仙’,为了生命,为了尊严,消灭这些伪神,0/5。

奖励:+1至+10评分,+10至+50灵力,医疗用品(真)。

任务:击杀数(同上)

击杀数:作为通关要求,幸存至最后,以击杀为奖励,0/100。

奖励:+1至+10评分,医疗用品(真)。

注:十人为一档+1评分。

任务:爆头者(同上)

.......”

任峥揉了揉眉头,感觉有些心累。

除去5人为所谓‘神仙’,剩下还有94人为游戏玩家(临时),还必须时刻小心暗中的冷枪,一不小心被人爆头了就惨了。

“阿里嘎多。”

旁边的一个带着墨镜的女士,朝旁边的一个矮小的男士道了一声谢。

“我叫翁文文,古国龙江人,很高兴认识你。”

她伸出手来,想要跟任峥握手。

此时,她很兴奋,感觉太神奇了,前一秒她在异国他乡的美西海滩晒太阳,可如今,她却是出现在了飞机上。

一架从未见过的飞机,机舱竟然不分隔,座下的椅子也经过特殊设计。

这一切都说明了,她或许遭遇了无法用言语解释的超自然事件。

任峥颔首,很没有礼貌地无视对方,手指轻轻在把手上轻点。

根据游戏规则,100个人在只有最后一人能活,那么也就说明了,这些人都是敌人。

是敌人,那就没必要了解,免得到时候下不去手。

翁文文有些悻悻,看到了任峥的态度,缩回了手掌。

广播仍在继续。

“为了尽量保证游戏的公平性,玩家可以选择组队模式。”

刺眼光芒再起。

机舱里的人连连叫呼。

“太神奇了,这是真的吗?”有人在惊呼,已经有些接受了眼前的一切。

任峥的游戏视角。

“自动选择模式,单人四排。”

他没有选择的权力,直接就让游戏确认了他的游戏模式。

旁边的翁文文则是抬起手,仿是在操作什么,经历命名,选择......一系列的游戏步骤。

“请选择游戏模式,单人四排,,双人四排,三人四排,四人四排。”

虚拟成像,一排排座位整齐排列,就像是上网买票,选购座位号般,眨眼间,白色的座位数就变成了红色,显示为不可选。

“不可选。”

当她想要与任峥达成的契约时,忽然弹出了一个拒绝的对话。

再次退出来时,她发现,没一会功夫,一堆座位都变成了红色,为不可选的状态。

“下手也太快了。”

很快。

广播再次响起。

“飞机已抵达T岛,现在开始随即投递。”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接一个人从飞机上消失,而飞机的速度仿是加快了很多。

绕了一圈,天空满是降落伞,稀稀疏疏,身上还有一股虹膜在保护。

呼风咋出。

任峥看着四方的人影,或早点,或晚点,或远,或近。

天降人雨。

“游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