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4话 任务目标

“客官请进。”

云来云往客栈的店小二弯着腰,点着头,姿势放得很低。

捣拾过的任峥除了脸上的青紫色,几乎就看不出一点乞丐的身份,身穿素色衣袍,迈步踏入这家客栈。

“你这里有什么面食?”

入内之后,任峥装作寻常食客,随时张望了会。

与他印象中的客栈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也是间小本经营的客栈,门口斜对就是阁楼住处的上下楼梯,楼下是食用的大厅,放置着一张张桌椅。

桌椅间的间隔不算宽,似乎为了多放几张桌子,隔开的走道只是略微宽坦。

吸引他注意的是,楼上走廊有一口宝箱。

到目前为止,任峥发现的第二口宝箱,而且红光更浓,其上的花纹更加复杂,精细。

“客官,我们店里有五文钱一碗的素面,七文钱的刀削面,十文钱的混沌......这些都是小碗,你要是嫌分量不够,我们还有中碗,大碗的选择。

中碗需加一文,大碗三文,不知你要那一种?”

店小二熟门熟路的念着吃食,当他问出来时,他已然指引任峥在一处空位上坐下。

“臭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给老娘起来。”

忽然,楼上仿是河东狮吼的叫声传来。

刚要张口的任峥闻声上望,耳边却听到了旁边桌的客官笑着说。

“李大婶又在训逍遥那小子了。”

听到这,任峥的心是咯噔了一下。

太好了。

暂时虽还不能保证这个‘逍遥’是否就是任务中的‘李逍遥’,但是从光标路引的指示,外加名字相同,一个姓李的大婶,他有九成的把握。

剩下一成,除非是游戏在耍他。

“给我来一大碗刀削面。”

楼上传来悉嗦的对话,只是声音不大,任峥听不太清。

不多时,房门拉开的声音,一个有些吊儿郎当的少年郎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朴妇。

这时,旁边的三个人引起了任峥的注意。

略微宽松的衣袍,有点民族特色,像是江湖人士的打扮和气质,在仆妇出来的瞬间,三人有过短暂声响和眼神交流,暗中注视着疑是‘李大婶’的朴妇。

“哼!”

一声冷哼,阴冷的目光射来。

任峥的关注很快引起了三人的察觉,其中一人怒视,同时也让任峥明白了三人的身份。

叮。

“你的注视引起了拜月教徒的厌恶,拜月教和拜月教徒的公众声望和个人好感度开启。

拜月教声望:中立。

教徒好感度:由陌生下调,厌恶,程度为-23。

游戏提醒玩家,厌恶预示着对方可能会攻击你。”

这个提示让任峥有点汗颜,他看着对方头上的好感度,除了一个是分值为80的冷淡,其他都是厌恶。

他很想问,他究竟做了什么,只是看了对方一眼而已。

对于这个结果,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属性不会差到这一步吧?

对话框淡去,很快又一提示出来了。

“由于玩家的行为引起了拜月教徒的敌视,阵营任务暂时剔除拜月教的选项。”

就这样,任峥被拜月教拉黑了。

至于会否再次开启,*屏蔽的关键字*。

其实,任峥大致猜测到,或许跟他脸上的紫青有关。

人都是视觉生物,总是以颜值论好坏,肤浅。

在心中,任峥不断讽刺着拜月教徒的眼光,同时对于拜月教徒这么轻易就调低声望,知晓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是好人的话,那就不会轻易生出想攻击人的念头。

“来了,面来了。”

店小二端着大碗走出来,经过李逍遥的时候,被李逍遥拦住了。

“是那位被人打的客人?”

从他走下楼梯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任峥这个看着像是被人教训过的人以及旁边的三个江湖人士。

留意任峥是因为,他好奇任峥脸上的伤。

至于留意那三个拜月教徒,那是因为李逍遥有着一颗想行侠仗义,成为江湖人士的心。

某种程度,他一直以来都喜欢关注江湖人士。

从而也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譬如,从任峥脸上的肌肤状况,李逍遥猜测任峥是某家公子哥。

“是。”

李逍遥伸手接过,痞痞的笑着说。

“让我来。”

任峥看着李逍遥主动接近他,不由微微一愣。

还有主动送上门的事,原本他还在烦恼如何靠近对方,完成阵营任务。

“客官,你的面。”

李逍遥端着面,放在了任峥的桌前,忍不住好奇,目光轻轻瞥向了任峥脸上的伤。

“你很好奇?”

