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32话 第二环任务编写

【升级中】

任峥看着【大本营】的升级时间,竟然需要十天。

初期阶段,他还不敢离去【大本营】过远,营地的防御力量并不强,万一他的离开,【大本营】就出了岔子,到时候,他哭都来不及。

冲天的光柱,蕴含了未知的力量。

【黄金】【石材】【粮食】【木材】

四项资源的数量锐减。

好在,大本营升级期间,并不会耽误本在生产列表的农夫。

民舍仍旧需要建造。

根据任峥的判断,下一阶段,人口应该会迎来一次暴涨,同时,开放的建筑物会生产出一定战斗力的士兵,这么一来,深入外界的探索。

开辟地图迷雾,甚至尝试组织进攻......这些问题,任峥都需要考虑一下。

被动挨打不是他的性格。

外界一片黑暗,处于地图迷雾,敌人具体是什么情况?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方能不殆。

向外走出去是任峥必须执行的行动要求,也是制定征战方向或发展的策略。

目前,任峥拥有的建筑物。

一座【大本营】

一座【粮仓】

一座【仓库】

两座【民舍(容量16人)】,在建两座。

人口:20,全是农夫,其中2个在建民舍,8个采集粮食,6个砍伐木材,剩下4个化作神匠般,正在【大本营】敲敲打打。

在任峥发展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闲着,或快,或慢都在进行。

根据进度,有他的御剑术帮助,可以说是最快,收集最多。

不过,要是丁格知晓任峥有御剑术伐木,定然会输出大量吐槽。

站在石矿前,任峥继续御剑,一点点切割石矿,由于金矿暂时不缺,他并没有去切割太多金矿。

一天半后。

当任峥正在为储备资源而努力时,未知地图上的丁格看着【大本营】的升级,有些无所事事,甚至有些怀念地球,这个世界太闷了。

刚一开始的兴奋感已经过去,他也发现了,这个号称为‘帝国时代’的游戏与他印象中的那个还是有一点区别。

用丁格的话来讲,这个是【魔改版帝国时代】。

“对了。”

赫然,丁格灵机一闪。

他陷入了教条主义,本来游戏前期是和平,那是因为前期没有战斗兵力,但他不同,他有【神骑】,这是优势。

怎么就忘了派【神骑】去开图,反正是不死。

“失策,失策。”

丁格有些抱憾,念头一动。

与他意志相同的【神骑】就分出了3个,来到他的面前,下马,单膝跪地。

“吾神,侍者向你献上崇高的敬意。”

听着【神骑】的话,莫名让他感到刺激,痴痴一笑。

“走。”

一声令下。

【神骑】把丁格扶上马,随后,3个【神骑】就出了【大本营】,深入到地图迷雾,提前踏上开图之旅。

跋山涉水,花了一天时间,丁格把周边的地图探了过遍,对方【大本营】倒是没有找到,附近地图上的野怪倒是不少,让他派【神骑】都解决了。

连番战斗。

【神骑的战斗经验增加了】

技能和属性都没有增加,但看起来战斗力提升了,清怪的效率有明显的增加。

渐渐,丁格也在尝试杀怪,用的是【神骑】的兵器。

初一开始是【神骑】把怪打个半死,然后让他补刀,然后他也发现了自己竟也能升级,只是属性甚至比不上【农夫】,简称就是个战5渣渣。

但这个变强的机遇,让他很是兴奋,感觉像是真实提升了力量,身体变得酥酥麻麻。

这种感觉让他迷醉。

至此,丁格沉迷在【升级的道路】不可自拔,一去不复返。

越升越快乐,越快乐越升。

......

【已存档,进程7%】

“啊!”

任峥拉伸身体,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不由有些痴。

挂钟上的时间是晚上9点32分,几乎才过去不到一分钟,可他在游戏世界却呆了7天,时间流逝比例更加大了。

冰冷的金属触感,唤回了任峥的注意力。

法印一掐,把‘手游机’收入紫金小葫芦。

躺在床上,他拉出翁文文的【游戏日记】界面。

【翁文文的第一环任务已完成】

这是游戏给任峥的提示。

躺在床上,他看着翁文文的【游戏日记】,蓦然间,他发现了还有【视频】可回放。

这一下,任峥的兴致来了。

【播放任务视频需要灵力,是否播放?】

噫。

有这等事?

任峥不急,起身走出厨房,从冰箱取出饮料,然后再从零食柜子取出一包花生米,瓜子,辣条,凤爪,重新躺回床上。

【播放】

他边嗑着瓜子,边看着投影般的视频,还带声音那种。

白天,下午。

同一地点,人民广场。

身为美女的翁文文手捧一束玫瑰花,当然是让人瞩目的存在。

过往路人们不时瞥向她,有人是偷偷摸摸,有人是光明正大的看。

龙江市作为古国的知名城市,全市并不缺人,尤其是人民广场,节假日更是火爆。

翁文*屏蔽的关键字*挤出笑,笑得有些尴尬。

“哝家喜欢你。”

听着带有地方口音的话,任峥差点笑出声来。

但与他收获大部分是拒绝,低声喝骂不同,翁文文收获反而是调侃,乃至调戏,或许这就是美女的烦恼。

好几次,任峥都看到翁文文虚握,让他这个知根知底的人差点都以为她要拔枪出来,一枪崩了对面口花花的男子。

哼。

这就是男人。

看到这,任峥发出鄙视的心声。

同时,他看得也很认真。

这段视频不该叫【翁文文的任务日记】,反而更该叫【一个女孩的调戏与反调戏的一百零八计】。

但在这视频里,任峥也看到了翁文文的心性,至少不是那种易怒易冲动的人。

万一她是一个脾气暴躁,甚至有阴暗面的人,虽然她将来的行为不是任峥能控制,但他却给予了她变强的渠道,要是她作恶的话,他就多少也带有责任。

或许这个社会是冰冷,让他无法做一个绝对的好人,可让他培养了一个坏人。

任峥只能说,这事,他做不到。

暂时性的考察,通过。

在心中,任峥给翁文文打上评价。

就在这时,他点开了游戏提示的消息。

【请布置下一环任务内容】

没错,任峥事先并没有编写下一环任务内容。

一旦他觉得不合适,他不会理会翁文文,就让她当前面这段时间的生活是一段神奇的经历。

“你的命不好,怎么就落入我的手上,希望你不要后悔。”

任峥边说,边想着该怎么编写任务内容,甚至想着怎么逗翁文文。

说着,他甚至笑出声,有点邪恶。

蓦然间,任峥想到了一个可能。

上一次的失败,或许有可能是游戏主动令他失败,毕竟他最后是‘*屏蔽的关键字*’死亡,明明还是他先杀了翁文文,但他的血量却先耗尽。

只是这个答案,他却不得而知,游戏又不会跟他解释。

远方。

夜渐深。

明亮的寝室,偏女性风格的装饰。

翁文文坐在电脑前,与荀悠悠进行视频通话。

她说,“悠悠,我好像被人玩了。”

荀悠悠怒了,“什么?是那个渣男做到,敢抛弃我小老婆,他是瞎了吗?告诉我,我带姐妹们去灭了他,人道毁灭那种。”

翁文文说道,“不是,不是你想那样,不是人。”

荀悠悠傻了,没听懂,“不是人,还把你玩了,你生病了吗?”

“喂,喂,喂。”

她看着翁文文呆立的模样,有些担心连声呼唤。

翁文文站起来,像是个疯子般,发出尖叫声。

声音很怪,像是惊喜,又像是羞怒。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