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番外:骄阳何曾羡杨曾柳

高阳知道自己要嫁给房俊时, 曾偷偷去看过自己的未婚夫。

哪怕她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公主, 也从未想过要自己择婿, 父皇给她挑了驸马,她嫁他便是了, 反正她也没有喜欢的人。

等她自己出去开府, 要是和驸马过得不和睦, 她可以直接让他滚, 自己住在公主府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她可不像长姐那么傻, 明明能自己出去开府的,偏要效仿寻常女子与公婆住在一起, 当天下女子的表率。

她才不要委屈自己当什么表率!

驸马要是不如她意, 她自是过自己的舒心日子去,绝不会想什么委屈求全。她是皇帝的女儿,大唐的公主, 凭什么要让自己过得那么憋屈?

可惜她和房俊相互看不顺眼。

随着一次次交锋,高阳发现房俊不想娶她,她也不想嫁给房俊。

房俊喜欢那种扶风弱柳、温柔似水的女人, 她一辈子都不可能活成那样。她喜欢骑在马背上痛痛快快地打马球, 喜欢呼朋唤友游春踏青, 喜欢放肆地笑、放纵地哭,喜欢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永远不可能为男人做出那种柔弱姿态。

她天生少了温柔的天分。

当街与房俊撕破脸之后,她伤心地去鄠县找幺叔。幺叔和别人都不一样,哪怕天下人都不理解她的想法,幺叔也会理解。

果然, 幺叔听说她不想嫁房俊,很快带着她回了长安帮她把婚约解除了。

幺叔说她可以先当个女冠。

她对着镜子束起发,看着镜子里露出的脖颈,觉得怎么看都很好看。

她穿上道袍,在屋里转了一圈,觉得轻便又舒服。

这天晚上她和幺叔他们一起登上观星台,远远地眺望长安的夜色,感觉天地广阔又美丽,而他们是自由的,像是鸟儿翱翔天际、鱼儿翱翔大海,从身到心都没有一丁点拘束。

高阳觉得很快乐。

她甚至觉得只要可以一直这么快活下去,自己可以做一辈子女冠。

直到在翠微宫遇到卢照邻。

那天她们在打马球,她一个不小心让马球飞出场外,好巧不巧落到了卢照邻脚边。

高阳觉得这是老天在给他们做媒,要不怎么马球不落到别处,偏偏落到卢照邻面前呢?

高阳第一眼看到弯身捡起马球的卢照邻时,就觉得世上再也不会有比他更好看的少年郎了。

高阳回去让人要回了卢照邻在宴会上写的诗,翻来覆去地读,觉得他的诗写得真好,既有文采,又不是那种文绉绉到让她读不懂的。老天对他真的很厚爱,既让他长得那么好看,又让他那么有才华!

高阳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但是自从遇到卢照邻之后,她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来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