任峥带着笑意的说。

态度上,他很和蔼可亲。

“不不不,不好奇。”好奇归好奇,但李逍遥明白打开门做生意,不能得罪客人,连忙否认。

任峥依旧在笑。

“你不用害怕,我没有怪你,是个正常人都会好奇,我是头一次来这里,方便的话,可以坐下来一起聊聊,交个朋友。”

性格中带有豪爽的李逍遥闻言,微微愣住。

“行。”

从任峥的眼眸,态度,李逍遥都没有感受到恶意,像是自来熟般做了下来。

“叮。”

游戏提示的对话框又出来了。

“李逍遥的个人好感度开启,由陌生:0上升至12,满足了阵营的基础条件,是否进入李逍遥阵营。”

是与否。

两个选项在闪烁,似乎在督促任峥作出选择。

只是任峥没有急着选择,而是跟李逍遥交谈起来,大多是李逍遥在说,任峥在听。

良久,李逍遥的好感一点一滴在上升,让任峥想不到的是,这个李逍遥不但阵营条件低,甚至连好感度也这么好刷,只是听他说话,不时回应一句。

好感度就蹭蹭地往上升。

李逍遥好感度-友善:23。

正当任峥想选择阵营时,忽然,他感觉像是天旋地转。

失去了神志,失去了感知。

“进入李逍遥阵营,是与否。”

对话框界面在闪烁。

......

任峥家。

卧室,一切都仿是陷入了停止。

“吁。”

抽吸声从任峥的嘴里传出,他从桌上醒来,脸上的痛感让他忍不住想要摸一摸脸,同样的位置,他略一触碰,脸上的伤就传来刺痛。

他连忙拉开抽屉,取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

脸上同样有被人揍的伤,这个发现让任峥的心微微颤动。

恐惧也慢慢爬上了他的心头,一点一点占据他的身体,让他的尾脊骨发寒。

在游戏中受伤竟然会在现实中也会呈现出来,这种游戏,绝对不是古国的任何一家游戏公司可以做到。

他看着桌面上的未来游戏机,屏幕上显示了三个字。

充能中。

从那三个字,任峥大胆猜测,或许因为游戏机的能源不足,所以才会把他从游戏中弹出。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有很多问题。

会死吗?

那个游戏世界还是游戏吗?

能不能不玩?

册子上的生命不死,娱乐不止,是否预示着我不能不玩?

......

有些问题,疑惑,他有答案,有些则没有。

游戏中,他发现的半星级宝箱会有什么,需要什么钥匙开启,游戏的通关条件又是什么?

思虑良久。

任峥拿起未来游戏机,看了看,游戏机上的插口多了一张小光碟,凭空凝物的本领,让他深深震撼于眼前这台游戏机。

没有接电源线,没有接口,就这么充能,未知的充能方式。

他把游戏机放入底层的抽屉,并用钥匙锁上,虽不能保证绝对安全,但至少能起到一定防护作用,并让他安心。

这条本是随意放在某一层抽屉的钥匙,他郑重的串入到自己的钥匙扣。

看了一下时间,他发现,时间似乎没有过去多久。

大概上,他是在早上9点23分左右进入游戏,可现在才9点26分。

进入游戏后,他大致度过了两小时左右,略微一推敲,得出的结论是,游戏与现实的时间流逝速度并不一致。

他看着桌面上刚拆封的任天堂,头有些大。

这个可是花了他三分之一的实习工资,本是游戏界数一数二的掌上游戏机,可当这游戏与他的未来游戏机相比,瞬间,弱爆了。

他想退款。

活动了一手指,端坐于电脑前,他唤醒了休眠的电脑屏。

鼠标点开客服页面。

“亲,我要退货。”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