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63话 猫鼠合作

夜渐深。

经过长达十数个小时的你追我赶,不管是猫,还是老鼠,大家都累了。

各回各家,各自休息。

从这些时间,大家也算是明白,这个游戏很简单。

作为老鼠一方,众鼠们只需要吃,不断的吃着别墅内的食物,积累成就点的同时还不能被猫抓到杀死,最后前三名的成就点越高,谁就是赢家。

这也意味着,只有三只老鼠成为赢家,其他九只老鼠都要成为输家。

一天的时间里,暂时成就排行榜的排名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前三名。

1、老鼠-杰瑞:284成就点

2、老鼠-康仁的小宝贝:223成就点

3、老鼠-康仁:203成就点

......

让康仁小两口失望的是,任峥所化的老鼠-任在最新一轮抢食中依旧是倒数第一,只有38成就点。

只是追求让体力达到上限就不再吃,他把更多时间是花费在刷沙皮狗的好感上面,每隔一段时间都去给沙皮狗投喂。

【康仁的复生点】

一处看着像是常人居住的小房子,【康仁】和【康仁的小宝贝】坐在一起,相互依偎。

“老婆,你说这个老鼠-任真的是神教的使者吗?怎么还是垫底?”

【康仁】看着排行榜上的排名,不由极度怀疑教主是不是忽悠他,回想起教主对他说的话。

“由于神在注视着我,我不能说太多,记住使者的线索在于-任。”

按理说,从教主的口中,神教的使者在现世也是个很厉害的超凡强者,又能成为神教的使者,那么在游戏没道理是垫底?

“我也不知,不如我们去找那个老鼠‘杰瑞’和‘任’试探一下,与其在这里猜,不如直接点。”

【康仁的小宝贝】忽的一下,拍掉在她身上作怪的爪子。

“你要死啦!我现在是什么......”

说着,她说不下去了。

就自己一副老鼠的身躯,这个死鬼竟还敢起色心,真是服了。

“不是,老婆宝贝,你什么样子都挺可爱,或许这就是我身为老鼠的本能,是这具身躯本能驱使着我,看着你,怎么都秀色可餐。”

经【康仁】这么一说,【康仁的小宝贝】也觉得越看【康仁】的老鼠躯越觉得帅。

老鼠本能的小心肝在狂跳不休。

“混蛋,给我滚。”

但终究是她一想到,两只老鼠滚床单,太可怕了。

一把手推开【康仁】,站在【康仁】面前,一爪子指着,“不准想,否则到时候,你就别想上床。”

屈于雌性的权威,【康仁】还是做出屈服,连忙起身举起爪子。

“不想,不想。”

然后,两人控制着鼠躯,准备去找老鼠-杰瑞和老鼠-任试探一下。

......

入夜。

灯光已经熄灭了。

别墅陷入了昏暗之中,只有从窗户投射而来的月光勉强提供薄弱的光线。

隐约可见的各种装饰轮廓,漆黑的环境。

一只老鼠快速在走廊上穿行,径直来到了那记忆中的餐厅。

吱吱。

任峥主动发出响声,吸引了疑是待在这里的白猫-柯迪。

呼。

从天而降,矫健的身躯带着呼呼风声,微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任峥,一把擒住。

“你这老鼠真够有趣,竟敢主动送上门来,你不会认为我会像电视里的汤姆那只蠢猫一样,认为老鼠会打得赢猫?”

白猫-柯迪居高临下,盯着任峥。

“看来你不蠢,分辨得出我是主动来找你,先放开我,我不喜欢被猫按在地上说话。”

闻言,电视上的汤姆?我的世界里的电视从来没有游戏的情报,他对这个游戏有某方面的熟知,又是未知时空的人......任峥是心中一动,淡定的开口。

“嗯?”白猫龇着牙,露出凶狠的模样,似乎想要吓唬任峥。

四眸相对,柯迪没有任峥的眼中看出半点恐惧,反而是胸有成竹。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据我猜,你们老鼠阵营应该是有一些死亡惩罚,让你们不喜欢被我们杀死。”

“行了,别跟我秀你的智商,松开我,这是你我合作和信任的开始。”

任峥再次淡定的说。

对于他来讲,在这个非致死的游戏,死亡一次,大不了就在复生点重来,反正他是倒数第一,死亡一次的代价并不大。

“你跟我合作,似乎有点看头。”

柯迪松开它的爪子,蹲伏状坐在地上。

“只是你我为敌对阵营,好像是没有什么合作基础......”

说着,他愣住了。

“不,哈哈,是我偏执了,说说,怎么合作?”

如果他真是猫,对方真是老鼠,或许确实没有合作的基础,但他们皆是人,是人就有心,心是多变,可以是狡诈,也可以是信任。

“我目的是吃,估计你的目标是杀我们,所以你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我们都是有智慧的人,那么就具有合作的可能性,不是吗?”

任峥说道。

闻言,白猫颔首。

“你是想我放过你,那你又能给我什么帮助?”

“我想你们猫也要分出高低,更重要一点,老鼠不是不能杀你们,只是现在的老鼠们还没有转换观念,实际,老鼠利用上工具,同样可以杀你们猫咪。”

任峥开口说道。

白猫忽的浑身一颤。

是啊!

他也犯了经验和教条主义,表面上,有人是猫,有人是老鼠,但实际上,大家本质都是人,有思想的人,可以利用工具的人。

“你帮我,我帮你,大家互不干扰,甚至有机会,我可以告诉你一些老鼠藏身的地方,老鼠一定会用心防备猫,但在这个时间段却不一定会用心防备老鼠。”

任峥继续说道。

“你真是个可怕的老鼠,可怕的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想到这些,你是游戏的资深者,那你知这个游戏世界怎么来,为何我会来到这里?”

白猫莫名对眼前这只老鼠,或者说老鼠身体里面的人感到恐惧。

在所有人还在沉浸游戏提示的玩法之中,而眼前这人却已经思考从游戏的玩法中衍生别的想法。

“你觉得我能解答得了你的问题吗?”

任峥反问回去,说起来,他对‘手游机’从来只有使用权,并没有‘手游机’的掌控权,‘手游机’内核另有一个运行的规则。

从翁文文的事,到拯救罗日晖,到丁格成为魔王降临......这些都不是任峥的主观意愿,反倒是他这个不完美的人受这些事影响,留下了不少麻烦。

“也对,像你这种老鼠,本该第一时间就打死,但既然打不死你,确实彼此合作更好。”

白猫想了想,继续说道。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猫鼠伸出爪子,拍击立下不言而喻的盟约。

白猫向上灵活地跳跃,回到自己最初的位置,居高临下的观察。

任峥见状,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由于鼠躯的缘故,他的嗅觉变得更加的灵敏。

不过,他并没有去吃这厅里的食物,大摇大摆爬上长桌,很爽快地拿起早就看中的一把现代小短刀,直接就转身离开。

这种事,不必瞒。

因为一旦使用,别的猫和老鼠也会仿学。

重要的是使用的时机。

回程时,他直接把事先观察好的装备,细绳,碎布条,硬皮......一一带回复生点。

“我真傻。”

白猫-柯迪默默打了自己一巴掌,连忙也跳下来,从房子里离去,四处走动,打算也找点材料制造自己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