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33话 任务内容

翌日。

警局外,坐在车内的翁文文想骂人。

想起任务内容,她就感到了头皮发麻。

【第二环】

【任务:阵营选择。

阵营选择(唯一,正义警方):作为超凡者,单打独斗是不可取,为了正义而战,依照以下方式与超凡小队队长-宁维凯接触。

......

奖励:+5械力,随机解锁一种超凡*屏蔽的关键字*,触发下一环任务,引导者。

注:请不要泄露游戏的一切信息,轻则永久封禁超凡能力,重则身死。】

在此刻,翁文文有些后悔,感觉任务就像是玩她,接触阵营有是这样接触的吗?

可她又不舍得放弃。

之前完成上一环任务,她是切身体会到了械力上升。

赐予她超凡的‘游戏’,在她心中形象很高深莫测,她并不怀疑‘游戏’的能力,能赐予,肯定也能封禁,甚至取走她这条小命应该都不是难事。

看着前方路口两人走来,翁文文深呼吸一口气,暗暗给自己加油。

你行的!

人行道上,宁维凯和金虎正拿着早餐在吃,眉宇间轻松了不少。

虽然失去了剑修的踪迹线索,但至少解决了‘养魂人’,对龙江市来说,也是少了个*屏蔽的关键字*。

有正义一方,当然也有邪恶一方。

警方作为官方的维稳势力之一,他们面对的正是超凡邪恶势力。

车门闷响。

翁文文从车内下来,迎面朝着宁维凯走去。

“队长,看,大美女。”

爱美之人,人皆有之。

金虎用手肘了一下宁维凯,露出自认为帅气的笑容,笑脸迎人。

啪。

翁文文张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宁维凯的肩膀,没有用多少力,但却让宁维凯呆了。

这种举动,她的娇羞,加上了宁维凯的错愕,像极了爱情。

“说你究竟收不收我?”

金虎仿是听到了惊天新闻般,张开嘴,一瞬间,他在脑海中构建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恨情仇,两人相爱了,队长始乱终弃,女方不舍,前来复合......此处情节出自他看到言情小说。

在他心中,他连连暗叫。

“惨了,惨了,知道了队长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他想走,又想留在这里听八卦,可又怕队长在日后搞小动作报复......那叫一个纠结。

宁维凯感觉有苦说不出,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巴掌,瞬息间,他有过冲动,想要打回去,可一想自己的身份,觉得或许有什么*屏蔽的关键字*的误会,忍了下来。

“我?”

翁文文松了一口气,在刚才,她很担心会被对方一巴掌打回来,但好在,对方忍了。

可她一想任务的内容,不得不继续照着恶俗剧本演下去。

手掌虚握,霍然间,一杆白色的*屏蔽的关键字*枪抵在宁维凯的面前。

“说,你收不收我入警方的超凡小队?”

宁维凯感知到危险的瞬间,他就手指画符箓,刚一开始,听到了翁文文的话,不由又傻了。

忽然,他感觉世界变了。

什么时候入队是这样入的,是他太古板,还是世界变得太快,更重要对方还是个美女。

金虎也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击动作,可一听翁文文的话,人也僵在了原地。

超凡者作为稀缺人才,警方是恨不得把信奉正义秩序的超凡者都笼络到旗下,宁维凯也一直为招人而头疼,可他从来没有想到。

有一天,他会被人打一巴掌,然后被人用枪抵住脑袋,威吓要入警方的超凡小队。

“小姐,有事好商量,能不能把枪放下,这可不像是入队该有的态度?”

宁维凯感觉对方没有杀意,连忙劝说。

翁文文也借坡下驴,依照任务指示,完成了一切就该收了,再搞下去,别说入警方了,甚至搞不好要被扣留。

“好。”

她收起白*屏蔽的关键字*枪。

宁维凯揉了揉眼穴,感觉是白挨了,但要是眼前这人真通过考核,他感觉再挨几下都是值得。

翁文文的俏脸微微一红,心底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刻,她明白,自己的形象只怕好不到那里去了,但她又能怎么办,要怪只能怪游戏,怪它出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

淑女的形象全没了。

“请。”

宁维凯引领翁文文入内,旁边的金虎暗暗在偷笑。

说起来,他都惊呆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

“哼。”

宁维凯圆瞪着双眸,冷看金虎。

三人气氛莫名尴尬起来。

......

作为幕后黑手,任峥是正常上班。

一早上开了个会。

蔡淑英也正是入职了公司,开始筹办新公司的事宜,偏巧,她在国外是半工读式,属于社会精英人士那种,而她与任峥相熟,使唤得那叫一个顺手。

任峥在蔡淑英面前,当然是不能输了面子,硬装着。

这一幕,也是任淮乐于见到,一是不让任峥继续在公司混日子,二是可以让蔡淑英快速上手。

毕竟,任峥是公司老板亲属这层皮,天然让一些所谓办公室*屏蔽的关键字*少了很多,尤其是他志不在这里。

他虽入职不久,但易可公司里的人,谁不知任峥就是来混日子,混公司证明。

走廊里,任峥拿着几份文件,从行政部取了回来,然后又去人事部,连续好几个部门来回跑。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不是说立志要做个二世祖竟然也会认真上班,真是怪事?”

带着法律文件过来的白宦看着任峥,开口调侃道。

众人暗暗偷笑。

“什么,宦哥,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作为律师不知道什么是诽谤,什么叫我立志做一个二世祖,我是那种人吗?”

任峥说话顶了回去。

“我叫什么,叫任峥,所以认真上班一直是我的习惯,不要乱说话。”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

白宦扭头,含笑而去。

“淑英,你别听他瞎说,他那是妒忌我帅气,又工作认真的样子。”

任峥朝着蔡淑英辩解一声。

“嗯!”

听声音,蔡淑英也是忍得很辛苦,憋着笑。

勉强算得上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那还不知任峥的性格。

“这样,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帮我把合同送去人才网?”

蔡淑英把合同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任峥。

“这种文件等会安排快递就行了,何必要亲自去送。”

任峥接过去看了看,是关于专场招聘的合同。

“不一样,新公司百废待兴,国内这边也要招人,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尽快搭建好草班子,我认识的几个外国贸易商,临近新一届换供应商,我不想错失机会。

等快递送到,我就只能等下一场,又要过去十天。”

换作其他人,蔡淑英不会解释,但对任峥,她还是耐下心跟任峥解释。

“行,交给我。”

带上合同,任峥就转身离去。

一去一回,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晚上的时候。

任峥,蔚浒候,*屏蔽的关键字*小两口,蔡淑英找了个地方聚在一起,个人有说有笑。

小聚的时光很美好。

但其间,旁人有在谈论及‘零号’,又说到有人离奇死去,话语中有些怀疑,可落在任峥的耳中却是在提醒他,这个世界依旧充满了危险。

这段时间,‘零号’都成为了一个知名网红,但却从来没有证实这个人真的存在?

把蔡淑英送回家,任峥也回了自己的住宅。

【游戏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