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09话 存档

翌日,镇外。

一匹马,两个人,地上影成双。

随着马驹的四肢跑动起来,地上的人影时而分开,时而在缠绵,仿是情人在依依不舍。

得到了李逍遥向他提出的‘自由任务’请求,任峥这才知道,不止阵营会有任务,自己无形中触发任务,甚至游戏人物也会发布任务。

有任务送上门,他自然不会错过,所以才有他与李逍遥一同出镇的一幕。

“自由任务。

寻找名医:据传镇外海边有一小岛,小岛有一名医,寻找名医治疗李大婶。

奖励:+2评分。”

绿荫的树影飞快从任峥的视野消失,尘沙扬起。

他想起昨晚划破的手掌伤口,不由想起游戏与现实的关联。

这不会人在游戏中,现实却是失血过多而亡?

游戏视角上方,沙漏瓶里的沙已经流逝了大半,忽然,游戏给出了提示。

“游戏虽有趣,但不可沉迷。

根据玩家的身体素质,为了玩家的健康着想,你游戏的时间已快达到身体承受的上限,将在六小时后强制退出游戏,请及时存档。”

06:59:57。

由于不会骑马,任峥才与李逍遥同骑一匹,这一分神差点从马上倒下,连忙用力一拉。

“呼。”

拉扯到了手掌的伤口,痛呼一声后。

他牢牢把李逍遥抱紧,胸膛贴紧李逍遥的后背。

“你别抱那么紧。”

李逍遥感到这个姿势有些不太雅,换做一个女的环腰抱着他,他还挺乐意,可换作任峥这么抱着他,莫名,他有种男性本能的嫌弃。

“我不?会掉下去。”

任峥才不管,只是略微这么一靠着,挺舒服,还可以松开受伤的手掌。

至于心中那点不适,瞬间被他抛到了千里之外的爪哇岛。

他右手扣左手,腾出被纱布包着的右手掌。

“我?”

李逍遥感到有些无奈。

游戏的视角。

“覆盖已有的档案,存档中,需要无战斗状态一分钟,不可中断。”

叮。

就这么两个小时过去了。

迎面吹来的风还带有股海腥味,任峥伸头望去。

蓝色的大海,水天相连。

远方还可看到小岛的轮廓边缘位置,出海不远处就是一个无人的小岛。

当然,以如今的航海技术,去往那个小岛还是挺困难的一件事,看似不远,但花费的时间只怕不少。

“就是那个小岛。”

根据游戏的光标指引,任峥一手握紧李逍遥的腰,一手指着小岛方向。

叮叮叮。

红芒刺眼,游戏又来了提示。

这红芒的出现,让任峥有种危险的感觉。

“危险在接近,请注意。”

下一刻,他跟李逍遥骑着马从树荫里窜了出来。

此时,海边一个弃用小码头,一艘破烂的扁舟停靠在码头上。

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围在码头是一群苗人打扮的拜月教徒,个个都佩着兵器,足有十多个人。

见到这些人,任峥终于明白‘自由任务’为何会有+2的评分奖励。

“与昨晚的苗人是一伙,快停下,掉头,我们只有两个人可打不过他们。”

他立马在李逍遥的耳边小声喊道。

“必须吸引一部人,逐个击破。”

一瞬间,他的脑海就浮现了玩游戏的杀怪攻略。

能否起作用,那就不得而知了。

“驾。”李逍遥一拉马缰,连忙调转马头。

“嗯?”

拜月教小头目见状,虽不明白为何这两人一见他们就掉头就跑,但他们身负教中任务,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恰是这时,李逍遥在任峥的指点下,拉住了缰绳,伪装出仿是从马掉落的举动。

“你们两个带着你们的人,杀了他。”

很快,八个苗人从队伍中走出来,冲了过来。

“进树林,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御剑术,我们的灵力有限,必须用御剑术解决最危险的人。”

任峥看着那些苗人与常人无二的速度,不由放宽心了不少,从马鞍取下在镇内已准备的普通长剑。

至少不是什么修道士,武者,未尝没有机会。

“嗯!”李逍遥有些紧张。

“入林。”

然后,两人钻入了树林。

“你留下看马,其他人分开找,不要太远。”

为首的苗人看着那散开跑的身影,连忙吩咐下去。

“是。”

七个苗人钻入树林。

一颗古树后,被遮盖住的任峥紧贴树皮,脖子还可以感受到树皮的粗糙。

咔擦。

听着脚步踩在枯枝败叶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很紧张。

这个‘仙剑’游戏是他玩过最刺激的手游,甚至连他都仿是感受到了肾上腺素在疯狂飙升的错觉。

扑通,扑通。

*屏蔽的关键字*在强力而和缓的跳动。

呼。

任峥双手握剑,掌心的伤口刺痛非但没有让他感到不适,反而让他的精神变得更加集中。

自我总结了一下,玩这个游戏有个原则,不能死,同时也尽量不能受伤。

挥动的长剑,带着呼风的杀机。

他看着苗人的脖子,调整了一下角度,锋利的剑刃在苗人惊愕的眼眸下划过了苗人的脖子。

鲜血在飞溅。

“他在那。”

