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66话 周末

早上,欢乐谷。

上午的营业时间。

作为龙江市知名的儿童游乐场所,一大早就开始有很多家长趁着周末假期带上自家的小孩来到这里游玩,到处都是银铃般的笑声。

简单的快乐,似乎看到旋转木马就能莫名兴奋起来。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顺着人群慢慢走入园区。

大的是休闲套装,偏运动风格的米色圆领T恤,短裤和一双黑白色的板鞋,一身装扮给人感觉像是新买的,鼻梁架着一副无框眼镜。

较为柔和的脸庞菱角,黄色的皮肤,乍看,有点斯斯文文的样子。

这人就是丁格。

在这些天,他也没有闲着,不断试验他的能力,创生出了一大堆小魔怪。

甚至在创生第十个小魔怪的时候,丁格还收到了某种加持。

【世界负面的欢愉】

其效果就相当是一个任务buff增益,让他在创生小魔怪的时候可以获得更多魔王力。

大手牵小手,在丁格的右手是一个穿着土黄色的恐龙装,蹦蹦跳跳,看着矮短,灵活的样子,很是可爱。

小萝莉现如今叫丁莉,一个象征着摈弃过去,拥抱新未来的名字。

“老婆,下次我们给儿子也买个这种套装,太可爱了,把老夫的少女心都点燃了。”

莫名间,一个糙汉见到了丁莉的打扮,左手牵着还很矮的儿子,右手肘了肘旁边的老婆。

“不要。”

他的儿子看着丁莉的装扮,立马露出的嫌弃。

“太丑了。”

不过,很明显有些小孩就是大人的‘玩具’,其意见根本不被采纳。

“哇,好可爱,嗯,没问题,我回去就上宝宝,在购物车上加。”

这一说,糙汉傻了,张开嘴只想给自己的嘴打一巴掌,说什么不好,怎么就说这话。

但是后悔已经是迟了。

这个是世界有很多药卖,唯独没有后悔药,念及二者在家里的家庭地位,糙汉只能选择忍了。

“我要玩那个,那个,那个。”

丁莉遥指前方的木马,可见的项目,这些都是她从未见过,只从孤儿院的阿姨口中听说过,一样样都感觉新奇得很。

“好,那我带你先玩这个。”

“嗯。”

两人就走去排队买票。

此刻,同在欢乐谷的还有翁文文,坐在园区的路边长椅,伪装成游客,不时拿着手机在拍摄,实际上,她只是在拍丁莉和丁格。

【魔王】

之前一闪而逝的字样光景让翁文文明白,眼前这个人就是世界负面的邪恶轴心,同时也将是她的宿命之敌。

只不过......她觉得看着不像。

单看外表,从对方的举止,翁文文能够感受到丁格对小恐龙的疼爱,情真意切,不像是作假,但是挂着魔王之名,不该是邪恶之极吗?

就这样,她观察了很久。

所以,她觉得该主动上前套近乎。

......

晴空画廊。

任峥走在干净的长廊上,墙上挂满了风格各异的画作,有素描画,有油画,有抽象风,有写实风......论起规模来说,晴空画廊在市里屈指可数。

当然,任峥并没有这个细胞。

论起画风之类,他是一问三不知。

意境呢?更是无从谈起。

他最大的鉴别能力就是好看和不好看,除此之外再无区别。

“这画怎么样?”

齐杏站在一副肖像画面前,不时颔首,感觉很满意。

其坐姿端庄,宛如贵妇,背景是山水幽深茫茫,淋漓尽致地发挥出了一种奇特的烟雾状,似乎想要把肖像形态表现得生动。

被一早就邀请过来的任峥打了个哈浪,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嗯,挺好看。”

看了眼,任峥说道。

其实,画廊摆在墙壁上的画作几乎都挺好看,能有资格在晴空展出,其画家的实力是毋庸置疑。

就算任峥看不出画作的神韵和构思,但形似这一方面,还是很有说服力。

当然除了一些使用抽象的技巧,那任峥就没辙了。

刚走来,蓦然间,任峥感到一种错愕,肖像很是突兀地露出了狰狞,奇异的气息从画像流转,宛如要从画中爬出来,并把他吞噬掉。

这不过,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

半秒不到的时间,肖像就又恢复如初。

呼。

任峥深深舒出一口气,要是再慢一点,接近一点,他就要忍不住出剑了。

“你看到了吗?”

刚转身想表达出自己的惊愕,那知,齐杏转身就走,取出手机,在某个软件上按了一下,然后随之而来的旁边隔墙传来一声声惊吼。

“啊!”

“皁总,你没事吧!”

繁杂的声音之中,其中有说不出的惊恐之声。

“果然,忘季,我就说嘛,网上那个零号说的都是对,他一定不是普通人,你看,他的情况跟网上更新的死亡日记中死法一样。”

“嘿,你在说什么呢?怎么能咒人死?”

“别乱说。”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纷乱的声音,几乎把倒在地上的人围得密不透风。

“让让。”

任峥再一次听到网上那个正义使者-零号的消息,不由起了好奇,边走,边取出手机,登录上‘油管’,找到关注的‘零号’博主。

点开一看,好家伙。

对方正在连载。

最开头的标题是,罪恶的贪婪。

手指下滑,很快,很快他就看到了连载的内容。

“......众人在围绕,忽的有一女警走来,竟然取出了一支超凡救心剂,妄图救下这个手染罪恶之血的人,药剂中的超凡治愈之力不断削弱了画毒。

但女警没想到的是,这个画毒是人的怨念形成,是无形无色,并且不是寻常超凡治愈之力能破除......”

停顿了三秒,网页上的内容继续更新。

“剔除了画毒中可影响的部分,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残存的超凡治愈之力与画毒进行了巧妙的结合,中毒者瞪大双眼。醒来了,重重喘息着,可他的肝被腐蚀,比起之前,他受到的痛苦更加剧烈,五官感知被放大,一点点感受自身的器官被腐蚀,很清晰......

她束手无措,中毒者在慢慢受着折磨......”

任峥看着地上的人,着西装,打领带,典型的社交装扮,对方的脸庞变得抽搐。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零号的杀人方式,不由感到心惊。

诡异,根本摸不透其原理。

只有最初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某股邪异的气息,进而影响到他那时面前的肖像。

但气息出现的悄无声息,像是瞬间降临而至。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好痛苦。”

那人在地上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