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22话 剑修的超凡档案

翌日。

人民广场。

“哥,我有事,今天请假。”

任峥拿着手机,手捧一束红色玫瑰花,站在花坛旁边。

“我本来就没指望你这个浪子给我好好上班,但你请假,不该是通知你的经理上级,我可很忙,没空理会你的请假,行了,我拿你没办法,我知道。”

坐在办公室内的任淮放开着文件,挂断了电话。

没几分钟,他就迎接了警局的人,听到了让他震惊的消息。

他公司又一营业部经理死了,过来是跟他通报,咨询相关情况。

另一边,任峥挂断电话,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个女士,有点犹犹豫豫。

要是‘手游机’那个惩罚任务是玩笑,自己上前示爱,那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可又一想想,从接触到现在,‘手游机’似乎从来没有跟他开玩笑过,可能真会被电。

任峥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上了。

“美女,我喜欢你。”

出来逛街的两个女子愣住了,其中一个在旁憋笑,被示爱者在错愕之后,严正拒绝。

“我不喜欢你,你太胖了。”

收获嫌弃话语,这个在任峥的预料之中。

他讪笑着。

为了更快完成任务,他倏而转变目标,把鲜花放到旁边的妹纸身前。

“美女,我喜欢你。”

妹纸愕然不已。

“你先跟我朋友说,现在又跟我说,小哥哥,你闹的是那出,拍短视频吗?”

她指了指自己,扭头张望。

“走了。”

人被强拉走,不一会,任峥听到了低声的嘲笑。

“那人可能有病,我们离他远点。”

叮。

【任务完成度:1/100】

第一次尝试,让任峥发现,不从别人口中明确说出拒绝就不算是达成任务要求。

又有人来了。

人民广场就出现了一幕不一样的风景。

某警局。

金虎一脸晦气地走入,他的身后是宁维凯沉思的脚步。

不远处开放式的办公桌,正有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弱男子翘着脚,目光不断在扫视着眼前几块电脑屏幕,此时,银屏上满是各种代码列出,在筛选。

见到宁维凯出现,那人立马放下脚。

“宁队,金虎,你们回来了?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他的手里面包,嘴里还残留一些面包屑。

“别说了,这下栽了大跟头,本来想寻踪摸大鱼。那知,那位龚小姐死在了恶诅,躲在后面的‘养魂人’真是个狠角色,估计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她活下去。”

金虎走到了对面的桌前,顺手就拿着了桌上的零食,撕开来吃。

“其实也不能算是一无所获,你不觉得奇怪,为何不一开始就直接发动恶诅,而是等到小鬼到来后被消灭才发动,这说明了一点。

这位龚小姐不止是‘养魂人’的饲者,身上很有可能藏有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事物,等那边解剖完,我们就知道了养魂人要拿的是什么。”

宁维凯拉开滑椅,开口说道。

“嗯。”

金虎点头。

“而且我们也可以肯定了市里多了位剑修,可以正式给这位走复古风的剑修建立档案了。”

他想起街上匆匆一睹的道袍剑修。

“对了,宁队,你这一说,我在网络上扫网时也监控到了一件奇怪的事,你来看看,或许与你们说到你口中剑修有关。”

作为警局上负责监察网络上动态的网警,立马放下脚,拉近身位,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动。

两人围聚过来,电脑屏幕缩放,显示出‘油管’上的一篇生活博文。

上传博文是一个西方网络上的红人‘我要坑豆子’。

“7月30日,晴。

我在午休的时候,做了个很神奇的梦,嗯......其实,我也不确定这是否是个梦,一切都是那么神奇。

在梦中,我竟然神奇与一个多年好友相遇,我们共同进入到了一个【求生类游戏】,太过真实了。

游戏内容是我们一百个人降落到一个叫做T岛的地方,岛上有大把的武器,手雷,手枪,步枪,医疗箱,医疗针......就跟游戏的数据具现。

在这一百人中,其中还有少数为‘神仙’的作弊者,(体外话,我也是死在了神仙的手中,就像是真正死亡了,然后模模糊糊听到了什么,然后就退出了。)

有游戏的‘神仙’,游戏中又有一个叫‘剑仙’的人,每隔一段时间,这个岛上就会产生一股毒圈,一点一点把我们逼到绝路。

一路侥幸,有不少人竟然认识我,而且我还是挺有射击天赋(让我插会腰,笑三声),一路过关斩将,可惜,我倒在了最后,那时,游戏中还有几个活人。

短短几句话,游戏中一切也无法完美呈现,但感觉就像是一场真实,虚拟的游戏。

我就想问一下,究竟有谁跟我一同进入那个游戏?谁是最后胜利者?这个真是梦吗?谁能回答我?”

上面是一段外国文字原文,下面是一段翻译。

“这个有什么特殊,不就是一人做梦,梦到一些奇异的设定,也可能是胡诌?”

金虎不以为意的说。

“不不,你看看下面的回复。”

网警摇了摇手指,指着显示屏说道。

威尼.....用户:豆子,你这前言不搭后语,是不是又想坑豆子,来,我赏你十元金豆。

类似的留言有一大堆。

网警手指在键盘飞快输入,基于自制的编码快速筛选。

“我剔除一些无关留言,你们在看看。”

科尔达......用户:真的是你,豆子,我也在那,我是被一个‘飞天’神仙击杀,气死我了,子弹停留在我胸口,那种感觉,想想都可怕,真的是太真实了。

乌塔干......用户:哈哈,我就是那个‘飞天’神仙,原来我一枪毙的人是你这个倒霉鬼,说真的,飞天好爽,就是呼吸有点困难。

科尔达......用户:原来是你这个狗日,疼死我了,有种过来找我,我弄死你。

乌塔干......用户:你也别生气,想不到我们竟然同做一个梦,我也被杀了,被‘剑仙’的一柄飞剑穿胸,临死前感觉血液在流,身体冰冷......瑟瑟发抖的表情。

古国......用户:同样死在了剑仙的飞剑+1。

西雅......用户:如果可以投诉,我想要投诉,游戏体验太差了,可惜游戏是假,是梦。

斑图......用户:这个不是梦,是真的。

接下来是一堆来自全球各地的回复。

“这些回复都是来自全球各地,真实的IP地址,先后观看到这篇博文并在上面回复,这就说明了他们曾在同一时间接触到一个梦或者是游戏。

我不是听你们说过剑修消息,剑修,剑仙,还是有点联系,这不帮你们发现了一些消息。

而这个游戏竟也有一名剑修,你说巧不巧。”

网警笑着说道。

宁维凯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反倒是金虎略有所思的说。

“你这么说,倒也有可能,这虽没有100人,但也有三,四十人回复,要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就是超凡力量在作祟。”

他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大范围拉人入梦进行一场游戏,这股超凡力量可相当惊人。”

咚咚。

宁维凯敲着桌面,开口说道。

“既然真实IP地址,肯定就能找到人,你把人找出来,然后请求当地的警局去确认消息真伪,然后建立剑修系列的超凡档案。”

网警点头。

金虎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沉的说。

“队长,你说自超能粒子复苏以来,各种能人异士出现,我们发现这个人虽是首例剑修,你说,他究竟是敌,还是友?

还有这里的剑仙和我们认知的剑修是否同一人?”

宁维凯不语,沉默了会,他也想知道那个剑修会是敌,还是友?

“不好说。

不管是敌,还是友,至少他暂时没有表现明显敌意,列为观察,可招揽目标,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养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