带有愤怒的声音响起,人都是盲从,这人就顺着声音朝着任峥方向跑来。

不到三秒。

“啊!”反方向响起了一声惨叫。

“小心。”

眨眼间就*屏蔽的关键字*两个人,让剩余的五个苗人多了几分迟疑。

“杀。”

这时候,狭路相逢勇者胜。

任峥喊着杀声,不再转身逃跑,而是挥剑斩向追击最快的苗人。

“杀。”

李逍遥同样追喊出来。

很奇怪的是,明明是两个人,被追杀的一方,反倒让任峥和李逍遥制造了两人在包围这些苗人的感觉。

咔。

看着任峥有些变得扭曲的脸庞,苗人蓦然有股恐惧,下意识向后退了步。

这一退就出事了。

踩在了一个烂树枝且踩爆了,失了重心力,身体没有保持好平衡。

好机会。

任峥感觉是天助我也。

挥剑又是一斜斩,比起寻常时候更加有力,更加快。

嗖。

剑身再次带出了血红。

“啊!”

“啊!”

“快聚在一起,不要让他们逐个击破。”

焦躁不安的喊声。

只是这时,这个喊声不太明智,反倒让人没有敢战的信念。

“杀。”

“杀。”

两声怒吼。

树冠外,忽的惊起了飞鸟,扑扇着翅膀飞离密林,仿是树林成为了什么不详之地。

“救命。”

林外,原本是被吩咐看住马的人,看着两个沾有血迹的人拿着两把血剑,脸上露出惊恐,下意识不是抵抗,而是转身逃跑。

有时候,把背后交给敌人是一个大错。

任峥立刻就是剑换手,右手从腰间取下一把小刀,当做暗器射了出去。

既然在游戏中,他一有钱是恨不得把自己都全副武装起来。

“啊!”背后中刀的苗人有些趔趄,差点倒地,但疼痛还是让人慢了下来。

任峥快速追赶上来,提剑就劈。

“想想你李大婶被他们这些苗人害得什么样?”

边杀,他还边刺激李逍遥。

“杀了他们。”

苗人的小头目赤红着眼,看着这些由他带走来的族人*屏蔽的关键字*,那叫一个怒。

“现在他们少人了,你会骑马,做一个骑兵冲锋,给我创造机会,我用御剑术杀苗人头目。”

任峥牵着马,示意李逍遥上马。

之所以不在刚才就骑马冲杀,一,李逍遥不是专业骑兵,二,之前对方人太多了。

这些苗人不是傻瓜游戏人物,任由他们冲杀。

一旦陷入在人群中,就凭两人的灵力太危险了。

至于骑马的李逍遥会否有危险,凭借一个主角的名头,任峥并不担心。

估计这次可能他死在这里,然后李逍遥因某种莫须有的伟力,以某种匪夷所思的途径活了下来。

“好。”

李逍遥翻身上马,骑马冲杀。

而任峥则是靠着两条腿,冲了过去,同时,他的灵力汇聚到他从腰间抽出的短剑。

苗人头目看着李逍遥冲杀过来,径直也冲了过来,双手仿是在掐印,奇异的黑气在他的手上汇聚,仿是形成了某种箭头。

黑气扭曲,他猛地一口喷出鲜血。

竟然是术法反噬。

千金一发之际,他偏身躲开马驹的撞击。

嗖。

呼风袭来,寒芒将至。

苗人头目偏头,目光看到了一把御空的短剑飞了过来,插在了他的喉咙处。

“动手。”任峥一呼叫。

李逍遥就跌落下马,看着围困而来的人,连忙御使灵力,把一苗人杀了。

“御剑术,他们是蜀山的人,快跑。”

剩下的人一哄而散。

直到最后,唯有两个苗人侥幸活了下来。

“这舟被他们修好了,可以出海。”

李逍遥当先一步,走去木板小码头,检查扁舟的情况。

“等一下。”

任峥俯身在唯一析出宝物的苗人头目身上,正在收取战利品。

游戏提示。

“越级而战,因主角光环的影响,一个强大的黑苗巫遭受了某种意外而亡,导致品阶下降,小魂丹(残,真)。

小魂丹(残,真):服用可增加一点属性点。”

这一收取,丹丸就消失了不见,与之前的蜀山基础心法一样。

略微一沉吟,花了点时间,任峥把收起来的钱袋。

人上船。

扁舟在大海上远去。

叮。

“正式脱离了战斗,是否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