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唐 》春溪笛晓

9. 第 9 章

《闲唐》/春溪笛晓

第九章

魏姝半信半疑地收起书,跟着李元婴走。

李元婴叫戴亭去弄了个麻袋回来,屁颠屁颠地带着魏姝去寻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正在安排各项事务,见李元婴来了,奇怪地问:“殿下不去讲堂,来我这作甚?”

魏姝虽是魏征的孙女,却没什么机会见到长孙无忌。她天性聪慧,远远便从长孙无忌的紫衣金带瞧出了他身份不凡,当即安静地候在门外,不多随意张望也不随意张口。

李元婴可没别人那么多顾虑。

算起来,长孙无忌是兕子她们的亲舅舅,早年与长孙皇后相依为命,如今又颇得李二陛下信重,以外戚身份位居三公之列!

在李元婴看来,他与长孙无忌四舍五入也算是亲戚了。他直接和长孙无忌说明来意:“我看各个衙门都有许多废弃的*屏蔽的关键字*,旨意传达下去之后便没用了,浪费!我想要这些废纸,您能写个手谕让我去和底下的人讨吗?”

长孙无忌一向是与人为善的性格,听了李元婴的话觉得要点废弃的*屏蔽的关键字*没什么,爽快地写了个手谕让李元婴进去折腾去。

李元婴讨来长孙无忌亲笔所书的手谕,美滋滋地跑出去和魏姝会师,示意魏姝和自己一起拉开麻袋的口子,跑去向各个衙门讨废弃*屏蔽的关键字*。

长孙无忌眼下可是朝中一把手,他的手谕谁敢轻怠?李元婴没跑几处便把麻袋塞得满满当当。

一麻袋的纸太沉了,李元婴将扛麻袋的任务交给身后的人,自己拉着魏姝绕开魏征当值的地方往外跑。

等跑得够远了,李元婴慢下来才和魏姝夸起自己的聪明来:“怎么样?这么多纸,够你写老久啦!我这法子是不是很棒!”

魏姝心道,这种事也只有李元婴能去做。长孙无忌高居司空之位,谁敢轻易去讨他的手谕?

不过李元婴帮自己弄来这么多纸,魏姝自然是感激的。她夸道:“殿下真有办法!”

李元婴成功结识新的小伙伴,还帮上了小伙伴的忙,心里非常自得,大摇大摆地跟着魏姝一块往回走。

到了魏征住处见着裴氏,李元婴嘴甜地和裴氏问了好,才问裴氏能不能把那麻袋废弃*屏蔽的关键字*扛进魏征书房。

裴氏听说是李元婴去跟人要来的纸,不太赞同地看了魏姝一眼。

魏姝在自家祖母面前向来比较活泼,悄悄朝裴氏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裴氏瞪她。

李元婴帮魏姝解释:“这些纸都是用过的,对各个衙门来说没什么用处,正好可以拿来给姝妹妹练字。”他自小在宫里横着走,唯独对女孩子特别好,兕子她们都爱黏着他,遇上魏姝便下意识地多照顾几分。

裴氏见李元婴这样说了,也没再责备魏姝,只觉李元婴与丈夫说的完全不一样。

多贴心的孩子啊!自家儿子、孙子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哪会照顾妹妹?不欺负妹妹就不错了!

李元婴获得裴氏的许可,大大方方地叫人扛着那麻袋废弃*屏蔽的关键字*进了魏征书房。

魏征显然很疼爱魏姝,书房里也给她摆了个书案,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魏征好歹也是朝中大员,真要穷到一清二白是不可能的,是以该给孙女的都会给。说到底还是魏姝太爱书法、光这些根本不够她练习,才会跑到外头用树枝反复写画。

都到魏征书房来了,李元婴自然想顺道把自己的任务完成。他说道:“听说你祖父与褚遂良他们关系不错,家里肯定收藏了很多他们的文稿吧?”

魏姝在整理那一麻袋废弃*屏蔽的关键字*,闻言便起身把书架上的几卷书稿取下来,摊开其中一卷给李元婴看:“这就是欧阳公的文稿。”

李元婴接到手里,也不急着看,而是对魏姝说:“你先整理那些*屏蔽的关键字*吧,要不然你祖父回来看到乱糟糟的一准要骂你!我自己瞧瞧就行了,”他还征询魏姝,“这里头没什么不能看的吧?”

魏姝平日里就经常自己取这些书卷来看,从来没被魏征阻拦过。她听李元婴这么有礼貌地向自己确认,没怎么考虑便说:“那你先看着,我很快就能整理好了。”

李元婴假模假样地把手中的欧阳询真迹原稿看完,按照万界图书馆的指示轻松挑出了魏征藏在书架上的《十渐不克终疏》。

他欣喜地开启扫描功能,开始把《十渐不克终疏》原稿收进万界图书馆里。

《十渐不克终疏》才扫描过半,书房的门帘竟被人从外面撩开了。

是裴氏端着两碗红豆汤进来。

裴氏含笑招呼道:“殿下,天气热,不如喝点红豆汤吧?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可以解解暑热。”

李元婴一点都没有偷看别人东西被抓包的惊慌,不慌不忙地把《十渐不克终疏》完完整整地看完才将它放回原处,转身乖巧地朝裴氏道谢。

裴氏越发觉得这是个好孩子。

李元婴目的达成,心情好得很,便乖乖与魏姝相对而坐喝起了红豆汤。

裴氏做菜很有一手,这汤中红豆熬得烂熟,已隔着碗在凉水里面浸冷了,捧在手里凉凉的,夏天令人烦躁的热意顿时散了大半。

李元婴一尝,感觉竟有丝丝甜意在嘴巴里泛开,好喝得不得了。

李元婴一向是有话直说的性情,立刻两眼发亮地夸:“太好喝了!”

