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第 167 章

李元婴带了那么大一批人过来, 自然有人要挪位置, 这点李二陛下早有准备, 年末考核时已经腾了些位置出来, 让李元婴把带来的人安插进去。

刺史姓崔, 是个和气的胖子, 胖得挺均匀, 并不显得难看,倒有些和气。

崔刺史刚到任不过一年, 考课还算不错, 他听说李元婴今年要就藩就提心吊胆, 集簿做得格外认真,杜绝任何弄虚作假成分。

别人可能觉得不必对李元婴太上心,毕竟李二陛下弟弟那么多, 李元婴顶多只是占了出生晚的便宜才被李二陛下抱到身边养。但崔刺史不是一般人, 他见微知著的本领远超于旁人。

若只是单纯地接到宫中让人养大那一点都不稀奇,在宫中长大的皇子多得是, 隔壁齐王不就是李二陛下的亲儿子吗?还不是说杀就杀!

李元婴不一样。

别人不知道, 崔刺史却是知道的, 当年位列秦/王府十八学士的许敬宗可是因为李元婴遭了秧。虽然因为姻亲关系保住了性命, 前途却是没了, 对于一个一心向着权势富贵的人来说比杀了他更残忍!

李元婴在李二陛下心里要是没点分量,绝对动不了许敬宗。

崔刺史心里警惕得很, 上边让空哪个位置他就空哪个位置,绝对不做半点挣扎。要知道李二陛下脑子一热是能给众多功臣和自己年仅十几岁的儿子们许个世袭刺史的人, 他坐到刺史位置上心里不安宁啊,总担心李二陛下脑子又热了!

接完李元婴,崔刺史问明李元婴什么时候得空可以开接风宴就走了,既不显冷淡也不显殷勤,瞧着很会做人。

李元婴对崔刺史的印象还不错,不过也没把过多的精力放到探究崔刺史为人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反正他得在滕州扎根,将来总能看清的!

现在的李元婴一心扎进了他的滕王府上头。

滕王府的选址很符合他的喜好,明明王府是后来才修的,看起来倒像是整个滕州城绕着这王府来建似的,气派得很!

后山也很大,登到山腰就能俯瞰全城。若是翻过后山去,那就是一片肥沃的小平原,这片小平原也全属于滕王府。

最让李元婴高兴的是,王府里头还圈了个湖,湖水由活水引来,瞧着清澈漂亮。李元婴绕着王府里里外外地跑了一圈,着实惊喜不已,当即回去挥毫疾书,又给他皇兄写了封厚厚的长信拍了一通马屁,说自己对这王府实在再满意不过了!

末了他还给李二陛下提了句崔刺史的事,说崔刺史长得胖胖的,让他想起四侄子,不知道四侄子走到哪了,辽东冷不冷。听说长得胖比较不怕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回头他问问崔刺史!

李元婴写完信便叫人帮他把信送回京,慢慢送也不打紧,反正没甚要紧事。他还不晓得李二陛下有和心腹要臣分享他马屁信的喜好,只觉得自己是在和自己兄长闲唠嗑呢。

都说什么血脉至亲、手足情深,照李元婴看来都是虚的,即便不是生在皇家,父子相残、兄弟相争的事也不是没有。想要真有点感情,还是得靠自己好好维系!

李元婴相当自得。

看看,他多努力啊!

魏姝也不知道李元婴时不时给李二陛下写的都是什么玩意,直到她收到魏征的来信,才知晓李元婴已经被长孙无忌等人拉入黑名单,盖戳他是天底下最无耻的人。

哪怕隔着信纸,魏姝都能看到魏征横眉竖眼的凶相,可见魏征也被李元婴那些马屁信荼毒得不轻。

照魏姝看,李元婴这个写信的是有点不要脸,但李二陛下更不要脸啊!别人收到这种信都是自己暗中舒爽,李二陛下不同,他不仅自己看爽了,竟还发展出和别人分享马屁信的兴趣爱好!

魏姝悄悄和李元婴说起这件事。

魏征给她写这个的意思就是让她劝着点,让李元婴写信别写那么谄媚了!

李元婴听了,却对李二陛下这个兴趣爱好很不错,他还教育起魏姝来:“换成收到信的是我我也会同你们分享的,皇兄怎么就不能和老房他们分享了?这是人之常情,你们可不能因为皇兄是一国之君就这也不许他干那也不许他干!这又不影响皇兄治理天下,百姓听说了指不定还要夸我们兄弟感情好呢!”

魏姝觉得百姓看了这些信只会觉得这兄弟俩真是臭不要脸。

不过想想李元婴要是得了李二陛下一句夸肯定是要昭告天下的,魏姝也就不劝他了。

李二陛下喜欢听李元婴这么狂吹狂夸也挺好,总比回信把李元婴一通臭骂要强,真要那样,李元婴还不得伤心死!反正,受折磨的只有房玄龄这些天子近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