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凡手游 》卖笑的黄瓜

050话 纸的目标(求票)

明亮的街道,往来行人不少。

叽叽叽。

路旁的电线杆上有燕子在叫,似乎在欢呼,雀跃,不时跳来跳去。

炽热的太阳光线,炙烤着大地,使之如同火炉般,让人酷暑难耐,不论男女着装都是偏向清凉风格。

呼。

微风拂过,裹有丝丝闷热之气。

嗒哒。

脚步声响起。

借口出现了一个穿着带花纹的灰色短裤,上衣着白色圆领的高大男子,皮肤白皙,双唇微抿,一双眼睛暗淡无光,看着像人。

实际,浑身上下散发一股诡异的气息,不似活人。

走着,走着,他在穿过路口尽头栏杆处拐弯,消失在这条街上。

过了十几分钟。

他又出现了。

如此反复,不断在重走之前的路,这一切,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远方,大学城。

某一院校。

本该被锁上的楼顶门,此时,它被打开了。

在阳光的背面,靠着墙,正有一人用一根不沾墨汁的羽毛在【命运之书】写着什么。

沙沙作响。

“......纸的纸人继续在绕着固定的轨道行走......”

猩红色的笔锋,红晕流转,忽明忽暗,霍然间,笔主的脸微微一苍白,似乎身体变得不舒服了,手臂忽的不听使唤,不,应该说,顿了顿后,羽毛带动着他的手。

“在重走了三十次后,纸不愧是涉猎了本源的存在,看到了自身超凡的一些本质之人,他发现了什么,脚步一顿,眼眸露出了迟疑......”

羽毛停了。

穿着篮球裤的许伟明抿起唇,深呼一口气。

他知道,这是对方在与命运之力对抗,从而造成的偏差。

“幕后的命运之手察觉到纸的变化,变了,幻觉再次重临于纸的身上,这一次,不在堵,而是使用疏的方法,引导了纸走向他心底深处渴望的地方。

他偏离了原本的轨道......”

再次顿了顿,许伟明低声嘀咕。

“有趣,原来他除了来找我,心中还有执念,那这就太好了,学到了。”

继续写着。

“循着那缥缈,不可测的多变命运,他坐上了公车,重新赶往莲江区......忽的命运支线受到了未知伟力的影响,纸下车了。

这片区域的命运支流复杂,大小不一的交织在一起,命运之手渐渐失去了纸的控制,命运失控了,纸在这些无序的命运前太脆弱,弱小。

纸人与纸的联系断开了,成为了无主,失控,带有一丝印在记忆深处的执念,事情失控了,它走向未知。”

戛然而止。

写到最后,许伟明发现涉及命运内容已经超过他的控制范围,多重命运伟力在胶着,在博弈,互相影响。

其中一股命运气息更是揉搓了数之不尽的人影,他很非常熟悉,这些时日也不断在交手,并抱有一些畏惧。

警方,一股庞大却无序,诸念驳杂的命运大支流。

“谁在上面?”

霍然,楼梯口传来一阵清冷的女声,带有些严厉。

咚咚咚。

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许伟明起身,【命运之书】化作流光钻入他的掌背,成一书本的小刺青。

他并没有躲避,主动走向楼梯口,很快,与一个穿着小西装裙,白色衬衫的女教师正面碰上。

“李老师,我看这门没锁就上来透透气。”

他的态度很是谦和,像是在解释。

“原来是伟明,没事,老师只是上来看看,最近跟着傅教授考研到了关键时刻,压力大了点可以理解,不过这楼顶还是有些危险,放松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要来这里。

楼顶是限制区域,下次注意别来了。”

李老师只是告诫了声。

“去吧。”

她扬扬头,示意许伟明可以走了。

作为老师,像许伟明这种优秀学子还是有一定优待,换作他人,绝不只是说两三声就放过去。

“是。”

许伟明笑着点头说。

任谁也不会想到,在网上,极富盛名的正义使者-零号会是一个在研学子。

......

郊外某处老宅。

倏而,纸人们齐齐抬起头,露出愕然的神色。

从一进龙江市以来,纸的行动就处处出现了某种拘束,本来以为罗日晖这人身上的秘密是手到擒来,可却高估了自己,面对那未知力量,他束手无措。

现在,初神让他来龙江市的又一任务,竟然也出现了问题。

零号在网上所展现的能力引来了万神会的注意,同时派出他来招揽。

纸此行目标有二,一是、除去可能泄露万神会秘密的罗日晖;二是、找出零号,招揽零号。

未曾想,在寻找零号的开头时段,他就被零号当头一棒。

出师未捷身先死。

直接损失了一个强力纸人。

“看来,我是小觑了对方了,这个脸被打得啪啪响。”

异口同声,纸人们自嘲的说。

他们齐齐走中间一人走去,如同水波荡漾,汇集到一起,忽成一人。

咔擦。

脖子扭动,发出骨头碰撞的声响。

空气很安静。

撕啦。

无形的拉扯力量一下子把纸的身体拉成了两半,其中一半各有血肉,器官,很怪异的两半,半滴血都没有留,器官还仍在活动。

白纸增生,一分为二。

二者的气息薄弱了很多,渐渐康复如初的纸,其中一人离去了,另一人则是静静坐在摇椅上,看着里面的房间。

摇啊!摇啊!

衣服脱落,落在地上,渐渐形成一张人型纸。

红晕侵染下,它逐渐变大。

一张,两张,三张......随着时间的推移,纸人多了起来。

......

莲江分局。

翁文文不断在深呼吸,此时,她很紧张。

从宁维凯从市局里回来,局里就进入了高度紧张的戒备状态。

【好感度-1】

【你的效率太慢了,已经引起了引导者的不满】

蓦然间,翁文文收到了游戏的提示,那数字就像是催命鬼一样,让她看着厌烦。

才不到一天,投胎也要让人喘口气不是......她已经无力吐槽那个自以为是的引导者,搞得她一点事都没干似的。

不知道,她这一天磨在宁维凯那里多久?

时不时假装能借蓝宝石收到逍遥子的信息,去旁击侧敲地透露逍遥子的不耐烦,就是为了督促行动加快,某种程度上的狐假虎威。

可宁维凯不急,仍旧有序在准备调遣人员。

“你的防弹背心。”

金虎把东西放在翁文文的桌面。

“我们也要穿?”翁文文诧异的问。

“当然要穿,谁知会发什么事情,这背心还是与寻常的背心不同,加了些特殊材料,多少有些抵御超凡能量的作用。”

金虎边说,边穿上。

【好感度-1】

【任务倒计时,35:24:54】

【引导者行动伊始时间,24:00:00】

【请抓紧时间】

远在公司里,任峥拉出翁文文的游戏界面,不断编写,很任性地又下调的一点好感度,并且借由游戏任务的方式督促她。

“嗯!”

翁文文含着笑,强忍住毙了任峥的想法,起身,走向宁维凯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