裴氏更喜欢这孩子了。

李元婴与魏姝对坐喝完了红豆汤,心里惦记着任务奖励的那包葵瓜子,等裴氏出去后便悄悄和魏姝约定:“我明儿要带兕子她们去种一样新奇的花儿,你要一起来吗?”为了让魏姝知晓自己要种的花儿有多稀奇,李元婴扯过一张纸,讨了魏姝的笔墨在上头勾画出向日葵的样子来,“你看,长这样的,要是长得好的话花盘能和我们的脑袋那么大,花盘上是一圈圈紧紧挨在一起的葵瓜子。这葵瓜子可以吃,炒熟以后香喷喷的,咬开嗑就能吃到好吃的籽儿!”

李元婴还和魏姝形容向日葵的模样:它们大朵大朵地开在高高的枝头,碧绿碧绿的叶子本来就很大,花儿却比叶子还大。

更特别的是,这花儿准备开花时还会追着阳光走,太阳从东往西走,它的花苞也会从东往西转,确保自己永远都向阳而绽!

魏姝没听过这样的花,自然被李元婴勾起了兴趣,一口应下李元婴的邀约。

李元婴高兴极了,乐滋滋地和魏姝道别,回住处接收任务奖励兼筹划翌日的向日葵种植大计去了。

这天魏征到下衙都没见着李元婴寻来,还从孔颖达口里听说李元婴今天还是翘了课,免不了有些失望:这小子果然还是老样子,不能指望他能改过来。

直至回到住处,魏征才知晓李元婴找魏姝玩了半天。

裴氏瞧着很高兴:“殿下还夸我煮的红豆汤好喝。”

魏征对口腹之欲没什么追求,只说:“他怎么和姝儿凑一起了?”

裴氏道:“在外头赶巧碰上了吧,姝儿总爱往外跑,不稀奇。”裴氏还把李元婴帮魏姝讨来一堆废弃*屏蔽的关键字*的事。

魏征听得眉头跳了跳,敏锐地觉得李元婴别有企图。可李元婴能有什么企图?魏征说道:“我去瞧瞧。”他把摘下的幞头递给裴氏,走入书房看看自己孙女在做什么。

魏姝得了这么多纸,自然是在过练字瘾,只要能多多练习,她一点都不觉得书房太闷热。

魏征见魏姝神色专注,显然写得入了神,心中免不了感到惋惜:可惜这孩子生为女儿身,若是生为男儿,再长大些怕是能金榜题名、闻达天下!

然而世俗对女子颇为苛刻,女子便是有才,也只能落个“贤内助”名头,终归不能和男子一样一展所长——至少,许多男人不太乐意自己的妻子比自己还出色,觉得有损尊严和颜面。

如此一想,魏征的心便软了。他没和平时一样训斥魏姝,而是认真看了看魏姝写出来的字,给她指出几处需要改进的地方。

魏姝得了祖父指点,马上重写一次,瞧着竟当场把魏征指出的缺点改了大半!

魏姝见魏征望向自己的目光带着遗憾和怜惜,趁机把自己与李元婴明日的约定说了出来,问魏征自己能不能去。

魏征听李元婴居然还约魏姝明天见,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他本想反对,对上孙女满含期待的眼神却说不出“不许去”三个字来。

魏征道:“行,你去吧。”反正晋阳公主她们也要去,总不会有什么危险!答应之后,魏征又好奇起孙女所说的向日葵来,叫魏姝把李元婴画的花儿给他瞧瞧。

魏姝早把李元婴画的向日葵收好了,听魏征要看便重新取出来拿给魏征看。

魏征活了了快六十年,竟也没见过这样的花儿。他捋须说道:“是挺稀奇,你且去看看。”

魏姝虽然比同龄人早熟一些,却也还是个半大孩子,该有的好奇心不比别家小孩少。她询问:“据说眼下把这花种下,七八月就能开花,我们会待到那个时候吗?”

魏征点头:“这次也会待半年,七八月自然还在这儿。”

魏姝得知能看到向日葵开花,心情有点小雀跃,又仔细把李元婴随手画给她看的向日葵收了起来。

魏征见魏姝难得流露出小孩子应有的欢喜和开心,更觉自己允许魏姝与李元婴去玩是对的。

他这个孙女从小比别家孩子聪慧,叫她与人一起玩,她总不爱去,说不想玩那些小孩子玩的游戏。

可六七岁的孩子整天抱着书看哪里行?

夜里入睡之前,魏征与裴氏说了明日让魏姝和李元婴他们去玩的事儿。

裴氏对此很放心。女人的感觉是很奇妙的,虽然只见了李元婴两次,裴氏却已经这孩子哪儿都好,还特别可靠!她应道:“姝儿想去,自然是让她去。”

另一边的魏姝早早睡下了。

这天夜里她的梦中有大朵大朵的向日葵向阳而绽,金灿灿的,特别漂亮。